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魔笑球道第236章草莽乐队,神魔笑球道第236章草莽乐队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神魔笑球道 > 第236章草莽乐队

第236章草莽乐队

轨迹虽小变,但夜总会在芙城还暂未诞生,三人是有点土包子,站门外~画面很像旧社会的凄苦儿童在憎恨着进出的土豪劣绅。
  
  走至大门,迎宾四个,很有礼貌的招呼着他们:“欢迎光临。”旁边竖了几旗牌,上面各书今晚乐队或歌手名号。
  
  最初的夜总会,这种明面公开娱乐场所,它是纯洁滴,真是个喝茶饮酒听歌交流文艺的地方,龟公老鸨子,也就是以后的经理人或妈咪,尚在生产线中,大姐小姐,也有待量产。
  
  那种,其实各地也有,而且是数年前就已问世,一般称洞洞舞厅和地下舞厅,也属合法经营,是成年人都心照不宣,喻为只有不正经人才会去的地方。
  
  它背负过一些心酸里程,九零后很多下岗女工就栖身在那,属于低档消费地。
  
  跳一曲,任你施展龙爪手和金手指,曲完随你给,一般不低于两块,她们为了挣钱,邀你照顾生意时会做自我特色简介,口中的直率露骨表达,能把面薄童子给羞得落草为寇,不对,落荒而逃,大部分的她们其实是为了养孩子,辛酸的背后,低贱与圣洁交织。
  
  …
  
  小见让二花两个去远处一小食店等着,称自己有个事要办,他刚刚瞄到一牌子上写着草莽乐队,主唱娜娜,嗯,应该是它吧,人都出来了?
  
  迎宾都很年轻,小见卖嘴甜:“姐姐,那个草莽乐队今天也表演吗?”
  
  迎宾甲:“是啊,你是娜娜的歌迷吗?”
  
  真放出来了?有点意思嘿,“不是,我今天从外地来的,我是她表叔,他们啥时候表演完啊?”
  
  (°Д°#)
  
  几女脑补:人小辈份大。
  
  迎宾乙:“他们每天都唱开头三首,”看下表,“音乐已经在响了,你如果找她,在旁边侧门等十来分钟就行。”
  
  “这么快下班?”小见挺意外,估莫也就八点钟吧!
  
  迎宾乙捂嘴一笑:“又没工资,换我每天最多来唱一首。”
  
  迎宾丙接嘴:“就是,也只他们几个傻不愣登的甘愿被剥削,每天就分几朵花儿钱。”
  
  迎宾甲:“谁让他们底子不干净呢,老板可不是个省油灯。”
  
  迎宾丁:“咱们如果每带一位客人入座也有抽成,那就好了。”
  
  好嘛..这是聊上了。
  
  小见齐步走,天涯…何处无八婆,咱远离,侧门滴干活。
  
  招手叫来二花,讲了下情况,让她们远观,万一唬不住对方,对方若扯旗叫人,那你们就报警。
  
  二花:“过去了就算了吧,咱们在外地,强龙不压地头蛇。”
  
  小见:“不行,我至少得知道背后到底有哪些人使过坏。”
  
  “那好吧,你小心点,没必要就别动手。”
  
  ..
  
  过了会,侧门内,也就是往后称的员工通道,大楼边转出四男一女,其中只瘦子背着一个吉他盒,仍一水儿的烂裤子,上面吊些个布带须子,筋筋绊绊。
  
  小见正藏侧门外面楼边,定晴一看,没错是他们,正点子露面了。
  
  继续偷瞄,小见挺佩服,仨小弟身上还带伤呢,这特么都坚持出勤,热爱音乐之情操,不假。
  
  五人说着话跨出了门,小见闪身亮相。
  
  “是你…”阴老大阴冷蛇眼变炽热虎眼,仿欲择人而噬。
  
  小见乐了,对方这表情语气,简直和电视剧情节一个样,你能不能有点创义,“不是我!”
  
  四男愣了下,接着一下子便齐齐迎往小见,“把石头还我,否则…..”
  
  “嘁…”小见淡淡一笑,“既然你都说过同道什么的,那你认为在这开阔地方,你们会有胜算?想打就来,这次让你们先出手。”
  
  阴老大眼角一抽,以对方武力而言,只要不被限制住移动,他们还真打不过,只会被各个击破,除非再叫几个人来。
  
  “另外,跟你说下吧,我出去靠的是军区关系,所以,你别动歪脑子。”这是唬字诀。
  
  三小弟等着老大下令,阴老大思考着利弊,女子亦跟来,应该是那个娜娜,看样子有二十没?小有姿色,小见点了一评。
  
  “我来找你们是想问…”
  
  “我们不可能泄露的,说了那是坏规矩,何况,你应该知道对方是官场的人,我们也惹不起,你把石头还我,咱们今晚当没见过。”
  
  “石头放在酒店呢。”
  
  “你…”
  
  小见打断:“叔叔,你知道那石头是干嘛用的吗?要不,我来告诉你?”
  
  阴老大咬牙:“师门所传,你…你知道用处?”
  
  旁边三男一女懵懵的,没怎么懂,娜娜:“小舅,你们到底说什么呢?”
  
  阴老大看眼外甥女,未作声。
  
  小见一想,换个思路,“叔叔,你同门中的人,有讲过灌灵和五行灵石吗?”
  
  阴老大眉头深皱,自己练功不勤奋,也不怎么爱打听,听师父讲的见闻相对不多,这小鬼看来确是古传中的高人了,所讲知识咱不懂,当下缓摇一头。
  
  旁几人脸已揪,老大和小鬼还是水蓝人么?为毛咱们这些经过九年制义务教育的人,听不懂他们说话呢?道上新出的切口?暗语?
  
  见对方受唬,“要不这样,咱们找个地方坐坐,我给你说说,若说不通你,明天,你来酒店,石头还你就是。”
  
  “当真?”
  
  “叔叔,你觉得我长相不诚实么?”
  
  “行,那…,去前面咱们平时常去的宵夜摊子。”
  
  “好吧叔叔,是…..你们请客吧?”
  
  草莽几人当时就尴尬了,脸犯抽抽。
  
  “……,那当然。”阴老大对于小见诚不诚实不下妄语,但他能确定,小鬼是洋葱脸,皮厚。
  
  小见开喊:“二花小燕姐,来,叔叔请吃宵夜。”
  
  吃东西还请外援?几人想弹出中指。
  
  …
  
  路上。
  
  “二花姐,等下回酒店你给高伯伯打个电话,就说我和这边已经没事了,让他谢谢魔都的刘伯伯,请刘伯伯别派人来,以免影响到几位叔叔姐姐的工作。”
  
  “知道了。”二花配合着又放一唬字诀。
  
  “……”草莽几人极度不爽,这小鬼竟正大光明的当面威胁。
  
  走了几分钟,转过大街,旁边一弄堂口,有几地摊。
  
  小见与阴老大单坐一桌,其余六人共霸一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