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爷的英雄联盟第二百九十六章 风起,法爷的英雄联盟第296章 风起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法爷的英雄联盟 > 第二百九十六章 风起
经历祖安大革命的双城重新焕发了生机。
  
  两座城市就像是它们刚刚建立的时候一样,再次团结在了一起,推动着海克斯科技的迅速进步。
  
  皮尔特沃夫港口的税收是两座城市共同的心脏,所有经过这里的船只都需要缴纳一笔金海克斯,而这笔金海克斯则是会迅速投入到海克斯科技的研究之中。
  
  虽然因为学阀们几百年的只是垄断,双城的研究型人才损失严重,但毕竟底子还在,在有了充足资金支持的情况下,大量的海克斯科技课题重新启动——可以预见的,双城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再次引导变革。
  
  然而,就在一切都走上正轨的时候,皮尔特沃夫突然发生了一件怪事。
  
  ……………………
  
  夏夜。
  
  在海克斯探照灯的照耀下,皮尔特沃夫港口宛如白昼——无数急着赚钱的商人和他们的船只在夜幕中缴纳税费,然后匆匆通过迦娜之门(一座巨大的,本来叫太阳之门的、横跨运河两岸的拱门),去他们想去的地方。
  
  在运河的税收处工作的都是真正的老手,他们能够轻易的判断出商人们手中票据的真假,也能根据吃水线一眼看出船只大概的载重、商人有没有瞒报。
  
  今天值班的洛夫就是一个这样的老手。
  
  一切顺利。
  
  在收完税、放行了一艘来自乌泽里斯的、运输乌泽里斯矿物盐的船只之后,洛夫松了松自己的领口——虽然比不上满地沙漠的恕瑞玛,但皮尔特沃夫的夏天也是很燥热的,这种燥热甚至到了深夜都不会有丝毫的缓解。
  
  没办法,海洋性气候——大海都是热的。
  
  真希望快点下班,这样的话自己就能去祖安的酒吧坐坐了——那里位于海平面的下面,甚至不需要打开吃海克斯水晶的海克斯空调就足够凉爽。
  
  挥挥手中闪烁着红光的指挥棒,洛夫示意前面的船只停下来。
  
  唔……一艘比尔吉沃特的船只?
  
  有些奇怪啊,比尔吉沃特的船只可是很少通过运河的!
  
  那群海盗可很少去找德玛西亚人麻烦的……
  
  然后,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这艘看起来是来自比尔吉沃特的大船不仅没有停船抛锚的意思,甚至加快了速度。
  
  狂风随之而来,洛夫的新帽子直接被刮进了水里,他本人也差点站立不住。
  
  这时候洛夫才意识到,这艘船是要冲卡!
  
  该死的!
  
  洛夫第一时间含住了挂在自己胸口的哨子,然后鼓起腮帮子,用力吹了下去。
  
  “嘟——”
  
  刺耳的哨声划破了皮尔特沃夫的夜空,也打破了运河的平静。
  
  负责运河闸门的人听到哨声之后,直接就按下了关闸的按钮。
  
  在洛夫前面不远处,水下的一半闸门缓缓地向上凸起,而迦娜之门上的另一半闸门则是迅速落了下来。
  
  这两扇闸门是合金铸造的,虽然锈蚀严重,但绝对够结实——在洛夫看来,这艘冲卡的船死定了!
  
  冲卡之类的事情,并不是没有海盗这样做过,而那些冲卡家伙无一例外冲到了合拢的闸门上,船毁人亡。
  
  眼看着闸门即将关闭,洛夫这才放下哨子,开口大叫了起来。
  
  “减速!如果你们撞死了,就没人赔钱修闸门了!还有我的帽子!”
  
  然后,让洛夫几乎要把眼睛瞪出来的事情发生了。
  
  海平面下,数条粗壮的触手伸出,一半死死拉住了向上的下闸门,另一半则是死死托住了向下的上闸门。
  
  洛夫揉了揉眼睛。
  
  什么鬼?
  
  那两扇闸门的力量洛夫可是很清楚的——每一次闭合,都意味着一大笔海克斯水晶的彻底报废——而现在,闸门的闭合居然被一群触手给阻止了?!
  
  而在洛夫发呆的时候,那艘比尔吉沃特的船只已经趁机溜过了闸门。
  
  很快的,凯瑟琳亲自带队,皮城警备队赶到并直接封锁了现场,而一脸懵逼的洛夫则是提前下班了。
  
  虽然发生了这种诡异的事情,洛夫还是回到了祖安的酒吧——对于自己这种单身汉来说,回家还要话海克斯水晶开空调,还不如去酒吧坐坐呢。
  
  (再说了,酒吧有那么多可爱的小姐姐……)
  
  来到了自己最常去的酒吧,洛夫坐在吧台边,点了一杯冰啤酒。
  
  现在时间依旧是后半夜的三点多,酒吧之中的人不少,但清醒的却没几个——洛夫的目光熟练地在那些衣衫不整的女士身上巡视着,偷偷咽了一口口水。
  
  “嘿,洛夫,你今天提前下班了?”酒保递来了冰啤酒,“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她们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你完全可以……嗯~”
  
  “啊……”洛夫愣了一下迅速岔开来话题,“港口那边……嗯,算是吧。”
  
  “说说看。”酒保压低了声音,“怎么了,我听说皮城警备队都出动了。”
  
  “你消息倒是挺灵通。”洛夫摇了摇头,“有船只冲卡……”
  
  “嗨——我以为什么呢。”酒保撇撇嘴,“然后撞在闸门上了?每年都有那么几个白痴——”
  
  “不,不是的。”洛夫的声音更低了,“他们成功了……”
  
  酒保瞪大了眼睛。
  
  看着酒保错愕的神情,洛夫脸上露出了极为得意的神情,仿佛在说你知道什么。
  
  “我请了!”似乎很看不惯洛夫的样子,酒保又递来了一杯冰啤酒,“来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
  
  洛夫先是将手中的这杯冰啤酒一饮而尽,然后又端起了第二杯——借着酒劲,他绘声绘色地讲述了事情的整个经过。
  
  虽然不可避免地夸大其词,添油加醋,但总的来说讲述还算清楚。
  
  在讲完了之后,洛夫的第二杯啤酒也喝光了,他直接趴在了吧台上,开始了呼呼大睡。
  
  酒保微微眯起了眼睛,然后向老板请了假,扶着洛夫向他的家走去——显然,这货两杯啤酒喝醉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而在送洛夫回家之后,酒保顺手拿了一张洛夫家的餐巾纸,用特殊的记号笔写下来一串密码,在回酒吧的路上将其丢进了一个邮箱之中。
  
  就在第二天的下午,斯维因接收到了来自双城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