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994章明军崩溃,南明大丈夫第994章明军崩溃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994章明军崩溃

第994章明军崩溃

    前有魏将虎大威堵截,后面淮北魏军又追杀而至,再加上汝南魏军包抄而来,真是令明军将领们天昏地暗,头皮发麻。
  
      马士英的意图很明显,他已经没有一战的勇气,只希望能够击破拦路魏军,然后大军向南逃窜。
  
      旁边明将阎应元却提出异议,“督师不可,魏贼与我相距不过十多里,马军眨眼就至,怎么能全军南驱?”
  
      这么近的距离,马军片刻就至,大军全部压上,就等于放弃防守,一旦明军没有突破魏军阻击,而魏军主力又赶到,明军便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马士英眉头紧皱,恼怒的看了阎应元一眼,却依然坚持自己的策略,怒吼下令道:“就是因为魏军马军旦夕便至,本督才要全军压上,否则魏贼一至,大军便全完了。”
  
      两人的意见存在分歧,阎应元觉得还能一战,而马士英觉得不可能胜利,他只想突围南窜,为此可以不惜代价。
  
      “督师……”阎应元急声欲说。
  
      “按令行事!”马士英却不容置疑的一挥手。
  
      阎应元还想劝说,他甚至认为不该撤出淮安,但周围明军大多有些慌了,纷纷抱拳领命。
  
      一时间,战场上嘹亮的号角声响起,六万明军带着返回江南的期望,对敌军发起了汹涌澎湃的攻击。
  
      各军阵前的明军战将,齐齐拔出战刀,向前一指,大声怒吼,“冲锋!”
  
      明军两列盾牌手,将盾牌提到胸前,护住要害,用战刀敲击着盾牌,在号鼓声中,向前压来。
  
      在盾牌手后,大队的火枪兵,扛着插着铳刺的火枪,冒着炮火,齐步向前,气势铺天盖地。
  
      “砰砰砰~”魏军火铳射击,弹丸打在盾牌上,火星四溅。
  
      虎大威见明军全部压上,脸色狰狞,拔马在中军来回奔了奔驰,忽然猛勒马缰,决然怒吼,“随我冲!”
  
      对面明军一心想突围,用上了死力,而魏军久战,军心已经疲惫。
  
      如果魏军被明军的气势震慑,防线必然迅速崩溃,这个时候只有争锋相对,才有可能阻滞明军的进攻。
  
      虎大威见明军如洪流般发起冲锋,决定提起最后一口气,发起反冲锋,激发魏军的士气,再拦明军一个时辰,胜利便属于大魏。
  
      一瞬间,两军将士短兵相接,身体撞击的闷响,接连响起,两军士卒像是两堵墙一样撞在一起,前面的士卒几乎与敌人脸贴着脸,双方战刀照着头劈砍,骑兵坐于马上用长矛猛刺,直杀得鲜血如雨,碎肉飞溅。
  
      虎大魏率领骑兵,反复冲锋,驱赶着想要绕行的明军,战马飞驰,不断撞飞明军。
  
      ……
  
      明军大纛旗下,马士英紧张的注视着前方,阎应元见明军已经全部压上,便也只能双全紧攥,祈祷明军将士赶快突破防线。
  
      “报,魏贼据此十里!”斥候飞奔来报。
  
      马士英脸色惨白,阎应元拳头出汗,“大明的将士们,争口气啊!”
  
      这时,魏军发起的反冲锋,过了最初的阶段后,气势终于逐渐衰竭,虎大威左冲右突,浑身是血,也依然不能阻止魏军被杀得节节后退。
  
      “好!”马士英脸上终于露出激动之色,不禁挥拳赞叹一声。
  
      “报!淮南之敌距此七里!”斥候连续不断传回最新的消息。
  
      马士英的心情立刻又跌落谷底,他心头一惊,回头一看,后方扬起一片黄尘,顿时肝胆俱裂。
  
      正惊疑时,又听人惊呼,“西面也来了!”
  
      旷野上远远奔来一支人马,初看之时,并不觉得,等离得近些,明军将士愕然发现,旌旗招展,铳刺如林,火炮随行,一支数以万计的线列步军,层层叠叠,铳杆起伏而来。
  
      这时北面的烟尘,很快就变成了奔驰的骑兵,魏军马军漫野狂奔,轰鸣的蹄声震动天地,声势骇人。
  
      “督师,这如何是好!”惊恐不安的情绪,在明军将士中蔓延。
  
      两股魏军杀到,而明军根本没有防御,届时必然全军覆灭。
  
      “别管他们,大军继续前压,发动猛攻,往外冲!”阎应元大喊道。
  
      马士英却面色惨白,急声下令,“快传令大军,就地结阵,准备迎敌!”
  
      “不可!”阎应元被惊呆了,刚才让你结阵,你要冲击,现在该冲的时候,你却要结阵?
  
      阎应元没怒,马士英却怒了,“你说什么?”
  
      “督师~不能结阵,必须孤注一掷,往南冲!”阎应元急忙劝道。
  
      “你没看见魏贼骑兵已经到了,刚才建议结阵的是你,现在反对结阵的也是你,你意欲何为?”马士英大怒,挥手大喝,“后军、中军,原地结阵,前军继续攻击。”
  
      阎应元惊得眼珠凸起,几乎要被气得喷血,可是马士英才是督师,“庸臣,无能啊!”
  
      明军压上去的人马,后军和中军连忙结阵,前军则继续与魏军厮杀。
  
      明军慌忙结阵,四万多兵马,显得十分慌乱,摆出的阵形,乱成一片。
  
      赵大宪勒马驻立,身后军旗猎猎作响,他草草看了慌乱的明军一眼,不再犹豫,一挥战刀,“杀!”
  
      刚刚赶到战场的魏军马军,没有做任何停留,便果断提速,策马奔腾,杀向慌忙列阵的明军。
  
      几乎同一时间,西面魏军线列步阵逼来,阵线中的火炮开始放炮,炮弹砸入人群中,立刻引起骚乱。
  
      “砰砰砰”一片火铳声杂乱的响起,明军各种火器,凌乱的射向魏军马军,冲在最前面的骑兵纷纷坠马,骑士重重砸在地上,翻滚悲鸣。
  
      后面的魏军挺起马槊,将坠马的同袍甩在身后,毫不迟疑的继续冲锋,这么些年,他们以是百战精锐,守城明军还成,野战却是孙子。
  
      地皮在颤抖,高邮也在战栗!
  
      魏军的铁蹄践踏大地,如滔天巨浪,迎头打来,猛烈的撞入明阵,瞬间将明阵撞得凹陷,骑兵持槊冲入,将明军向犁地一样连连撞飞。
  
      几乎同一时间,西面魏军齐齐抬起火铳,数千杆火铳连成一线,对准了混乱中的明军,明军士卒在铳口下,如同潮水般向后崩溃……
  
      (相亲后,事情比较多,更新时间不稳定,字数也少了许多,老书会尽量保存两更。新书等明早更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