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1048章求援碎叶,南明大丈夫第1048章求援碎叶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1048章求援碎叶

第1048章求援碎叶

高义欢闻语微微皱眉,“朝鲜一事,确实准备已久,然西域之事也急。”
  
  陈名夏道:“陛下,自唐以后,西北凋敝,中原的威胁,多来自东北。北方悍夷从东北一线向中原、江南推进,远比自西北推进要容易许多。臣以为相比于罗刹人,豪格才是大魏的威胁,陛下该先灭豪格!”
  
  唐以前,关中富庶,游牧南侵,可以一边进攻,一边获得补给,但此后,情况转变,中原的威胁开始转变,逐渐从北方,转移到东北地区。
  
  金灭北宋,满清入关,都是从东北一线向中原推进,蒙元虽兴起于草原,但他同样是先攻占金国的东北地区,然后入关灭金。
  
  这么看来,兴起于东北的悍夷,确实是中原的威胁,应该提起警惕。
  
  高义欢陷入沉思,陈名夏继续道:“陛下,况且北方却少人口,军户的土地没有佃户种植,有伤士气,拿下朝鲜,不仅消灭豪格这个隐患,同时还能解决佃户的问题。因此臣以为,应该先攻下朝鲜。”
  
  虽说高义欢鼓励生育,魏国的人口也有所增长,但是眼下新增加的人口,却还无法成为劳力。
  
  这两年高义欢发起统一战争,在战争中,大批将士获得军功,分得军田,但却缺少人员耕种,确实影响了军队士气,让勋贵们有些不满。
  
  高义欢扫视几位大臣,问道:“先生们都怎么看?”
  
  李岩、梁以樟等人商议几句,梁以樟心礼道:“陛下,陈阁部说得有道理,从长远来看,豪格确实是我朝的威胁,不过就眼下时局来看,豪格处于防守姿态,对我大魏的威胁其实不大,而罗刹人纠集准格尔,兴兵十余万,直接攻击大魏版图,对我大魏的威胁显然更大。现在朝鲜缓,而西域急,臣以为应该先出兵西域。”
  
  “陛下,去岁一战,豪格大败,如今正是我们扫灭豪格的最佳时机,要是拖延下去,豪格恢复元气,做好准备,要取朝鲜便不易了!”陈名夏继续坚持:“况且朝廷的物资、兵马,已经向辽东调运,现在改弦更张,无疑会浪费巨大的资源。”
  
  高义欢沉默片刻,看向李岩,“李先生是首辅,怎么看?”
  
  李岩站出来,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讲了个故事,“陛下,臣读史书时,曾看见这样一个故事。东汉年间,汉朝重设西域都护府,汉明帝永平年间,任命一个叫耿恭的人为戊已校尉。次年,北匈奴单于派两万精兵进攻车师,杀死车师王,转而攻打驻扎了数百人的耿恭驻地,将其围入城中。此时正值汉明帝驾崩而无暇发兵,救兵不至,车师国又背叛汉朝,与匈奴合兵进攻耿恭。汉兵粮尽,陷入困境。他们煮铠弩食其筋革,拒绝匈奴的招降,坚守城池。”
  
  高义欢也是读书的,他听到这里,知道李岩说的是十三壮士归玉门的典故,也明白了李岩的意思,不过他并未出言打断,而是让李岩继续说下去。
  
  李岩不紧不慢的叙述道:“汉章帝登基后,才得知耿恭求援的消息,而这时,距离北匈奴攻击,已经过去数月时间。朝中大臣,多半都说,发近万援军,救援几百不知生死的守军,开销巨大,得不偿失,唯有司徒鲍昱站出来,竭力请求派援兵,他面对章皇帝和文武百官,说出了一段话,臣读之,至今仍然觉得,仍荡气回肠。”
  
  高义欢配合道:“是哪一句,李先生说给朕和先生们听一听!”
  
  李岩轻咳一声,振臂朗声道:“今使人于危难之地,急而弃之,外则纵蛮夷之暴,内则伤死难之臣。此际若不救之,匈奴如复犯塞为寇,陛下将何以使将?”
  
  “章帝感起言,发兵救援,击败匈奴,最后万余援军成功救出耿恭,恭等十三人随汉军东归玉门,留下着段典故。”李岩给高义欢行了一礼,“陛下,人都说前汉兴隆,后汉疲弱,可疲弱的后汉,却令北方悍夷不敢窥视,始终保持西域版图,便是因为汉人从不纵容蛮夷的暴行,也从不伤忠臣良将之心。今日我大魏三千将士,被围困于碎叶城,大魏发十余万大军,耗费粮草钱两无数去救援,从账面上看确实不如打朝鲜划算,但是臣以为,帐不能这么算。大魏令将士们驻守边关,有了危险却不管他们,以后谁还为大魏效命呢?因此,臣以为一定要救大魏的英雄!”
  
  高义欢站起身来,被李岩的话整得热血沸腾了,“好,李先生说的好。传朕旨意,发兵西域,救援碎叶!”
  
  ~~~~~~
  
  碎叶城。
  
  焦黑的断垣残壁,仍屹立在寒风之中,城头一面烧去一半的魏字旗,仍在寒风中猎猎作响,让人担心残旗会被风忽然撕碎。
  
  在残破的碎叶城外,四周已经被罗刹人和蒙古人的连营所包围。
  
  从天空俯瞰,城池周围,俱是一片坟包般的军帐,难以计数。
  
  十一月间,冷冽的寒风,自西伯利亚吹来,营地里密密麻麻的士卒穿行,并未受天气的影响。
  
  对于罗刹人和蒙古人来说,这样的天气,只能算很平常。
  
  这时,在营中一座大帐里,帐篷中间架起了火炉,沙俄元帅莫罗佐夫,与僧格等人围坐在火堆旁边,商讨军情,几个负责翻译的鞑靼人,则坐在一旁。
  
  僧格用木条拨动火石,口中道:“莫罗佐夫元帅,这碎叶城贵军还未攻下,一旦魏军来援,如何是好?”
  
  莫罗佐夫听了翻译的话后,轻蔑的笑道:“魏人都是胆小鬼,他们不可能为了一座小城,派出军队跋涉万里过来。阁下多虑了!”
  
  僧格拿根棍继续扒拉着火堆,担心道:“元帅还是不要小觑魏军,况且以高义欢的性格,他必然不会坐视,我们拿下西域。”
  
  莫罗佐夫皱起眉头,“即便如阁下所言,那又怎么样呢?魏人不来还好,若是他们敢来,我正好设伏,打他们一个错手不及。就像之前我击败那个姓姜的将军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