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阿降临第18章 有趣的家伙 二,天阿降临第18章 有趣的家伙 2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阿降临 > 第18章 有趣的家伙 二

  “叫我黑丫,名字不重要。以后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说。”少女伸手。
  楚君归握住她的手,面对如此真诚的少女,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当初重机枪砸下的时候,他可没怎么留手,以致现在再对她用战术欺骗,都有点不忍心。
  黑丫突然噗嗤一笑,然后哈哈大笑。
  “怎么了?”周围人纷纷凑了过来。
  黑丫把楚君归的手扬到高处,说:“你们看看,小君归连占便宜都不会呢!”
  楚君归的手始终保持着刚伸出去的样子,根本没有握实。所以说与其说是在相互握手,倒不如说是黑丫在握着他。
  “这么腼腆啊!”
  “好可爱!”酒吧里的女侍应生也跟着起哄。
  楚君归一脸懵懂,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也许是你不够好看……”有人好死不死地说了一句。
  黑丫头也不回,声音冷得像透着寒风,“李斌!你要是能活过年底,我再来和你好好打一架!”
  李斌本来不想示弱,忽然想到年终的天降大劫,顿时一声长叹,颓然坐下,闷头猛喝闷酒。
  黑丫盯着楚君归,认真地问:“你觉得我好看吗?”
  楚君归本能地感觉,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回答不好,后果会非常严重。
  他认真地看着黑丫,快速搜索少年记忆中的数据,进行分析对比,大约一秒钟后,有了三个初步比对结果。
  三个都是名人,其中一个男人,身份是星盟高官,另外两个一个是女记者,还有一位是女歌星。
  在这个地方,楚君归的两个智能功能模块产生了分歧。
  以容貌匹配度而言,星盟高官最高,最低是歌星。数字就放在那里,无可争议。但在回答上,逻辑判断部分给出的结果是星盟高官;而战术欺骗则再次启动,给出的答案是歌星。
  根据这两天的经验,楚君归选择了战术欺骗。
  “我这个人脸盲,不太知道什么是好看,什么是不好看。不过,我觉得你像一个人。”
  “像谁?”
  “艾莉安娜。”
  黑丫表情瞬间万变,说话突然不那么流畅了,“啊,这样,怎么会,我从来都不知道……”
  秦奕看着黑丫,忽然道:“还别说,真有点像!君归要是不说,我都没有注意到。”
  “就是。不过她是联邦人,黑丫你有联邦血统吗?”
  一群人七嘴八舌,闹个不停。最后黑丫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复杂情绪,只能连干三大杯,以此平复心情。
  闹过一阵,秦奕才指着另一个少女,说:“方玉,这一届的二富。刚刚她还想为你打架来着,哈哈!”
  楚君归当然对方玉有印象,不仅仅是在餐厅中,还包括在生存战场上。这就是那个让他也觉得有些麻烦的少女,最后要靠破树爆头才击倒她。
  方玉伸出手,说:“缺钱找我。”
  楚君归的手僵了一僵,还是伸了过去,木然道:“好的。”
  “最后还有这一位……”
  秦奕不用抬手,楚君归就直觉一定又是一个熟人。
  秦奕指向一个白净斯文、还带着一副金丝眼镜的家伙,说:“阿琛,你们这一届的首富。你别看他长得斯文,其实是个非常阴险的家伙。以后在生存战场上一定要小心,这家伙最擅长伏地不动,暗中偷袭。”
  楚君归对这个略显圆润的家伙自然有印象,差点被他伏击成功。当然,楚君归给他后颈的那一枪,大概也能让他回味好久。
  “这些家伙,都是刺头,我拿他们也没办法的。”秦奕笑着说。
  到这里,就都介绍完了。楚君归明白,能够和秦奕一起喝酒的,肯定都有各自本事,不仅仅是臭味相投而已。
  看着满桌的刺头,楚君归笑得有些不自然。
  当时在森林里,他哪会想那么多,都是打到哪算哪,遇到挡路的就顺手消灭。哪知道当时以各种姿势昏迷的家伙,在今天桌上都凑齐了。
  还真是巧。
  方玉忽然一笑,说:“你看,你们把小君归都给吓着了!他笑得那么勉强。来,坐到姐姐这边来,缺钱的话……”
  “你又抢我的台词。”阿琛打断了她。
  “怎么,你那么多女朋友都照顾不过来,还想跟我抢男人?”
  阿琛摘下眼镜,慢条斯理地擦了擦,然后戴上,说:“换换口味,不行吗?”
  楚君归端坐不动,视界中突然出现无数拳影脚印,还有一张桌子,覆盖了大半的人。
  他面前这张桌子既结实又沉重,用力拍下去的话,大概可以叫大半刺头就此昏迷。
  不动声色中,楚君归分别给阿琛和方玉头上上了个标记。另外他觉得有必要再去下载一个更高版本的人体解剖学,好知道电击弹打哪里才能最痛且最持久。
  介绍过之后,就是核心环节,喝酒。
  除了秦奕和楚君归外,其实桌上每个人在这次生存战中的体验都差到了极点,都是出师未捷身先死,连谁下的手都不知道,因此个个心中压抑,一腔怨气全都发泄在酒上。
  于是旧日情义要喝,昨日恩怨要喝,意气相投要喝,旧仇未解的也要喝。喝到后来,也就顾不上什么目的,只要旁边有人,杯中有酒,都能喝。实在连人也找不到,那就自已和自己喝。
  一个个酒瓶,空得越来越快。
  也不知喝了多久,终于到了酒尽人散的时候。秦奕居然还能撑着桌子站起,也就是有些摇晃,眼神迷离而已。其他人也大多显示出过人酒量,大部分还能移动。惟二喝到人事不省的就是阿琛和方玉。首富和二富在酒场上似乎不占优势。
  楚君归也还能走,只是要扶着墙。
  几个还能走的刺头,都是对他另眼相看。至少首战之后,在酒量上,楚君归已经得到了他们的认可。
  至于生存战场……
  楚君归感觉大部分人其实还很不错,以后只要不撞到自己枪口上,还是放他们一马算了。
  返回住处,楚君归喝了一大杯水,身上的酒气迅速消散。
  作为实验体,他有超强的胃,超强的肝,超强的肾,结果就是那些高度数的烈酒,到他嘴里就跟清爽淡雅的生啤差不多。就算不是实验体,能被一瓶生啤放倒的人还真的不多。
  清醒之后,楚君归坐在工作台前,启动个人终端,面前的墙壁就变成了屏幕。他把手放在屏幕上,验证了身份,就开始浏览资料,弥补对整个时代常识方面的欠缺。
  作为实验体,楚君归过去根本不需要知道任何常识,有测试需要时临时加载就可以了。为了避免干扰测试结果,每次测试完毕,不必要的数据残留都会被清洗消除。所以他对身处的时代、环境认知完全是一片空白。
  博士后来融合给他的记忆,关于外部世界也是相当有限。那个少年自记事时起,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太空基地中生活,情绪也是简单而炽烈。少年对外部世界的认识大多来自于星盟新闻,而不是亲身体验。
  坐在终端前,楚君归迅速浏览资料目标,最后选择了人类简史。
  打开资料前,他看了一眼系统时间,显示是公元3443年7月29日。
  进入星际时代,人类仍是延续了母星时代的纪元习惯,以公元作为纪元的原点。
  最初的人类,在选择大脑而不是利齿獠牙作为主要进化方向后,经历了几万年的进化,终于成为母星上的霸主,缔造了数量众多的文明。
  从最初工具的诞生,再到第一次离开母星,踏入太空,人类整整用了一万年。
  虽然对于宇宙来说,一万年不过是短暂一瞬,星体的寿命都是千万甚至亿年作为单位,可是人类的生命只有短短百年,一万年已经是太久太久。
  自进入太空后,母星文明就进入一个爆炸性发展的阶段。当时许多人都在预测五十甚至三十年后,人类就可以进入太空居住的新阶段,甚至移民其它行星也不再是天方夜谭。这种乐观,在人类第一次踏上母星月亮之时,达到了顶峰。
  有意思的是,与乐观相对应的,则是各种末世和悲观言论的兴起。许多预言家认为在新的千年到来前,人类就会耗光石油、粮食、空气、水……等等一切想象得到的资源。而当时距离新的千年,只有不到五十年了。
  各种各样的末日预言此起彼伏,始终不曾消失。而人类则一直按着既定的步伐前进着,一直到新千年到来,石油也还很丰富,煤更是被视为有污染的能源而被嫌弃。人口一直在增长,早就超过了末世派学者预言的极限,但粮食也变得更多了。
  人类逐渐发现,自然的承载力比想象中要高得多。但仍然有些人顽固地不肯承认这一点,继续宣扬着自然生态的脆弱,仿佛只要人类多踏出一小步,母星就会立刻崩溃一样。
  而实际上,人类,至少是当时的人类,对于母星来说真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人类如果往前走得太多,崩溃的不是母星,而是自己。母星的表面,会换一批生物继续繁衍。
  人类总是把自己想得比真实更加重要,就像在照镜子时,眼中的自己会下意识地美化30%一样。
  时代依旧发展,人类也是如此。只是人类真正踏入星海旅程的时间,比预测的要晚得多。直到300年后,第一批开拓者,才真正离开恒星系,踏上探索深空的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