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合六虚第一零八章 布离,剑合六虚第108章 布离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剑合六虚 > 第一零八章 布离

第一零八章 布离


      丁易暗暗看了一眼立于树木之上的特使。
  
      此人依旧静立不动,陷入睡眠之中。若不细细相看,根本无法发现其存在痕迹。
  
      “不妨出一趟门,趁此试探一番此人到底处于何等状态!”
  
      二人上了马车,相对而坐。
  
      看着眼前的疤脸大汉,薛病心中升起一种微妙的感觉,仿佛眼前之人与她极为相熟一般。
  
      他的身形相貌,他的细微举止,落入眼中,皆是似曾相识。
  
      “这是怎么回事?”
  
      想起在城门之时,心有灵犀般的感应,她不免有些讶然。
  
      与陆小凤不过是第一次见面,怎的便会有此反应?莫非真如戏文中所说,有前世相识相知,后世因缘相会?
  
      薛暗暗打量眼前之人,细细看来,此人五官长的倒也不算凶悍,脸上的这刀疤看似突兀,却恰恰增添了几分邪异的魅力。加上他的武功手段,放眼周国境内,亦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人物。
  
      “其实长的倒也算不赖,就是说话粗鲁了些。”
  
      薛没由来的生出这个念头,不由得脸色微红,赶忙低下头来。
  
      马车内一阵安静,唯有老郑头那挥鞭控制之声传来。
  
      丁易闭目养神,并未发现薛的异状。
  
      他不知自己十分之一的同步神念太过强大,已然引发薛身上的种种变化,让其产生了误会。
  
      他此时暗暗感受城墙之内的同步神念,所传回的信息庞大、驳杂,虽有些眼熟,却一时之间想不起在何处见过,让他有些难以理解。
  
      一路下来,不要说从中感悟守之剑法,便是抓住其中的一点信息都是难上加难!
  
      “奇怪,无论是暴雨、微风还是麦浪,一旦有了同步神念,皆能感受到自然之剑法的韵味所在,为何在这城墙之上,连分辨一丝信息都是如此困难。莫非是因为神念受损的缘故?”
  
      他眉头微皱,“还有那种熟悉之感,又是从何而来?”
  
      丁易陡然睁开眼,却见薛弯着腰,双手托着下巴,正眨巴着眼睛,怔怔地看着他出神。
  
      “薛姑娘?”
  
      丁易一开口,立马吓了薛一跳。
  
      “陆大侠,你醒了!”
  
      薛神色瞬间回复自然,“呆会我们要去的地方,江湖中人皆称之为鬼市。”
  
      “鬼市?还真是个奇怪的名字。”
  
      “鬼市由来已久,说起来还是当年的周国太祖所创,目的是为了让对战双方有个缓冲之地,交换彼此所需之物。
  
      鬼之一字,取自人鬼殊途之意,一入鬼市之中,外界所有身份地位尽皆抛却。
  
      因而,鬼市之物真真假假,能否以最低价得到自己想要的,全凭自己眼光。
  
      若是花大钱当了冤大头,亦是不能闹腾,不能寻仇,否则便会被驱逐出境,一生不得再入鬼市。”
  
      丁易心中一动,这鬼市倒是有些古玩行当的规矩,心中起了一些兴趣。
  
      “吁吁”
  
      老郑头一声呵斥之声传来,马车稳当地停了下来。
  
      “薛,到地方了。再往前,马车便不让进了。”
  
      薛掀开车帘子,当先下了车,丁易紧随其后。
  
      以丁易心中所想,鬼市这等地方,应当是在阴暗偏僻的所在,一群各怀目的之人相聚一道,换取自身所需之物,而后匆匆离去。
  
      然而,眼前之地,却是让他眼前一亮。
  
      水光潋滟,薄雾弥漫,唉乃声声,好一幅宁静的渔家景象。
  
      他未曾想,在这临川城之中,竟存有如此风景。
  
      若说此处是侠士大儒的隐居之所,大有人相信。说是鬼市所在,确实让丁易大感讶然。
  
      薛奇异地感到了丁易的想法,微笑道:“当初我第一次来鬼市之时,更多的是想流连于此间风景,对鬼市本身倒是没了兴趣。
  
      到了如今,每每来此,都还是说不清到底是为了景致还是为了鬼市而来。”
  
      丁易点头道:“恐怕与姑娘一般想法的也是不少。”
  
      “呼!”
  
      一叶扁舟悠然到岸,那掌舟之人蓑衣斗笠,脸上带着一幅细眼白面的面具,一脸诡笑之意。
  
      那人做了个邀请的姿势,示意丁易二人上船。
  
      能见到扁舟之人,便已是鬼市的客人。
  
      无论是误打误撞进入此地的生客,还是熟知门道的老客,扁舟皆会接送,只不过所送的地方不同罢了。
  
      薛裙摆微提,轻轻一点,便上了扁舟之上。
  
      丁易踏步之间,已立于薛身侧。
  
      掌舟人递过两个做工精细的面具,上面画的是两张精致的脸谱,看上去栩栩如生,惟妙惟肖。
  
      薛主动接了过来,脸上露出一丝欣喜。
  
      扁舟之上所送面具每趟皆有不同,有些粗陋,有些精致,发放向来没有定数,只看缘分。
  
      此次她二人所得之物,乃是难得的精品,单凭这面具本身,便能在鬼市之中换得不少钱财。
  
      薛将其中一个面具递给丁易,快速地将另外一个面具带好,以掩饰她脸上的异样之色。
  
      丁易看了这面具一眼,缓缓带上。他能从中探知到一丝灵气的存在,显然制作此面具之人的技艺已然达到了近乎道的境地,能够将自身的信念存留于死物之上,绝非常人若能为。
  
      “陆大侠,入鬼市之后,便以面具身份相称,你之面具名为布,我之面具名为离。”
  
      “布、离,这名字倒是有趣。”
  
      丁易微微点了点头,鬼市规矩他一窍不通,一切皆以薛为主。
  
      薛心下暗暗诧异,却也是舒了口气。
  
      她没想到丁易不知道“布”、“离”二人的故事,倒是免去了一桩尴尬。
  
      此二人之事乃是周国民间四大奇说之一。
  
      传说离乃凤鸟,幻化人形游戏人间。
  
      后来碰到了布,一位侠肝义胆,义薄云天之人,却因为所爱之人身死,而发誓终身不娶。
  
      离与布相交甚密,渐渐为布痴情所动。
  
      最终,她下定决心,献祭己身,换回布深爱之人,伴其一生。
  
      可惜,她做出决定之日,亦是她死敌寻仇之时。
  
      最终,布不顾一切,燃烧生命,救下了离。而他,却因此身亡。
  
      布与离虽然从未开口说出“爱”之一字,但在最后,彼此心中都有了对方。
  
      这故事久经流传而不衰,年轻之人喜看二人相聚闯荡的故事,嬉笑怒骂,快意恩仇。而年长之辈,因经历了生离死别,钟情于二人身死之章,回忆苦涩酸甜。
  
      渐渐的,周国便有成语留于后世,唤作“布离不弃”,专门诉说二人之事。
  
      薛深藏面具之下,有些莫名地患得患失起来,布与离相识于偶然,最终虽是真心相爱,却是以悲剧收场。
  
      “这面具同时出现,分别佩戴于我二人身上,莫非有何特别的寓意不成?”
  
      薛的心,乱了。
  
      此时她不过是受丁易同步神念影响,近距离接触之下,方才不由自主地产生亲近之心,一旦二人远离,自会回复正常。
  
      然而,若是时间一久,当这种亲近成为习惯之时,那薛便要当真深陷其中了!
  
      “姑娘,布与离本非同一世界之人,若一开始便保持距离,便不会有欢喜,不会有悲伤,说不得二人都能活出自己的人生,安安稳稳度过余生。”
  
      掌舟人忽然开口说话,声音苍老沙哑,赫然是一位老妪。
  
      薛一惊,鬼市之中的掌舟人向来非聋即哑,以免泄露客人消息。没想到,眼前之人却并非如此!
  
      “哦?婆婆见解倒是不凡,不过布离之所以为布离,便是因为他们的经历,才成就了这段传奇。
  
      若非如此,又与糊里糊涂过完一生的那些升斗小民有何区别?”
  
      掌舟人笑声道:“姑娘年纪尚总期待生命之中能有轰轰烈烈之事发生。却不知,人临老之时,向往的却往往是升斗小民的平淡生活。”
  
      “婆婆的想法虽有道理,却并不代表在下的想法。”
  
      她不确定这掌舟人到底什么来历,轻易之间亦是不去得罪。
  
      掌舟人却是看向丁易,面具之上的细小眼睛说不出的诡异,“这位大侠怎么看?”
  
      丁易心下微微一凛,若不是此人主动泄露气息,他几乎察觉不到此人的不同寻常之处。
  
      “布离之事,本大爷却是不知,亦不知如何评价。不过阁下能够将自身信念留于面具之上,想必对二人之事感触极深,所说之话自也是有极大道理。”
  
      掌舟人摇头道:“大侠的眼力倒是不错,希望你能够在鬼市之中有所收获。”
  
      她说完此话,也便不再言语。
  
      一叶扁舟如同游鱼般陡然加速,刺破淡淡迷雾,向着湖心那隐约可见的小岛而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