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爷的英雄联盟第八百七十九章 易惑,法爷的英雄联盟第879章 易惑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法爷的英雄联盟 > 第八百七十九章 易惑

第八百七十九章 易惑

    罗德已经发现了易大师所面对问题的关键点。
  
      本来稳稳的无极剑道符文,因为易大师的突破而有了成为剑道符文的趋势,而世界符文是现在的易大师还承受不起的。
  
      想要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易大师放弃对于剑道的突破但这不可能。
  
      于是,问题就来到了一个死结。
  
      突破凝结世界符文易大师承受不住;不突破剑道放弃易大师无法接受。
  
      那么,有没有一个办法可以让易大师在剑道一途上继续突破,但却不凝结世界符文呢?
  
      有。
  
      如果说无极剑道突破之后,会成为剑道,那么,易大师其实可以给主动地给自己的剑装上剑鞘,将无极剑道专职为艾欧尼亚之剑。
  
      从符文法则的层次上说,无极剑道和艾欧尼亚之剑都属于剑道之下,也只能算作是次级符文。
  
      但在剑道突破的角度上将,艾欧尼亚之剑和剑道本身已经是同一层次的了,唯一妨碍艾欧尼亚之剑成为世界符文的,只有这把剑的目的性。
  
      罗德是在迦娜身上得到的启示别忘了,迦娜拥有的次级符文中,有一枚叫做祖安守护。
  
      而这枚次级符文和真正的守护相比,最大的限制就在对象和威力上
  
      说话间,罗德拿出了自己的破败王者之刃,然后缓缓地为这把剑套上了一把剑鞘。
  
      “既然要坚持自己的剑道。”将破败王者之刃的锋芒完全遮蔽了起来之后,罗德看向了易大师,“那就不要在剑术剑道本身上为自己做限制,你所需要控制的,只有你拔剑的原因。”
  
      “拔剑的原因?”
  
      “没错在每一次有拔剑的冲动之前,询问自己一句,何以为战。”
  
      “”
  
      易大师深深吸了一口气。
  
      罗德说的话听起来简单,但却正是易大师始终在逃避着的地方诺克萨斯入侵之中,虽然最后胜利的是艾欧尼亚,但战争给易大师带来的创伤实在是太深刻了。
  
      对于易大师来说,剑道已经成为了一种防止自己沉浸在伤痛之中的手段。
  
      这种手段很管用,但却让易大师渐渐地忽略了自己拔剑的理由。
  
      在勤练之下,易大师的剑术固然突飞猛进,但在失去了拔剑理由的限制之后,他和符文法则的共鸣越来越强烈,以至于出现了现在的情况。
  
      而如今,罗德的一句何以为战却如当头棒喝一般,敲醒了易大师。
  
      自己面对的困难,制造者不就是自己么?
  
      自己所担心的失去自我,产生的原因不就是自己一直都在试图通过遗忘来逃避么?
  
      自己恐惧着失去自己,但这一切最开始不就是因为自己在刻意地压制着自己吗?
  
      这一刻,易大师打开了自己的心房。
  
      两行清泪从目镜下缓缓流出,虽然没有出声,但易大师哭的撕心裂肺。
  
      时间仿佛回到了普雷希典之战后,易大师在胜利后看着战场上无极剑道所有弟子尸体的时候。
  
      那是自己朝夕相处的兄弟姐妹啊!
  
      在无极剑派的时候,易和他们是真真正正一起长大的训练的时候一起被师傅们教导,捣蛋之后一起被师傅们惩罚,几十个人从孩提时代的晏晏无猜,到少年时代的张扬骄傲,再到青年时代的意气风发、战场之上的并肩同袍
  
      然而,就在普雷希典之战,最后的突袭开始之前,易大师眼睁睁看着他们一个一个地倒在诺克萨斯人的围攻之下,他的痛苦又怎么能够用语言轻轻松松地描述?!
  
      易大师不想和他们一样去直接杀入敌阵吗?
  
      想!怎么不想!
  
      在当时,诺克萨斯人炫耀着从无极剑派长老们手中夺下来的佩剑,并声称要用它们来处决那些被俘的艾欧尼亚游击队,易大师也几乎无法压制自己心中的怒火。
  
      带着七孔目镜的易大师比谁都先认出了这些佩剑!
  
      尤其是那把崧格诺长老的佩剑崧格诺长老时易大师的亲传师傅,一个古板的老头,每次他布置任务的时候,挥剑一百次就是一百次,没有到一百次,不管你九十九次还是一次,都要受罚。
  
      易大师在无极剑派的时候,第一次受罚就是崧格诺主持的,那一次易大师因为同伴的嘲笑而挥拳,然后两个人都被崧格诺伐去挑水。
  
      当时易大师还是个孩子,瘦瘦小小的而那个被他揍得鼻青脸肿的倒霉孩子还不如他,两个小家伙单独自己根本拎不起沉重的铁水桶。
  
      在几乎一夜的尝试之中,两个孩子从最开始的互相不对付,最后变成了配合默契的朋友,易大师第一次收获了友谊。
  
      直到现在,易大师还记得崧格诺看到水缸装满了水之后满意的表情和他摸着自己脑袋时说的话。
  
      “愤怒会带来冲动所以不要让这种冲动遮蔽了你的双眼,卢卡并没有任何的恶意,不是吗?”
  
      而在易大师说要打破剑派陈旧的规矩,要下山对付诺克萨斯人的时候,嘴上说着不要因为愤怒而冲动的崧格诺却是第一个支持他的长老。
  
      “为了艾欧尼亚。”
  
      这是那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和易说的最后一句话。
  
      而再次得到崧格诺长老的消息时,易大师见到的是他视若第二生命的佩剑,当时正被一个诺克萨斯的无名之辈拿在了手里,作为刑具处死艾欧尼亚人。
  
      “我们会胜利的,对吧?”
  
      这是当时卢卡询问易大师的话就在易大师点头之后,这个精于挑衅和嘲讽的另类无极剑客也和战友们一起,主动冲入了诺克萨斯人精心布置的防线之中
  
      收敛尸体的时候,易大师看见卢卡抢到了崧格诺的佩剑。
  
      无极剑客们谨遵无极之道,时刻压制着的冲动,但在普雷希典之战,他们却释放了自己所有的怒火。
  
      正是他们的无尽愤怒,击溃了诺克萨斯人的第一道防线,也让斯维因以为艾欧尼亚人失去了理智而实际上,这些剑客们在愤怒的同时却很清楚,自己的任务就是在释放了所有的愤怒之后,拉着足够多的诺克萨斯人去死,只有自己的牺牲,才能骗过斯维因,才能为真正的突袭队争取那关键性的机会!
  
      自那以后,无极剑派除易大师之外所有人以身殉道。
  
      也是自那之后,易大师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剑道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