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1010章郑芝龙降魏,南明大丈夫第1010章郑芝龙降魏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1010章郑芝龙降魏

第1010章郑芝龙降魏

郑森听了甘辉的禀报,丢下公务,从帅案前起身。
  
  他在帐中来回疾走几步,忽然停下脚步,“确定是魏贼派来的人吗?”
  
  甘辉点了点头,沉声道:“千真万确,来的好像是江南士林领袖钱谦益!”
  
  “是他!”郑森脸上狰狞,居然是这个老不羞,疾步走到架子前,取了头盔,拿了宝刀,“走,随我进城。”
  
  福州,郑芝龙府邸,郑氏家族一干人等,齐聚在一堂商议。
  
  郑家这样的海盗商人家族,以郑芝龙为尊,不过各房也都有一定的实力,遇见重大的事情,郑芝龙还是需要与他们商议。
  
  这时在大堂内,郑氏众人窃窃私语,郑芝龙挥手屏退上茶点的下人,然后沉声道:“安静!”
  
  两侧坐着的众人,立刻噤声,目光齐刷刷的看向郑芝龙。
  
  “大魏皇帝令牧斋公送来书信,愿意以国公之爵招降于我,当然你们也会各有封赏。”郑芝龙问道:“对此你们怎么看?”
  
  众人交头接耳几句,郑芝豹便笑道:“大哥,这还有什么好想的,魏军已经占据江南,兵临仙霞关,以福建一省之力,如何对抗强魏。大魏皇帝既然招降,那真是在好不过了。”
  
  郑彩起身抱拳,“大伯,侄儿以为归降大魏,是顺应大势。如此我郑家可避免兵祸,能得高官厚爵,亦能保住海上利益,何乐而不为呢?”
  
  郑鸿逵则沉默不语,对此事不发表任何意见。
  
  郑芝龙扫视众人一眼,见家族中绝大多数人,都赞成投降大魏,他微微颔首,遂即犹豫道:“如今大魏确实以占大势,我心中亦有投魏之意,只是大魏皇帝除了给我爵位之外,也对我们郑家提出了要求。”
  
  郑家是海盗商人家族,相比于家国天下,他们更加看重自己家族的利益。
  
  因此面对大势,郑家大部分人都没有抵抗的决心,因为在他们看来,为了明朝耗费郑家的钱粮和子弟的性命,没有什么收益,是一件不值得的事情。
  
  郑芝豹忙问道:“大哥,大魏皇帝要我们做什么?”
  
  郑芝龙沉声道:“大魏皇帝要求郑家交出水师的控制权,郑家进行海上贸易时,需要按着大魏律令交税,不得私自征收海税。”
  
  高义欢的意思是,高官厚爵来对待郑家,郑家人要继续从事海上贸易也行,不过必须与军队脱离,做正规海商,不能抢夺大魏朝廷的利益。
  
  堂上众人议论纷纷,郑家每年从海上获利近千万,很大一部分,来自私收海税。
  
  大魏朝廷等于是想拿回海税,并向郑家商号进行的海洋贸易,征收关税。
  
  这无疑损害了郑家的利益,让原本一至想要投降大魏的郑家人,发生了分歧。
  
  郑芝豹皱起眉头,“大哥是怎么想的?”
  
  郑芝龙沉声道:“如今大势难挡,我们在海上获取巨额利益,所为者无非是荣华富贵,以及高人一等的地位。如果我们与大魏对抗,那就得做好重为海寇的准备。届时,我们失去福建,失去货源,朝不保夕的在海上奔波,被人视为海寇,不如接受大魏的条件,做新朝的国公来的安稳,况且进行正规贸易,获利也十分丰厚。”
  
  做海盗逍遥自在,可也有巨大的风险,毕竟不是长久之路,郑芝龙内心其实追求安稳,追求能够上岸洗白,从海盗变成贵族。
  
  郑芝豹立时道:“既然如此,那就降了吧。做海盗挣了钱,花的地方都没有,不如成为大魏朝的勋贵。”
  
  郑芝龙沉声道:“我心中倾向于归顺大魏,只是大魏皇帝让我们郑家交出兵权,若是没了兵权,那我岂不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我担心大魏朝廷,出尔反尔啊!”
  
  郑彩沉吟道:“大伯,我听说大魏皇帝仁义素著,他们如果要骗我们,完全可以不用提这些条件,既然他们提了,侄儿到是感受到了大魏朝廷的诚意。再者,我们即便交出兵权,大魏有水师人才吗?届时水师还不照样由我们郑家人统领?”
  
  郑芝龙闻语,眉头立时舒展开来,他最担心的是失去兵权,可是郑彩的话,解除了他的担心。
  
  不管是大明,还是大魏,想要海疆安宁,都需要重用他们福建郑家的人。
  
  郑芝龙重重点头,“你说的不错~~~~~~”
  
  正说着话,大堂外一阵喧哗,郑森忽然闯了进来。
  
  他身穿甲胄,手按着战刀,愤怒的目光扫视众人,冷声道:“父亲,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怎么不叫我?”
  
  郑芝龙微微皱眉,一挥手,“你们先退下吧!”
  
  郑芝豹等人闻语,纷纷站起身来,看了郑森一眼,便纷纷鱼贯出了大堂。
  
  郑森恼怒道:“父亲,你可是要投降魏贼?”
  
  郑芝龙脸上露出不快之色,这几年来,朱慈烺拔高郑森的地位,让郑森统领福建水师,郑芝龙不想与明朝翻脸,加上他本来就想郑森接班,所以便将水师交给了郑森。
  
  只是郑芝龙没想到,郑森接手水师后,专做赔本的买卖,帮助朱慈烺收北京,守淮江,守长江,耗费郑家的钱粮和兵力,只捞道一个国姓爷的虚名,让郑芝龙十分不满,已经开始着手收回郑森的权力。
  
  郑芝龙见郑森无礼,不禁怒目而视,怒道:“为父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为了郑家!”
  
  “父亲果然要降魏!”郑森悲愤道:“父亲与儿都是大明的臣子,国难当头,不思报国,反而投贼,必为世人耻笑,即便获得魏国的官位,又有何颜面立足于世?”
  
  郑芝龙嗤之以鼻,“大木,你真是个榆木脑袋,你的老师钱谦益都已经投魏,你还抱着那些腐儒的东西不放。这件事情,我心意以决,你无须多言,退下吧!”
  
  语毕,郑芝龙拂袖而去,郑森脸色一阵惨白。
  
  “将军怎么办?”甘辉见此上前问道。
  
  郑森手握紧刀柄,脸上一阵纠结,最后忽然道:“你去城外,把兵调进来。”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