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爷的英雄联盟第九百一十三章 塞拉斯同志,法爷的英雄联盟第913章 塞拉斯同志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法爷的英雄联盟 > 第九百一十三章 塞拉斯同志

第九百一十三章 塞拉斯同志

    看着自信满满的罗德,塞拉斯心里出现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窃取别人的符文能量并非毫无代价,符文的意志会直接冲击塞拉斯的精神——塞拉斯当时被德玛西亚通缉,就是因为他不小心窃取到了他无法抵御的力量,精神冲击下失去了意识,造成了严重的杀伤。
  
      在那之后,禁魔监狱之中的塞拉斯一直在锻炼着自己的意志,他不希望这种悲剧再来一次。
  
      而勤练也带来了收获——面对着那个自称磐石的家伙,虽然他的力量也让塞拉斯一度将自己真的当成了石头,但最终他还是控制了那种力量,在最后时刻完成了反杀。
  
      但是,即使在面对赞提亚的时候,塞拉斯都没有遭受过这么严重的精神冲击——萨弗隆烈焰符文的意志在次级符文之中即使不算数一数二,也得是名列前茅。
  
      在接触到安妮的瞬间,来自某位炎魔之王那狂暴、霸气、想要焚尽一切的意志让塞拉斯产生了灵魂的战栗,虽然这还不足以将他的意志摧毁,但也很说明问题了。
  
      面对着这种未知身份的人,塞拉斯下意识的反应就是确定他们是不是搜魔人或者光照会的家伙——但下一刻,就在罗德说自己不是光照会、曾经伪装为光照会之后,塞拉斯就意识到自己犯蠢了。
  
      如果面前的人真的是德玛西亚官方的人,那这个自称是安妮的小姑娘又怎么会愿意主动切断自己与她的接触?
  
      塞拉斯敢说,如果任由那个咆哮着“让火焰净化一切”的声音在自己脑海中嚎上一会,自己绝对会意识模糊,到时候要杀要剐岂不是悉听尊便?
  
      “那你们到底是谁?”塞拉斯稍微松了口气,但还是不敢解除戒备,“如果你们来自诺克萨斯,那恐怕你们打错了算盘了……”
  
      “我也并非来自于诺克萨斯。”罗德摇了摇头,否认了塞拉斯的猜测,“相反,我和诺克萨斯人的关系一直不怎么样——实际上,我来自祖安,双城之一的祖安,听说过吗?”
  
      “祖安?”塞拉斯眼睛似乎亮了一下,“就是那个掀起了平民革命、赶走了炼金男爵、与皮尔特沃夫站到了平等地位的祖安?”
  
      “……是的。”看见塞拉斯这么激动,罗德有些意外地眨了眨眼睛,“你居然会知道祖安——我以为你们德玛西亚人对外界一点都不关心呢。”
  
      “怎么会!”塞拉斯攥紧了拳头,“在监狱之中,我被禁止绝大部分的活动,阅读是我唯一可以进行的事情——《双城怒涛·愿清风指引你的道路》这本书我读过不下二十遍!”
  
      《双城怒涛·愿清风指引你的道路》?
  
      这是什么玩意?
  
      罗德一脸懵逼的看着塞拉斯——作为一个“祖安人”,罗德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本书。
  
      “凯里姆写的那本?”就在罗德傻眼的时候,安妮忽然开口,“讲述了祖安大革命之中,三个家庭的故事的一本小说,皮城日报出版社出版的,是一本畅销书——”
  
      “没错!”塞拉斯双眼放光,“在那场巨大的革命之中,祖安重新焕发出了生机,而迪巴尔多也完成了自我救赎,在新的双城之中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位置……在监狱的日子里,我一直期待着德玛西亚的革命,我希望德玛西亚能够和祖安一样,打破那贵族的枷锁,祖安是祖安人的祖安,德玛西亚是德玛西亚人的德玛西亚!”
  
      ……………………
  
      罗德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遇见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同志……
  
      塞拉斯这货居然是一个相当激进的革命者你敢信?!
  
      因为罗德造成的一系列蝴蝶效应,塞拉斯没有认识拉克丝——而在禁魔监狱之中,他将绝大部分的时间都花在了阅读上。
  
      德玛西亚对于作品是有所管制的,在监狱里理论上是不能得到书籍的,所以帮助塞拉斯打发时间的是一些盗版的小说,那本《双城怒涛·愿清风指引你的道路》就是他最大的收获。
  
      那是皮尔特沃夫特约记者凯里姆·多拉尔斯的作品,他是双城大革命期间为数不多的战地记者,他采访了下祖安的无产者、上祖安的情报贩子、皮城的各色人士,然后将得到的故事加以艺术加工,以三个家庭为线索,完成了这部数十万中的长篇巨著。
  
      这本小说为读者展现了一个完整而入立体的双城凯里姆没有偏向祖安或者皮城,而是客观地将双城带有自己特色烙印的故事串联了起来,下祖安有在肮脏的街道里谩骂着敲诈老人的黑帮,但也有喜欢仰望天空的迪巴尔多;上祖安有被丢出赌场的烂赌鬼,但也有每天工作15小时为了自己儿子筹集皮城学校学费的父亲;皮城有为了利益结成联盟在关键时刻哄抬物价的奸商,但也有因为善良而选择藏匿祖安偷渡者的旅店老板……
  
      在双城共同体成立一周年的时候,这本书正式出版,然后大获成功——而其中的某一本盗版则是在阴错阳差之中,来到了塞拉斯的手里。
  
      对于本身没有什么太多文化的塞拉斯来说,这本书简直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一直以来,塞拉斯都因为自己特殊的身份而感到困惑和难过,身为一个法师,在传统意义上塞拉斯应该是一个邪恶的家伙。
  
      但邪不邪恶塞拉斯自己不知道么?
  
      在小时候,塞拉斯将这种认知视为一种误会——但当他张大了之后,他终于意识到,这是一种可怕的偏见。
  
      会产生这个问题的核心在于德玛西亚对于法术、对于施法者特殊的偏见!
  
      如何面对这种偏见?
  
      对于塞拉斯来说,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而这本小说却为他指出了一个他从来都没有想过的方向。
  
      我们去抗争,去革命,去告诉所有德玛西亚人,你们是错的,法师和法术并非天生邪恶的!
  
      虽然被捕入狱,但塞拉斯可从来没有想过背叛德玛西亚——在他看来,德玛西亚现在病了,而自己要做的就是治好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