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世冲天第十七章 毒宴,末世冲天第17章 毒宴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末世冲天 > 第十七章 毒宴

第十七章 毒宴


  “老人和小孩留下,其他人跟我走。”
  听到这声命令,不少女人哭哭啼啼的抱住孩子不肯放开,老人们则在一旁哀声叹气。
  “造孽,造孽啊!”
  额头上留着刀疤的男子可不管这些,吩咐手下上前将女人和孩子们强行拉开,眼神中毫无怜悯。
  “谁再不放手,我就毙了小的。”
  听到这声狠话,女人们不得不放手,哭着脸和孩子们告别,然后在刀疤男的催促声中排队走出了地下室,韩灵泉和萧兰儿也在其中。
  和强忍泪水的小石头挥手告别,萧兰儿一边走,一边低着头小声说道,“灵泉姑娘,拜托了。”
  “放心吧。”韩灵泉看着出口久违的阳光,眯着眼回答道。
  自从凌晨和方小海等人告别后,她们便一路蒙着眼睛被送到了这处地下室,因为只有一盏忽明忽暗的老旧灯管,即使之后摘下眼罩,韩灵泉的透视异能也没用武之地,好在现在终于让她等到了机会。
  走出地下室的门口,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一大片绿油油的高尔夫球场,大约50亩地见方的面积,沙滩和湖泊就像黄金和钻石点缀其中,在耀眼的阳光下反射出炫目的色彩,来岛上避难的女子,大都没有见过这种光景,不少人都暂时忘了伤感,目瞪口呆地愣在原地。
  “这地方不错吧,呵呵,你们走运了,今天晚上伤鸡哥要在这里开露天派对,你们好好表现,伺候好各位大爷们,到时候也赏你们一口吃的。”刀疤男难得笑着说道,随后便招呼来一辆观光车,带着众人往前方的别墅群开去。
  “走,带你们去看宫殿。”
  韩灵泉可没有闲情逸致去观赏美景,上了车后,她故意和萧兰儿走到最后面的位置坐下,等待眼睛适应了强光后,一双美眸便渐渐变的晶红。
  她的透视异能在光线充足的情况下,极限直线距离大概在20米上下,遇上较厚的实心金属距离还会缩水,好在一路上所看到的别墅都是日式风格为主,采用的建材基本都是实木,所以视线没有受到阻碍。
  自动略过一些不堪入目的淫乱画面,韩灵泉的视线在一栋栋别墅之间来回跳动,好在大多数别墅都还人没居住,韩灵泉的视线跳得很快,终于,在一栋三层的小楼里,看到躺在大床上仰面发呆的小女孩,怀里正抱着黄色额愤怒的小鸟玩偶,韩灵泉听萧兰儿说过,愤怒的小鸟是小麻雀的最爱。
  “怎么样?找到了么?”看着韩灵泉的眼珠转来转去,最后停在了一处别墅处,萧兰儿的手有些颤抖。
  韩灵泉点了点头,同时伸手手指在嘴边做出噤声的动作,萧兰儿用手捂着嘴巴,激动地满脸通红,眼眶中有些雾气。
  “她很好,你别急。”韩灵泉轻声说道,看见萧兰儿使劲点头后,便收起异能闭目养神。
  “到了,所有人下车!”
  观光车停在了一处最大的别墅门口,刀疤男招呼众人下了车,随后便把人分成两拨,一拨去厨房准备派对食物,一拨去大厅收拾房间,伺候伤鸡哥起床。
  韩灵泉和萧兰儿都是做饭能手,在报了些会做的菜名后,便在刀疤男不情不愿的眼神中被分到了厨房,扎起马尾辫,带上围裙,两个黄花闺女便跟着一个一看就做惯了粗活的大妈开始洗碗洗菜,这一对20多人的女子里,竟然只有她们三个会做菜,这也是刀疤男不得不放弃两位大美女的原因,毕竟美女再养眼,晚上派对那么一大群老爷们也总得吃饭,而且伤鸡哥还特别挑食,手下几个糙汉的手艺根本看不上。好在除了她俩之外,还是有不少姿色不错的女子,想来自己也算完成使命了吧,一想到这里,刀疤男便带着其他人淫笑着走向二楼。
  做菜的途中,韩灵泉借口小解溜去洗手间,锁上门锁,又用透视能力确认门外的卫兵没有在偷听,这才偷偷从衣服里取出捂得发热的军用通讯器,躲在浴缸里拉上玻璃门后,打开开关小声问道。
  “小海,小海,听到请回答。”
  “灵泉!终于等到你了,怎么样,一切顺利么?”
  “声音轻点!外面有人。”
  “啊,抱歉,我知道了。”
  “我已经找到小麻雀了,你们那呢?”
  “这个。。。说来话长。”
  “那就长话短说。”
  “经历一些事情,现在船上都是我们的人,而且武器弹药充足,我们准备反攻了。”
  “什么?你们不是去狩猎丧尸的么?伤鸡哥的小头目也听你们的了?”
  “那家伙已经被我干掉了,灵泉,你能不能告诉我具体所在位置,我们准备在你那直接登陆!”
  “等等,你们先别急,晚上伤鸡哥好像要开露天派对,那时候我们可以里应外合,至于位置,”韩灵泉向外仔细回忆着继续说道,“开派对的草地附近有一个灯塔。”
  “收到,那我们在那待命了,到时候等你消息。”
  “了解,那先这样,外面的人要怀疑的。”
  “等等!”
  “怎么,还有事情?”
  “你。。。和萧兰儿她们一定要注意安全。”
  “知道了,啰啰嗦嗦的,挂了。”
  韩灵泉关掉开关,将军用通讯器捂在胸口,脸上泛着红晕,荡漾出如春水般的笑容,在镜子前拍了拍自己的脸稳定情绪后,按下马桶的冲水,一脸如常的开门走了出去。
  。。。。。。
  于此同时,相隔她们12米远的楼上卧室,伤鸡哥翻开蚕丝被,赤身落地地从大床上爬起,在床上,还有一个眼带泪痕的金发女子在熟睡中。
  “TM的,大洋马就是够味道,这一夜我的腰都快折了。”伤鸡哥摸摸自己的光头,回忆着昨夜的战斗意犹未尽。
  这个外国女子是手下从幸存者中挑选的上等货色,在提供了吃住后和安全后,女子便自愿扑入他的怀抱,任他每日蹂躏。
  权力这东西,真是让人爱不释手啊,哈哈哈,伤鸡哥一边想着,一边不顾女子的皱眉,将窗帘拉到底,叉着腰将窗外的美景尽收眼底,只觉得神清气爽,身心舒畅。
  “咚!咚!咚!”
  这时候,有人在门外敲门。
  “进来。”伤鸡哥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裸体,大声说道。
  “伤鸡哥,您的女仆到了,嘿嘿,”等候许久的刀疤男听到声音后便推门进来,点头哈腰地笑道,接着马上向身后招手,“你们几个,还不快伺候伤鸡哥穿衣洗漱。”
  三个姿色中上的妙龄女子统一穿着纯黑色的女仆裙装,小心翼翼地走了进来,看到伤鸡哥的裸体后本能的捂住眼睛想要退出房间,却被刀疤男恶狠狠的眼神瞪了回去,低着头不敢直视前方。
  “诶,别那么凶嘛,吓到了小姑娘就不好了。”伤鸡哥的眼神肆无忌惮地在三个年轻女子身上来回游走,这个刀疤男简直是自己肚里的蛔虫,这三个年轻女子虽然姿色不是非常出众,但是胜在青春可爱,而且女仆装也是他的最爱,当下心里痒痒,简直想马上犯罪。
  “是,是,你们三个,好好伺候伤鸡哥穿衣,嘿嘿,伤鸡哥,小的先下去了。”刀疤男看到伤鸡哥挥手的动作后,识趣地关上了门。
  “来,让大爷我好好疼爱你们。”伤鸡哥原形毕露地冲上前去,尖叫声在整个别墅里回荡。
  。。。。。。
  人渣!听到这几声惨叫后,萧兰儿皱着眉头,将菜刀狠狠地剁在案板上肉上,她平生最看不惯起伏弱小女子的男人。
  “这些人不得好死的。”炒菜的大妈一边翻腾着铁锅,一边随手向后递来一个小瓶子,萧兰儿看到里面的白色结晶性粉末愣了下,过了一会儿才不敢置信地伸手接过。
  氰化钾!
  萧兰儿是医学生,平时上课倒是经常看过这种高度危险的化学物质,只是没想到会有一天接触实物,还是在厨房。
  “萧兰儿,我记得你,你上课总是坐在第一排。”大妈回过头笑了笑。
  “你,啊,你是王雪教授。”萧兰儿瞪大眼睛低呼道,看到标志性的笑容,她才认出眼前的人,是王雪教授,她们学校的资深临床医学教授。
  “我没化妆,所以你可能没认出来,呵呵。”
  “教授,你怎么也在这?”
  “这世道,不在这又能在哪?”王雪苦笑着,继续说道,“对了,刚才去洗手间的女娃你认识么?”
  “我朋友,也是我的救命恩人。”
  “那就好办了,岛上条件有限,我就配了这一瓶,你叫那个女娃注意别碰这肉了。”
  “教授,你为什么要。。。”
  “为了我男人,”王雪叹了口气,沉默了半天说道,“我男人早上出岛了,出发前我给他的左手带了健康手环,现在我的手机上显示他的心跳数值已经为零了。”
  “会不会是手环扔了,或者是没电了。”萧兰儿猜测道。
  “不会,那手环系得很紧,而且电池也是新换的,我男人没了。”
  “教授。。。”
  “可惜我还没给她生个娃,留个后,现在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萧兰儿沉默不语,世界上所有安慰的话此刻在这个绝望的女人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她能做到,也唯有带着手套,挥动着菜刀,将肉用刀切成一片片,再打开小瓶子,将粉末小心仔细地抹到每一片肉上。
  这时候,卫兵带着韩灵泉走回厨房,王雪又转身继续若无其事的炒菜。。
  “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韩灵泉看着萧兰儿关心道。
  “没事,没事。”萧兰儿认真地挤出一个微笑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