南明大丈夫第941章狼烟 新,南明大丈夫第941章狼烟 新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941章狼烟 新

第941章狼烟 新

    桑干河谷距离居庸关有七十余里,当魏军攻击居庸关时,这里还是一片平静。
  
      清军三千兵马驻守于沿河口所,在他的对面,魏军也驻扎了一千多人,王大拿潜过河谷后,找到了驻军,才借到马匹,迅速赶到居庸关外。
  
      傍晚时分,刘体纯领着两千兵,悄悄进入魏军驻地,吩咐士卒休息,召集几名属下聚集在一起商议。
  
      刘体纯道:“桑干河狭窄,两边有墩台,清军驻守两岸,弓箭火铳齐发,我们便只能被动挨打。”
  
      王大拿道:“清军防御十分松懈,士气低迷,将军可以派人偷袭两侧墩台,然后命人扎木筏,等控制墩台后,士卒乘筏而下,必能杀清军一个错手不及。”
  
      刘体纯点了点头,“那好,就按王都尉的意思,赵勇你去准备木筏,咱们三更动手。”
  
      三更天,桑干河两侧的长城上,几个火炬在夜风中摇摆,黑暗中,近百个身影,悄悄摸到关下,脚下不时发出微弱的沙沙声响,墙上的士卒动了动,又继续打盹。
  
      王大拿跟在一名掌旅身后,潜伏在关墙下十余步的黑暗中,观察着城头,并没什么动静,也没有来回巡逻的火炬。
  
      他嘴角咕叽几声,发出一阵虫鸣,身后的魏军便跟着他一起往前移动,慢慢摸到城墙脚下,然后轻轻竖起几架登城梯。
  
      在出发前魏军给梯子头上包裹了棉布,靠上城墙没有发出一点声音,王大拿一挥手,口咬着战刀的魏军士卒,便轻手轻脚的往城头爬去,在梯子轻微的嘎吱声响中,很快跳上了城墙。
  
      魏军没有直接靠近河边的瞭望台,而是先从不远处上前,然后从墙上摸过去。
  
      王大拿爬到梯子顶部,探出头左右看了看,只有瞭望台的方向有隐隐的说话声传来,外面城墙上则只有几人,靠着城墙睡觉。
  
      王大拿轻手轻脚的跳下,取了口中咬住的战刀,摸到一名睡觉清兵的身边,陆续爬上城的魏军士卒,也各自看住一人。
  
      这时王大拿左手一挥,魏军士卒便齐齐出手,铁掌捂住清兵的嘴巴,然后战刀便捅入清军胸口。
  
      巨疼之下,这些清军被惊醒,想要痛呼,嘴巴却被死死捂住,想要挣扎,身子却被魏军用膝盖顶住,只能一个个瞪大双眼,随着鲜血流出,无声无息的死去。
  
      片刻间,魏军士卒便解决掉了城上的清军,然后便顺着城墙,很快就摸到了瞭望台的外面,里面十多名清军,有的已经熟睡,有得正赌钱。
  
      这时,赵铭与几名清兵正玩着骰子,忽然门被一脚踹开,凶神恶煞的魏军就冲了进来,惊得里面的清军顿时站起身来。
  
      他们有的条件反射的去拿刀,但赵铭看见一人举刀向他劈,却噗通一下跪地,疾呼一声,“好汉饶命!”
  
      片刻间,去拿刀的就被砍死,战刀带起一蓬蓬血雨,跪地求饶的则侥幸活了下来。
  
      王大拿听见声音有点耳熟,将战刀放下,扭头吩咐一声,“给刘将军打信号!”
  
      这时瞭望台顶上的士卒也被杀死,一名魏军取了一个火把,在夜空中划了一个圈,不多时,河面上便有筏子冲了下来。
  
      方才的打斗和惨叫声,惊动了营地内驻扎的清军,密集的脚步声传来,一队清军冲出营盘,逼近城墙。
  
      “砰砰砰”城墙上一片铳响,冲在前面的清军立刻被火冲射翻。
  
      这时,刘体纯趁着木筏冲下,筏子穿过城墙,冲上岸边,他顿时挥刀一指,“弟兄们,随我杀!”
  
      蹲在木筏上的魏军,立刻一跃而起,密密麻麻的身影冲上河岸,当先的投雷手,点燃震天雷,投入密集的红顶斗笠之中,“轰轰轰!”的爆炸中,清军身体被气浪掀飞,魏军士卒一声大吼,便冲入了混乱的清军之中。
  
      清军立刻就被杀得节节败退,河边则不断有木筏冲到岸边,源源不断的魏军士卒,抄刀加入战团。
  
      ~~~~~~
  
      北京城中,摄政王府邸,多尔滚站在书房内,听着尼堪禀报:“摄政王,天津来报,明军水师到达大沽已有数日,询问朝廷为何不给回复?现在明军已经在大沽口登岸了!”
  
      多尔衮闻语,眉头紧皱,“明军到了,怎么现在才禀报,还问本王未何没有回复?”
  
      尼堪忧心忡忡道:“摄政王,两天前,天津派出了一队信使,来北京禀报此事,可是这队信使其实没到北京,不知道去哪儿了。我怀疑可能是被魏国的斥候抓走了。”
  
      多尔滚面露惊色,而正在这时,一人却慌张的闯进来,跪地禀报,“主子,大事不好了,有狼烟!”
  
      居庸关外,魏军对关城发起了猛烈的冲击,战争刚开始,守将就点了狼烟,并派出快马飞报北京。
  
      这时,狼烟首先传到北京,城中立刻大乱。
  
      在街道上人群慌乱的跑动,沿街的店铺都在关门,小贩们匆匆收拾东西,街道上留下一地狼藉,片刻间就跑得没了人影。
  
      一时间,城中百姓纷纷躲进屋中,不少百姓搬来大水缸,里面放上砖块,将门堵住,一家人便都藏在了屋里面,准备几天都不出来。
  
      北京百姓对此,比较有经验,知道不管谁来,也就开始乱几天,等后面就会好一些,因此避过风头就行了。
  
      城中的八旗眷属,却没有这份淡定,城中街道上空无一人,城门处确挤满了要出城的人。
  
      虽说多尔衮将航海归辽当做机密,但其实不仅魏军知道,连许多八旗也知道,早成了一个半公开的秘密。
  
      这时,北城西直门城楼上,多尔衮站在城头上,与周围人一起看着西面天空,便见远处的地面上,升起一道道黑色的狼烟,众人脸上都露出惊恐之色。
  
      “摄政王,魏贼开始攻击居庸关了!”尼堪满脸忧郁道:“王爷,要不要派兵增援。”
  
      多尔滚摇了摇头,有些惊慌道:“不,派快马通知天津的明军,让他们快速赶来北京,我们要立刻准备撤离!”
  
      (感谢大家的支持,求月票,推荐,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