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953章夜渡黄河,南明大丈夫第953章夜渡黄河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953章夜渡黄河

第953章夜渡黄河

忙碌一个白天,魏军各部赶制了大批的火炬,扎了数百条木筏,不过近看那些筏子,却都十分小巧,根本无法载人过河。
  
  是夜三更,高义欢站在河堤上,近千士卒将火炬,绑在木筏上,并固定草人,然后抬着木筏翻越河堤,来到河滩处。
  
  这时,李过跑到高义欢的面前,抱拳禀报道:“大王,将士们已经准备就绪了。”
  
  黑夜中,高义欢看向对岸,清军巡逻的火炬,在河堤上来回游走,防守甚为严密。
  
  “金献刚、郝摇旗准备好了吗?”高义欢手按着剑柄,沉声问道。
  
  李过抱拳,“回禀大王,已经传来消息,只等我们举火,他们就会从左右两翼强渡。”
  
  从当初被刘黑子裹挟到此时此刻,高义欢从征已经接近十年的时间,在这些年的征战中,虽然说他不能算是什么绝世的名将,但是多年的磨炼,也让他成为了一位极为难缠的对手。
  
  高义欢微微颔首,他白天只是看了队岸河防一眼,就瞧出了博洛的缺陷。
  
  对岸清军防守很严密,不过人马太少,而黄河太长,只要不让博洛预判出魏军渡河之处,博洛的两万人,便很难提前反应,无法阻止魏军过河。
  
  高义欢看着士卒将木筏摆到河边,大炮也已经运上河堤,遂即冷声道:“开始吧!派人通知金献刚和郝摇旗,左翼先渡,右翼后渡,不要乱了次序。”
  
  李过一抱拳,转身离去,不多时,便见魏军士卒,点燃了绑在木筏上的火炬,升起上面的小帆。
  
  木筏被放入水中,顺着河水流向下游,而东南来的季风,吹在帆面上,又将木筏吹着向北移动。
  
  这样一来,给人的感觉,便是木筏在向东北方运动,魏军在强渡黄河。
  
  果然,这边木筏刚放入水中,对岸巡逻的清兵,看见河面上,木筏顺流而下,火光映红河面,顿时大惊失色,“不好,魏贼强渡了!”
  
  一瞬间,巡逻的清军慌乱起来,河堤上的清军都在惊呼,“不好,魏贼渡河了!”
  
  急催的警钟声响起,河堤背面的清军营盘内,穿着各色衣甲的清军,慌乱的涌出营盘,博洛慌忙披上甲胄,按着战刀出帐,迎面撞上一脸慌张的佟养甲,“王爷,魏贼强渡了!”
  
  “休慌!”博洛一脸寒霜,没想到高义欢居然这么果决,一天都不歇息,竟连夜突袭。
  
  这时大批的清军翻越河堤,在河滩上集结,准备给魏军迎头痛击,河堤上清军的火炮开始轰鸣,炮弹呼啸着轰击河中的木筏。
  
  高义欢只见对岸炮焰闪烁,轰隆隆的炮响声中,一枚枚的炮弹砸入河水中,溅起道道水柱,而木筏太小,炮弹越击,木筏越下。
  
  “开炮!将声势造起来!”高义欢冷声下令,博洛小儿,什么水平,也敢跟孤王斗!
  
  魏军火炮开始轰鸣,士卒在岸边举火大喊,不时放出一批木筏,声势滔天。
  
  黑夜中,距离太远,清军看不清木筏上的情况,大炮连连轰击,木筏越击越往下流,士卒沿着河岸,跟着河面上的木筏向下游移动,想要阻止魏军登岸。
  
  这时,博洛目光注视着筏子,神情却忽然一变,他整个人打了一个寒颤,背后惊出一身冷汗,忽然勒住马缰,急声怒吼,“不对!骑兵立刻沿河巡视!”
  
  他刚发令,一名牛录疾驰而来,“王爷,董家口有魏贼偷渡!”
  
  “好你个高义欢,果然狡诈!”博洛闻语大怒,猛的一扯马缰,“佟养甲,你在此处防守,镶白旗,正蓝旗,随本王来!”
  
  大批汉军旗的骑兵,急忙翻身上马,打着火炬向北面疾驰而去,对岸高义欢看见运动的火龙,当即一挥手,“让士卒上筏,全线强渡!”
  
  在中路强渡之处下游三十里,陂口寨附近的河面上,郝摇旗领着士卒登上小船,悄悄划到队岸。
  
  魏军士卒上了河滩,一队巡逻的清军,才发现魏军上岸。
  
  郝摇旗将刀一拔,跳下小船,顿时一声怒吼,“杀鞑!”
  
  魏军士卒火把突举,照亮河滩,数千士卒蜂蛹上岸,吓得巡逻的近百清军直接逃窜。
  
  博洛领着骑兵杀至董家口,金献刚率领的近万魏军,已经有三四千人过河,双方正厮杀激烈之时,一骑仓惶奔至,“王爷,大势不妙,魏军突破河防,佟固山已经撤了!”
  
  博洛惊得在马上摇晃,险些坠落下马,好在他久经考验,心里素质过硬,才没昏死过去。
  
  此时河滩上,过河的魏军越来越多,而这时南面杀声又至,无数火炬漫野而来。
  
  博洛愤恨的看了一眼西岸,旁边清将陈宝平,惊慌道:“王爷,敌强我弱,转进吧!”
  
  博洛一拔马缰,咬牙切齿,“撤!”
  
  ······
  
  次日天明,黄河边上,从开封赶来的民夫,扛着木材来到河边,百姓跳入水中,热火朝天的为魏军搭建浮桥。
  
  魏王要东征,河南老乡们群起响应,军队出发的同时,大批百姓便蜂蛹而来。
  
  狗日的鞑子着实可恨,祸害河南多年,还想扒河堤淹俺们,真是坏得要死。
  
  魏军要打鞑子,他们无论如何也要出一份力气,必须要将这些畜生歼灭,天下才能太平。
  
  仅仅一日,在数万百姓的帮助下,魏军就在黄河上搭起了三座浮桥,魏军士卒源源不断的开过黄河,进入山东地界。
  
  高义欢在众将的催拥下过河,东岸的清军已经逃跑一空,高义欢当即一挥手,“传令大军直扑登莱!”
  
  这时,一名骑兵从远处飞奔而来,老远喊道:“大王,急报!”
  
  骑兵翻身下马,将一封军报呈给高义欢,高义欢打开匆匆看了一遍,立时眉头一皱,大股明军北上山东,前锋已经到了兖州。
  
  ……
  
  沧州之南,山东武定府浦台县,道路上狼狈的八旗和眷属遮道行进。
  
  从北京出来时,十万余人携带大批辎重,如今在魏军的追杀下,辎重损失大半,人员也少了三成。
  
  这时,在道路旁的一架马车旁,白甲旗兵护卫左右,一队骑兵仓皇的奔驰过来,
  
  博洛狼狈的翻身下马,他来到车边,目光生怯的看了车内一眼,然后忽然扑通跪地,痛声禀报,“摄政王,奴才无能,河防破了!”
  
  马车内,多尔滚闻语,身子一阵颤抖,脸色一下涨红。
  
  (感谢大家的支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