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不朽第九百章 上吊寡妇,鬼不朽第900章 上吊寡妇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鬼不朽 > 第九百章 上吊寡妇

第九百章 上吊寡妇


      在老爷子和马道长的解释中,我和徐飞都恍然悔悟。
  
      好家伙,还是两个老家伙眼光毒辣,一眼就看中了要害。
  
      我和徐飞这一次,完全就是运气爆棚,捡了一个大便宜,做了这胡家的出马弟子,胡家的代言人。
  
      想到这这里,我和徐飞不由的对视了一眼,同时只听徐飞对我开口道:“秦越,那以后咱们可就可以在这山中横着走了是不?”
  
      徐飞露出一脸的惊容,还有些不敢相信的样子。
  
      我也是露出一丝苦笑,就在十几分钟前,我也还抱怨呢!
  
      可现在,却感觉自己捡了一个大便宜,身在福中不知福。
  
      微微的一点头:“我想应该是这样,我俩的手腕儿上不是已经被做了标记了吗!我想这就是给我俩打的标签,以后秦岭的胡家,都可以说是我们自己人了!”
  
      我对着徐飞幸喜的开口,完全压抑不住内心的激动。
  
      老爷子和马道长,也在一旁“呵呵”的笑。对于这事儿,他们完全就是千万个同意。
  
      这是好事儿,并不是坏事儿。以后我们只需要好生供奉这胡家,不可随意伤害山中胡家便可。
  
      但我们得到的,却是更多。不仅可以借助胡家的力量保护一方平安,而且我们也有了靠山,在这个刀口舔血的行当和江湖中,谁的道行高,谁就可能笑到最后。
  
      有了胡家做后盾,就算遇到了厉害的脏东西,我们也都可以直接面对,不用畏首畏尾行事,而这就是底气。
  
      我们四人一边闲聊,一边往山外走,同时询问作为胡家出马,有没有什么禁忌或者忌讳啥的。
  
      时间匆匆而逝,没过多久便已经出了后山,来到了火葬场门口。
  
      现在已经很晚了,大家也都没有过多的闲聊。
  
      打了一声招呼,便各自回到了家中。
  
      老爷子说我今晚拜了胡家,说以后咱们家的香案上,就必须供奉这个老胡家的灵牌。
  
      对于这一点,我也没有任何意见。怎么说我现在也是胡家弟子,给山中狐仙们上供上香,这到也无所谓。
  
      于是我和老爷子连夜做了一面灵位,上面用朱砂写着:“狐位。”
  
      就这么二个字,但这二个字却已经足够了,完全可以表达我供奉的意思。
  
      做好了灵位,上了香烛,这才去洗漱睡觉。
  
      等到了第二天,老爷子、马道长、徐飞、我,都买了水果等去山姥姥庙。
  
      因为山姥姥派的人已经到了,现在得去给山姥姥招呼一声,算是还愿。
  
      同时,胡三夫妻也在山姥姥庙附近驻扎。我们过去打声招呼,也算是合情合理。
  
      这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来到山姥姥庙的时候,这里依旧冷清,也没有人来。
  
      我们在这里上香的时候,不远处的灌木响动。随即便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小狐狸月小溪。
  
      我们和小狐狸也算很熟悉了,彼此打了招呼,还闲聊了一会儿。
  
      本打算让小狐狸去我家坐坐,可是小狐狸却嘟着嘴。
  
      说她姑姑不准她离开这里,要不然就把她送会“狐山”去。
  
      所以小狐狸现目前,是不被允许随意离开这山姥姥庙的。她的活动范围,也只不过在这山姥姥庙周围。
  
      至于老狐狸胡三夫妻,则也在这山姥姥庙四周,不过这会儿并没有出现。
  
      这样的老狐狸,成精多年一般情况下,也不会轻易露脸。
  
      祭拜完了山姥姥,我们在和小狐狸道别之后,也就回到铺子,继续过着以往看铺子卖香烛的生活。
  
      本以为可以安静的休息几天,慵懒的晒几天太阳。
  
      可是这事儿不过一个星期,又一桩棘手的麻烦,却的找上门了。
  
      当时是下午三点左右,我还躺在屋子睡大觉。
  
      正当我睡得正香的时候,老爷子却忽然冲进了屋里,同时急匆匆的对我开口都:“小越起床了,有活儿干了!”
  
      老爷子一声低吼,直接将我从梦中惊醒。
  
      我睡得是迷迷糊糊,睡意正浓,裹了裹被子,随即懒洋洋的开口道:“我说爷爷,啥活儿啊!等我再睡会儿!”
  
      老爷子却是眉头一挑:“你看看这都几点了?快起来,隔壁村吊死一寡妇,好似还出了些麻烦,你和我这就过去看看!”
  
      听还真是正事儿,我这才晃晃悠悠的起了床,同时继续询问:“爷爷,什么个情况?”
  
      老爷子也不废话,一边说明情况,一边催促我快点。
  
      听老爷子解释,我也有了一个秦楚的认识。
  
      话说在我睡午觉的时候,老爷子接到一个电话,来电的是隔壁村的村长周老。
  
      因为老爷子名声在外,十里村的人都知道老爷子这么一号人物。
  
      也知道老爷子是我们附近最有名望的白事儿先生,收尸下敛,法事道场,一般遇到解决不了的事儿,找我家爷爷,准是没问题的。
  
      而且我老爷子向来都是先办事儿,后收费,价格公道。
  
      因此,我们铺子和我家老爷子,在这十里村的,都是有好名声。
  
      而这一次,隔壁村就是出了解决不了的事儿,所以村长周老就找到了老爷子。
  
      隔壁村有一寡妇,名叫向琴琴,今年二十五,长得那叫一个如花似玉,村里的汉子都惦记这寡妇。
  
      而这寡妇的俏名声,就算是我,也都有所耳闻。
  
      因为这向琴琴在我们这儿,在几年前也算是新闻人物。
  
      向琴琴十七出嫁,出嫁当天,她肺痨鬼丈夫便死在了床上。
  
      结果第二天便开始披麻戴孝,开始守活寡。
  
      这事儿当时传得很开,很多人茶余饭后都在谈起这事儿,所以我有所耳闻。
  
      虽然现在是社会体制已经很健全了,可是我们这偏远的山区,而且隔壁村更是鸟不拉屎的小村落里,依旧还有很多封建传统的习俗。
  
      这十七岁的向琴琴,就算没有领取结婚证,但只要在村子里办了婚宴,拜了天地,那就注定是男方家的人,而且男方也不允许她再嫁。
  
      结果就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俏寡妇,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年才二十五的她,竟上吊s了。
  
      而且听老爷子那说话的意思,这上吊s后的俏寡妇,还有些不甘心的意思。
  
      这尸体都在屋里停天了,竟然还不能下葬。
  
      不仅如此,向琴琴的婆婆更是在昨天,也就是向琴琴头七的时候在家里突然暴毙。
  
      隔壁村现在都已经炸开了锅,说这向琴琴肯定死得冤,有冤屈,这是要回来杀人报仇。
  
      生前她婆婆就n向琴琴,所以第一个就杀了她婆婆。
  
      现在尸体还不能下葬,恐怕这向琴琴还会继续杀人。
  
      因此,整个村子已经完全笼罩在了恐怖的气愤之中。
  
      作为村长的周老,自然不能坐视不理,于是就给方圆十里最有名望的老爷子打来了电话,希望老爷子出马,去他们村子走上一遭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