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明大丈夫第1097章南北党案结案,南明大丈夫第1097章南北党案结案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南明大丈夫 > 第1097章南北党案结案

第1097章南北党案结案

小说网..org,最快更新南明大丈夫最新章节!
  
  黄宗羲挑战北党,得罪了太多人,加上他们的手段太过低劣,连一些正派的大臣,都看不过眼。
  
  李虎自杀成为了一个零界点,高义欢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立刻下旨训斥了黄宗羲,画清了界限。
  
  这几个月,不少问题其实不大的官员,也被整倒流放,他们或贬官,或回家,有的甚至丢掉性命,勋贵也有大批人被削爵发配辽东和碎叶充军。
  
  这些人有朋友,有家人,恨急了黄宗羲,立时带着愤怒上书,请求彻查谏台官员诬陷大臣之事,不少人还想趁机翻案。
  
  看到这幅架势,黄宗羲反应了过来,知道完了。
  
  他也算机灵,马上来到皇宫求见高义欢,只要高义欢保他,他就能继续屹立朝中不倒。
  
  天阁内,高义欢端坐在龙椅上,黄宗羲伏地跪在地上,屁股高高翘起。
  
  高义欢知道黄宗羲的来意,想要高义欢保他,但是高义欢老早就准备用他来让朝野泄愤了。
  
  历史上,在触动利益集团的利益后,利益集团通常会有一次猛烈的反扑。
  
  如秦国商鞅变法,宋王安石变法,明代张居正改革,都有旧势力反扑。
  
  这个时候统治面临巨大压力,通常会找人来给他们泄愤,可是泄愤后,聪明的统治会设法抱住变法的成果,有得则进行彻底妥协,最后变法失败。
  
  秦君虽杀商鞅,给旧贵族出了口气,但商君变法的成果,却保持下来。
  
  虽说大魏朝的这次动荡,并非是什么变法,但实际上,却是在为变法,实行近代化,扫清障碍。
  
  这次魏国朝廷大换血,那些被赶下去,被流放的人,以及他们的亲属和朋友,都满怀怒气,高义欢必须让他们出气,让他们心里舒服一些,但他们想回来,也是不可能了。
  
  高义欢站起身来,走到黄宗羲面前,将他扶起,脸色沉重道:“卿家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竟然无中生有,污蔑大臣,真是太让朕失望了。”
  
  高义欢没等黄宗羲开口,先发制人,把调子定下来。
  
  他这话一出,立时将黄宗羲的话堵住了。
  
  黄宗羲原本还想,他顺着皇帝的心思,解决了北党,怎么都算自己人,现在别人要弄他,高义欢得给他做主。
  
  可高义欢这么一说,便成了他辜负高义欢的信任,将事情办砸了。
  
  黄宗羲站起来,一脸惭愧,他立功心切,什么手段都用,诬陷确实不对,“臣知错了。”
  
  高义欢叹了口气,“现在朝野要弹劾你的声音很大,去外面避一避吧。等过几年,朕在招爱卿回来!”
  
  高义欢并不准备杀黄宗羲,聪明人能看出来,黄宗羲背后有高义欢的支持,如果利用完就弄死,有点不厚道,以后就不太容易找人为他办事了。
  
  黄宗羲一阵黯然,他本以为自己搬到陈名夏,前途一片光明,再干两年就能够入阁,一步步掌握朝廷,成为大魏首辅,可不想突然从云端跌落。
  
  皇权专制之下,臣子的权利,都来自皇帝,明代权倾朝野的猛人不少,可他们一旦失去皇帝的信任,皇帝想弄他,立时完蛋。
  
  魏忠贤权倾朝野,整个朝廷半数都是他的人,崇祯登基后,几招就把他解决了。
  
  黄宗羲内心忽然一阵恍惚,心里萌生了一个念头。
  
  “爱卿!”高义欢见他失神,不禁出声唤道。
  
  黄宗羲回过神来,忙行礼道:“臣谢过陛下庇护!”
  
  ……
  
  几日后,高义欢下旨,捉拿黄宗羲、吴应箕等人下狱,交三法司审理。
  
  仅一日,判决下来,黄宗羲、吴应箕革职为民,充军万里,流放到大魏帝国最西之地里海东岸。
  
  黄宗羲与吴应箕到了流放之地,一边戍边,一边讲学,教授当地人,还有来此的汉人读书,可是两人得罪之人太多,最终黄宗羲被勋贵刺杀于里海边。
  
  吴应箕整理黄宗羲遗物,发现书稿数十万字,整理为一书,书中以“民本”的立场来抨击君主专制,提出“天下为主,君为客”的思想。
  
  此书出现之初,引起了极大反响,后为魏太宗所禁。
  
  其余的南党官,按着上书的奏折来查,一个都没跑掉,视情节轻重,判处贬官,流放。
  
  高义欢遂即下旨,趁机收回谏台闻风奏事之权,令今后奏事必有依据。
  
  在黄宗羲等人被流放后,一些人认为南党倒了,自己就算是冤枉的,想要翻案。
  
  许多被贬官,被赶回家中的北党官员,便开始打点关系,想要重新回来。
  
  高义欢遂即招来李岩,暗示他上书结案,李岩没有推辞,上奏皇帝,南北党案就此结案,不许再提。
  
  高义欢立刻同意,并下诏书说,党争祸国,朝廷动荡数月,政令不行,事务堆积,荒废国事,如今两党以清,令各部官员专注政事,不得再参与党争。
  
  圣旨一出,大魏朝廷立时安静,想要重回朝廷的北党,失望之余,便又恨上李岩。
  
  这时朝廷内,少了陈名夏,朝中的老官僚又被扫去一大半,内阁中李岩一人独断,开始收拾残局,并准备推行武鼎新政。
  
  于此同时,虽然不太愿意,但是藩属国被攻击,作为宗主国,必须有所表示。
  
  高义欢开始着手抽调兵力,准备干涉东吁国战事,而就在这时,孙可望和东吁国的奏疏,却同时送来。
  
  孙可望的奏疏中,继续向高义欢称臣,并解释说,并非他无故攻击东吁,而是东吁国突袭周军,他被迫反击。
  
  现在他已经与东吁国达成了和解,希望没有惊扰大魏,而东吁王的奏疏,内容与孙可望的差不多,只是站在东吁王的角度来陈述,最后的意思也是,东吁已经与孙可望达成和解,天朝上国就不要为他担心了。
  
  看到这两份奏疏,高义欢脸色阴沉,他知道孙可望已经控制了东吁,东吁王已经成为他的傀儡政权,不过高义欢看了奏疏后,却并未继续调集军队,反而停下攻击的准备,表示要派天朝上使,前往东吁调查,听取事件的具体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