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爷的英雄联盟第二百二十章 貌合神离,法爷的英雄联盟第220章 貌合神离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法爷的英雄联盟 > 第二百二十章 貌合神离
冰龙的存在直接弥补了莫德凯撒的所有缺点。
  
  如果说之前莫德凯撒是一个容易被放风筝的小短腿,那现在他就是真正无坚不摧、无往不利的龙骑士。
  
  有了冰龙的帮助,莫德凯撒不仅行动的速度变快,而且除了少数本身具有的死灵法术外,还添加了远程打击的能力——最可怕的是,这种远程打击对于莫德凯撒自己本人来说是无消耗的。
  
  罗德耗不下去,他必须解决莫德凯撒——但是在单挑之前,他需要先稍微“离间”一下莫德凯撒和他的坐骑。
  
  不求让这条巨龙摆脱控制——只要她能稍微反应慢一点就好了。
  
  于是下一刻,罗德开始对这条冰龙疯狂地释放起了奥术智慧。
  
  “你给我清醒一点,清醒一点!”
  
  ……………………
  
  我叫冰轮,来自于弗雷尔卓德的大冰川。
  
  身为骄傲的巨龙,我讨厌那种依托其他人庇护的感受——但是没有办法,我们冰龙世代传承着一部分冰霜符文,这些深藏在血脉之中的符文让人类垂涎三尺,也让我们经常遭受各种无端的杀戮。
  
  还记得我还是雏龙的时候,曾经有人类爬上了我居住的大冰川,那些将自己厚厚包裹起来的人类来到了大冰川上,杀死了我的父亲——但在那之后,他们也死在了母亲的怒火之中。
  
  那是我第一次听到监视者和寒冰血脉的名字。
  
  后来,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再次发生,母亲带我移居到了嚎哭深渊的附近,祈求来自艾维尼亚的庇护——也是在那片永远都不会安静的土地上,我和魄罗一起长大。
  
  直到我一千岁。
  
  在我一千岁的时候,艾尼维亚涅磐了——她将自己变成了寒冰的一部分,迎来了生命中轮回的一部分,而已经不再需要庇护的我也离开了嚎哭深渊。
  
  我要将母亲送回埋骨之地,可能是因为保护我的时间太久,疏于战斗的母亲终究没能成为一条远古龙。
  
  完成了母亲的遗愿之后,我开始在弗雷尔卓德游荡,而因为好奇和贪吃,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接触人类,了解他们的知识,并为自己加餐。
  
  人类是一个奇怪的种族,他们强大的极其强大,但弱小的却又仿佛是蝼蚁,更有趣的是,他们甚至会因为一些非必需品而卷入到战争之中。
  
  在离开了嚎哭深渊之后,我曾经不止一次地见到人类的战争,他们不论强大还是弱小,都愿意在战争之中死亡,即使战争争夺的东西和他们没有关系,即使战争的起因不过是某些人的谎言。
  
  在见多了这种无聊的把戏之后,我决定离他们远远的——正好我也吃腻了这种味道。
  
  战争结束得很快,而在战争之后,我也见识到了人类的另外一个特点,健忘。
  
  他们似乎遗忘了很多很多的事情,除了少数一直活着的家伙外,其他的人类甚至忘记了他们曾经拥有的那些知识和力量。
  
  曾经的故事变成了童谣和神话,除了少数人之外,大多数的人都在忙于活下去,根本不曾去了解过去发生了什么。
  
  在过去,人类一度让我都觉得可怕——但是现在,他们却像是蝼蚁一样可悲而可笑。
  
  然而很快的,我就笑不出来了。
  
  这些人学习的能力实在太强大了——又是快一千年了,人类一边发掘着过去的遗产,一边自己又在不断地探索,他们似乎又一次成为了那个让我畏惧的种族,那个走在大冰川上,杀死了我父亲的种族。
  
  我似乎抓住了人类的轨迹,他们会一千年一次进行符文战争,然后陷入自我毁灭的境遇,但是要不了多久,他们又会再一次崛起。
  
  这太可怕了。
  
  冰轮大人觉得……自己需要离远一点。
  
  于是,我庆祝了两千岁的生日之后,选择了远离弗雷尔卓德。
  
  接下来去哪呢?
  
  那个叫做艾欧尼亚的国度已经成为了火药桶,德玛西亚和诺克萨斯针锋相对,弗雷尔卓德再次流传起了阿瓦罗萨的传说,恕瑞玛……呵呵,那里谁爱去谁去。
  
  整个瓦罗兰,似乎哪里都不太安全。
  
  我决定去海上看看——最好是找到一个无人的荒岛,在哪里睡过这一次的符文战争。
  
  然后,我来到了暗影岛,遇见了伟大的主人。
  
  主人是我见过的最睿智的人——他是那个能够结束人类无尽轮回的人,如果实现他的愿望,让这个世界不再有死者,那瓦罗兰就不会再有战乱,人类也就不再会遭受千年一次的可怕轮回……
  
  所以这个阻止主人的蠢货必须要死,没有人可以对主人说不,没有人!
  
  等等,人类是否轮回和我有什么关系——该死的,我是冰轮,我是来自弗雷尔卓德的冰龙!
  
  人类有没有战争,死不死和我有什么关系?
  
  我什么时候有了主人——不,我被控制了!
  
  不,不可以这样,我是冰轮,没有人可以控制我……等等,我是自愿跟随主人的——
  
  对,没错!
  
  我是主人最忠诚的冰轮!
  
  ……………………
  
  在连续的吐息之后,这条壮年冰龙的行动终于有些迟滞。
  
  奥术智慧还是起了点作用的——虽然这不可能驱散掉莫德凯撒的控制,但是在这份控制之中“捣捣乱”还是可以的。
  
  而一旦冰龙的反应开始变慢,对于罗德而言一个绝好的机会已经来了。
  
  正愁怎么同时面对莫德凯撒和冰龙的攻击呢!
  
  眼看着冰龙行动突然开始迟滞,罗德毫不犹豫的化身流火,窜向了这条冰龙——在她没有张开嘴之前,溜上了她的后背。
  
  如果这条冰龙没有失控,罗德是万万不可能攀上她后背的——但是现在,既然冰龙露出了破绽,罗德自然不可能手下留情。
  
  虽然和莫德凯撒近战看起来很蠢,但是当他控制着一条冰龙的时候,和他远程对轰……更蠢!
  
  面对面的情况下,罗德突然爆发了。
  
  “来吧,尝尝火焰的滋味——”
  
  整个罗德都变成了熊熊燃烧的萨弗隆烈焰,炽热的火焰几乎是无坚不摧,甚至直接在这条倒霉的冰龙背上钻出了一个深深的伤口。
  
  鲜血喷涌而出,然后被迅速蒸发。
  
  感受着这份别样的冰冷,罗德微微眯起了眼睛。
  
  似乎……莫德凯撒对于这条龙的控制——并不怎么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