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爷的英雄联盟第五百五十八章 罗德的良心,法爷的英雄联盟第558章 罗德的良心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法爷的英雄联盟 > 第五百五十八章 罗德的良心
    整个弗雷尔卓德,除了迦娜之外没有人知道罗德想要干什么。
  
      而唯一知道罗德目的的迦娜,此时非常纠结。
  
      相比于“不择手段”的罗德,善良的迦娜其实并不想看到弗雷尔卓德陷入战火之中。
  
      战争就会死人,迦娜不希望看到无辜者的鲜血。
  
      所以迦娜也和罗德说起过这件事——她希望罗德不要为了完成自己的目的掀起一场战争,弗雷尔卓德人的日子已经够惨了。
  
      而罗德的回答则是带着迦娜(顺便叫上了奥拉夫和泰达米尔)走访了很多拉克斯塔斯的部族。
  
      这期间罗德在播种他们的野心和对统一的渴望,而迦娜则是在观察他们的生活,了解他们的故事。
  
      (当然了,这次出门游历对艾希那边的解释是“阿瓦罗萨此时陷入了不正常的狂热,这可能是因为罗德自己的原因,罗德打算离开小镇,去拉克斯塔克转转,为统一做准备的同时,也让大家冷静一下。”)
  
      而所见所闻,只能让迦娜眉头紧锁。
  
      且不说阿瓦罗萨和凛冬之爪的习俗相差甚大,单单阿瓦罗萨一个部族之中,各个小部族、乃至于小村庄之间,习俗也完全不同,这种情况下,整个弗雷尔卓德就是一盘散沙。
  
      很多时候迦娜发现两个村子本来可以互补,但由于难以交流和不信任,大家只能一起挨饿。
  
      尤其是拉克斯塔克地区——如果弗雷尔卓德人能够划分地盘,开辟种植区和渔猎区,积极贸易,他们的生活会好上不少。
  
      可惜现在的拉克斯塔克,所有人都在争夺肥沃的土地、富饶的河流、茂盛的森林,部族之间战争频发。
  
      本来你种植,我打渔,然后大家交易,都能吃饱。
  
      可是现在种植的看着河流眼馋,打渔的看着土地眼馋,在都想吞并对方的情况下,小规模的战斗和冲突一直没有平息——甚至为了打击敌人,他们还会采用破坏生产的方式。
  
      这样一来,本来就苦哈哈的日子更是雪上加霜。
  
      冬天一到,老幼在缺乏补给的情况下,很有可能熬不过去。
  
      “我也希望阿瓦罗萨所有人都能团结在一起。”旅程结束之后,罗德有些心疼地整理了一下迦娜的头发,“但……这几乎不可能。”
  
      “除了战争,真的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没有。”罗德摇了摇头,然后无奈地叹了口气,“也许你能够花上几个月的时间,调停两个部族之间的矛盾,但当你走了之后,矛盾却依然存在——”
  
      “可是只要合作,他们就能过的更好啊!”
  
      “但如果灭了对方,他们会过得比现在还要好。”罗德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而且,如果你不准备战斗,别人准备了战斗,你就只能完蛋。”
  
      “……”
  
      迦娜默然无语。
  
      欲望是无穷的,而没有文明作为约束的欲望,其血腥程度远超迦娜所能接受的底线。
  
      罗德说的,正是弗雷尔卓德现在所面对的情况。
  
      就是迦娜调停了两个部族,但是在迦娜离开之后,他们依旧会时刻警惕着对方,甚至主动出击,没有人会愿意将和平的希望寄托在敌人上。
  
      艾希是阿瓦罗萨的头领,但她仍旧无力阻止小部族之间为了争夺资源而产生的战斗——即使到了矛盾最激烈的时候,艾希能够做的也只有剧中调和而已。
  
      眼见为实,作为一个和平主义者,迦娜第一次深切地体会到了战争的必要性——此时此刻,迦娜终于清晰地意识到,弗雷尔卓德早晚都会有一战,也需要有一战。
  
      也正是基于弗雷尔卓德的现状,罗德才能趁机构建出一个“地上天国”调动起弗雷尔卓德人的热情。
  
      在这一路上,罗德通过自己的语言和行动,不断暗示着只要弗雷尔卓德统一,这片土地就能够重获生机。
  
      不需要战争,不需要冲突,所有人就能够获得足够维持自己生存的一切物资。
  
      简单的道理和直白的语言在法术的加持下,有了超乎想象的可信度——鱼腹丹书和篝火狐鸣尚可点燃烽火,更何况换一个真真正正的超凡法爷?
  
      两害相较取其轻,在真正了解了弗雷尔卓德的情况后,迦娜再次站在了罗德的身后。
  
      ……………………
  
      这一趟旅行的收获还不止如此。
  
      为了进一步刺激泰达米尔,罗德“不小心”去了一趟泰达米尔的灭族之处——而那片曾经被鲜血浇灌的冰原上此时已是冰消雪融,土地肥沃异常。
  
      几个临近的部族过来捡了便宜,他们正趁着春沐日后播种,言语之中似乎对这片土地的肥沃感到非常愉快。
  
      而罗德这时候才“恍然大悟”,然后“诚挚道歉”,虽然态度做足了,但个中滋味也只有泰达米尔自己知道。
  
      这将泰达米尔刺激得不轻——而在罗德面前,他忍住了。
  
      对于这个结果,罗德非常满意。
  
      现在的泰达米尔还没有学会欺骗,但至少学会了隐瞒,罗德敢确信他此时怒火正盛,但这一次他并没有抡起大刀直接杀了那些在自己亲人血肉浇灌的土地上种植的人。
  
      因为这会让罗德认为自己不可教——泰达米尔如是想到——罗德是自己复仇最大的依仗。
  
      这正是罗德所需要的。
  
      仇恨的弹簧越是压缩,反弹起来的力量就越大,罗德不愿意自己挑起战端,那就让泰达米尔来最好了。
  
      毕竟……身怀仇恨之人,再怎么偏激也都有情可原嘛!
  
      罗德播撒了种子,迦娜坚定了信念,泰达米尔收获了仇恨,奥拉夫挑战了不一样的敌人——当重归拉尔克罗尔后,罗德满意地发现,阿瓦罗萨本部之中关于统一弗雷尔卓德的声音不仅没有平息,反而愈演愈烈。
  
      虽然艾希尽力安抚民众,但她画饼的手段陷入不比得罗德,民众对她的话甚至产生了一些不认可。
  
      没办法,罗德是在吹牛,而艾希则是在说实话——在狂热的民众面前,前者虽然是假话,但无疑更加顺耳。
  
      尤其是当罗德归来之后,这股气势终于压制不住了。
  
      在罗德的蛊惑下,甚至有狂热的部族表示“愿意献出自己的粮食和物资,并且身先士卒”。
  
      面对这种情况,艾希终于不得已将弗雷尔卓德的统一提上了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