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爷的英雄联盟第三百四十七章 瑞兹的真实目的,法爷的英雄联盟第347章 瑞兹的真实目的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法爷的英雄联盟 > 第三百四十七章 瑞兹的真实目的
当罗德拒绝的话出口之后,瑞兹虽然早有所准备,但却仍然不可避免地感到了沮丧。
  
  身为守护者,瑞兹对自己所承担的责任真是再清楚不过了——如果真的可以放下一切,成为一个普通人,瑞兹绝对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瑞兹放不下。
  
  大家都不傻,瑞兹也知道,是个正常人就不可能答应自己的条件,守护者名头好大,可是除了名头和责任之外,其实什么都没有。
  
  基础符文那么厉害,守护者也不还是不能用?
  
  这简直就是用自己人生的一切,去换一个专有称号和一堆无法使用的任务物品,谁换谁傻。
  
  就在罗德很忐忑、生怕瑞兹恼羞成怒后,打定主意赶鸭子上架的时候,瑞兹换了一个方案。
  
  “如果可以的话,你愿不愿意帮我几个忙——就当作是刚刚那些信息的代价了。”
  
  成了!
  
  罗德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了,自己被瑞兹套路了。
  
  现在,罗德敢保证,瑞兹这货一开始就没有真的指望自己乖乖接班,那不过是漫天要价而已!
  
  恐怕瑞兹接下来的话,才是他真正想要的吧?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你们玩战术的心都脏!
  
  于是,当瑞兹刚想说自己的目的时,罗德果断捂住了耳朵,开始大声嚷嚷了起来。
  
  “不听不听,你是守护者,这都是你应该做的,我不需要为此付出代价!”
  
  这一次,瑞兹目瞪口呆。
  
  瑞兹不知道自己成为守护者已经多少年了——但他可以肯定的是,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可更让瑞兹尴尬的是,罗德说的真的是大实话——守护者是不能强迫别人的。
  
  瑞兹可以为了符文的安全,杀死某人;但他没有办法强迫别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如果罗德摆明了不配合,瑞兹真的拿他没什么办法。
  
  说白了,罗德的帮助不是充要条件,瑞兹不能采取暴力。
  
  不做就死?
  
  如果瑞兹这么做了,那就意味着他在超出守护者的行动界限,那样的话,他距离堕落就不远了……
  
  就在瑞兹尴尬的时候,罗德放下了手,哈哈大笑。
  
  “别紧张嘛,开个玩笑而已——守护者这玩意本来就够麻烦了,如果不经常让自己放松一些,那岂不是痛苦得很?说吧,你需要我做什么?”
  
  建立尴尬-主动退步,连消带打之后,罗德现在掌握了谈话的主动权。
  
  如果之前瑞兹提出了什么比较困难的事情,罗德想要拒绝也很难——但是现在瑞兹再开口,他很难提出超出罗德能力的要求了。
  
  没错,虽然在默默腹诽瑞兹“玩战术的心都脏”,但这个忙罗德还是要帮的。
  
  原因很简单——瑞兹给出的消息值这个价。
  
  关于基础符文和星灵们的秘辛,任何一条对罗德来说都价值千金,之前罗德还一直在疑惑,为什么星灵们对自己的态度如此的“和蔼”,现在看来,八成是因为他们不希望自己走上过去福光岛的道路。
  
  而对于迦娜来说,升星成神既是帮助,也是限制。
  
  想想看,如果一个凡人的身边有一个星灵,那是不是意味着星灵会成为二者之间的主导者?
  
  福光岛能够触摸到基础符文的边缘,花费的时间是以“代”论的,数代人的艰辛才有了福光岛的辉煌。
  
  罗德只有独身一人,即使再天资卓越,想要真正利用起基础符文的力量,那也几乎不可能。
  
  如果迦娜不是星灵,罗德很可能走上福光岛的老路;而现在迦娜已经成为了星灵,罗德更大的可能应该是接受符文-接受世界符文。
  
  而一旦接受了世界符文,罗德就断掉了那条福光岛上法师们走过的、研究基础符文和符文法则的路。
  
  因为世界符文意味着世界规则,意味着责任。
  
  只要后来罗德接收了某一枚世界符文,那罗德就算对符文法则了解得再怎么透彻,也没法像是以前福光岛的法师一样,使用特殊的途径去抽取基础符文的力量以为己用了——到时候世界符文会限制罗德的行动。
  
  (就像是巨神们戴在索尔头上的王冠一样,世界符文就是瓦罗兰戴在星灵们头上的王冠,拥有世界符文的人,必须履行自己的职责,否则就是对符文法则的破坏。)
  
  福光岛上的研究,最可怕的在于一旦他们成功了,符文的力量将会被每一个人利用,而如果罗德真正接受了世界符文,那这种力量只会属于罗德一个,到时候星灵就和罗德是“自己人”了。
  
  这样一来,整个的过程之中,罗德和星灵没有半分的不愉快,但却偏偏被消除了一个选择。
  
  要不是娜迦卡波洛斯实在难以对付,罗德不得不湮灭符文,恐怕到现在,罗德真的会走上星灵们预想的那条路。
  
  实际上,罗德的猜测很对——对于罗德这个异数,月亮星灵制定了一个长远的计划,让罗德逐渐成为“自己人”。
  
  到了计划的最后,罗德未尝不能以凡人之躯升星成神。
  
  可惜,因为维克兹的突袭,月亮星灵不得不陷入沉睡,计划被迫搁浅——而现在还活跃的太阳星灵本身就是一个不怎么擅长计划的家伙,他更喜欢高高在上地发号施令,以力量作为推行命令的手段。
  
  只不过因为恕瑞玛最近不太安分的原因,太阳星灵还没有功夫注意罗德。
  
  正是因为想清了这一切,罗德才对瑞兹更加感激。
  
  毕竟瑞兹是罗德在湮灭了符文之后,为他扫除后顾之忧的人,如果真的有所需要,罗德不介意帮瑞兹一把。
  
  嗯,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
  
  而另一边,瑞兹看着自己面前笑嘻嘻的罗德,轻轻叹了口气。
  
  “实际上,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和基兰走到一起,存在于时间之外是危险的,也是非常具有破坏性的……”
  
  “放心吧。”罗德摆了摆手,“我对于加入时间流没啥想法,之所以鼓捣时之砂,就是希望能够找到点别的手段——被符文法则排斥的情况下,我需要有些自保能力。”
  
  “那就好。”瑞兹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还有另外一件事就是,我希望你在弗雷尔卓德事情结束之后,来一趟恕瑞玛。”
  
  “恕瑞玛?”
  
  “没错——恕瑞玛的事情已经不能再撑下去了。”
  
  “虚空?”
  
  “是的,这一次我自己甚至都不敢保证能够成功……”
  
  “麻烦。”
  
  “所以我给你准备了一点小小的帮助——关于时间的力量,如果你真的感兴趣,可以去寻找传说之中的班德尔城。”
  
  “如果你说的的确有用,我可以帮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