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影谍踪第364章 伪 装,魅影谍踪第364章 伪 装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魅影谍踪 > 第364章 伪 装

第364章 伪 装

恭羽并不是非常明白袁泽浩后面那一番话的用意。
  
  常茂荣是佛教的信徒,这和他隐藏的真实身份又有什么关系呢?恭羽百思不得其解,但还是很确定袁泽浩提到这些一定是有他自己的用意。
  
  “他让我去拜拜佛,难道这会有什么发现吗?”
  
  恭羽心中思索着,但最后还是抱着试试看的思想第二天约了常茂荣来到了保定最着名的一座高山上的寺庙参拜烧香。常茂荣并不了解恭羽的用意,一路上目光都透出难以理解般的神色。
  
  “难道这里能够找到破案的线索吗?”
  
  “别想得太多了,我们只是出来放松一下。”
  
  面对常茂荣的询问,恭羽的回答充满轻松。
  
  此时正是每一年的上香旺季,加上这里是保定的名山,故此吸引了不少人踏足于此。恭羽是真正的无神论者,面对佛像立而不跪。她手持香火,只是微微欠身表示了对于神明的基本敬意。身边的常茂荣和恭羽不一样,就像袁泽浩说的,他的确是佛教的信徒。他的礼拜很讲规矩,但却让恭羽感觉到了其中的异样。
  
  他参拜的手法和姿势,与其他的人截然不同。一位学者注意到他的姿势,不禁投来鄙夷和有些厌恶的目光。
  
  “这是怎么回事儿?”
  
  恭羽很想弄清楚,很快接着上厕所的功夫离开了常茂荣的视线。她在人群中找到了那位学者,紧跟着不禁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姐,我们认识?”
  
  “不,不认识。只是有件事情,想要请教您。”
  
  恭羽很客气,她谦恭的态度让这老学者对她的态度也好了许多。
  
  “哦,不用那么客气。有什么事情,您尽管问。”
  
  “我想问问刚刚和我在一起拜佛的那个人,为什么他拜佛的姿势会和其他的人不一样呢?”
  
  “嗯,算是吧。”
  
  “是朋友吗?”
  
  “不是很熟,今天才刚刚见面。您看我也不小了,家里急着催我成婚的。但我对那个人一点儿都不了解,总感觉他有很多我不知道的秘密。刚刚看到您对他礼佛的态度,所以问问您。”
  
  “这样啊……”老人轻轻点头,紧跟着不禁长长松了口气:“姑娘啊,你是好人。但是听我一句劝,这个人你还是离他远一点儿的好。”
  
  “这话怎么说?”
  
  恭羽不仅做出了追问,老人却只是无奈轻叹。
  
  “时间不早了,我还有事,要先走了。记着我的话,姑娘。尽量离他远一点儿,这是忠告。”
  
  老人说完这一句话,立即扬长而去。
  
  恭羽望着老人的背影,目光显得极为深沉。回想起袁泽浩的话,或许恭羽此时才能理解其中的深意……
  
  转眼之间,一天又过去了。
  
  一起走下山的时候,时间已经是黄昏落幕。恭羽和常茂荣分了手,很快就在街边看到了佟掌柜留下的信号。她邀自己见面,而符号的内容则传递了见面的地点。
  
  天阴沉沉的,城郊甄树林里的镜湖旁,佟掌柜孤寂的身影在那里挺立。
  
  恭羽走近她,目光透出深沉。
  
  “我让你调查的事情,已经有结果了吗?”
  
  “是的,已经有结果了。”
  
  “他是什么人?”
  
  从佟掌柜的目光中,恭羽已经感觉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那个常茂荣,不是中国人,他是日本人。”
  
  “日本人?!?”
  
  恭羽一惊的瞬间,脑海中也刹那间回想起了在礼拜神佛的寺庙中那老学者面对常茂荣不同礼佛姿势的厌恶。她在心中倒吸了一口冷气,目光也显得更加深沉了起来。
  
  “日本人?抗战都结束了,为什么还会有日本人?!?”
  
  “他是个中国通的日本特务,由于跟上级断了联系、无法证明自己的身份。加上时间长了,他一直都在保定潜伏。据可靠消息来源,他加入军统局是龙千山批准的。因为和共产党有过频繁并且密切的接触,所以龙千山将他留在了保定站自己的身边,并且让他加入了陈方超所在的行动科。”
  
  “这么说来,龙千山很清楚他的身份?!?”
  
  “对,但陈方超却未必知道。这样的机密,以龙千山的为人是不会轻易告诉给其他的人的。”佟掌柜长长松了口气,目光显得极为阴沉:“你还记的半年之前国民党军统局对我党同志的大搜捕吗?听说,就是这个日本人提供的情报。”
  
  “原来是这样……”
  
  恭羽恍然大悟,这才了解为什么常茂荣的资料居然被人刻意的修改过。
  
  他之所以能够被提成军统保定站行动科的组长,其功勋主要就是来自于半年前针对自己党内同志的围剿行动。那一次,老丁失联了;而组织内最优秀的特工眼镜蛇和诸多同志,也为了自己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原来他才是罪魁祸首……”
  
  恭羽目光阴沉,一双拳头不禁握得“咯咯”做响了起来。看着她充满仇恨的目光,佟掌柜的眼神中不禁掠过一抹担忧。
  
  “我理解你现在的心情,但请你一定要冷静。”
  
  “需要我干掉他吗?”
  
  “这需要一个合理的契机,至少现在不行。”佟掌柜目光阴沉:“龙千山对你的信任才刚刚建立起来,如果你对他下手,势必会引来不必要的大麻烦。要让他消失,至少不要让人怀疑到你的身上才行啊。”
  
  “嗯……”
  
  恭羽轻轻点头,目光显得极为阴沉。
  
  “听说你最近,在配合警察局调查着夜来香歌舞厅的事情?”
  
  “是,龙千山的吩咐,不得不去做。”
  
  “这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多少人的眼睛可都盯着你呢。如果可以,还是尽早的撤出来吧。”佟掌柜长长松了口气,目光显得有些深邃:“据我了解,那件事情并不寻常。你走得越远,陷得越深。”
  
  “不会的。”恭羽摇头:“也许你不知道,那件事情,其实是我和藤原惠子做的。”
  
  “你和藤原惠子?!?”
  
  佟掌柜露出了惊讶的目光,恭羽也没有隐瞒,随即也对佟掌柜将前后的经过和自己参与此次调查的目的告诉给了佟掌柜。
  
  “胡闹,你真的是太胡闹了。”
  
  听完恭羽的陈述,佟掌柜义正言辞的对她做出了斥责。
  
  “恭羽,你这是想害死老丁吗?你知不知道,这件事情你在调查,多少人都在暗中观察着此事。藤原惠子在看、龙千山在看,警察署的署长张绍林也在看。还有就是那个张绍林身边的副官,你想将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同时,也将老丁一并捎上吗?”
  
  “我……”
  
  听着佟掌柜对自己的斥责,恭羽这才感觉到此事自己的考虑不周。
  
  老丁现在和党内失去了联系,时间已经有半年多了。然而他虽然一直都在暗中,却始终都是安全的。恭羽急着找到他,无疑会因为太多人的关注而有很大的可能性将隐藏在暗中的老丁暴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