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阿降临第25章 核心业务,天阿降临第25章 核心业务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阿降临 > 第25章 核心业务

  方玉穿过人群,一把拎起申瑜,将他甩到一边,扔下一句:“穷鬼闪开!”
  申瑜脸胀得通红,本欲发作,但犹豫再三,还是忍了下去,却又有些不甘心,不肯离开。
  他身后又响起一个声音:“怎么,不服气?”
  申瑜回头,看到是一张白净斯文配着金丝眼镜的脸。他忍方玉也就罢了,毕竟方玉还算是个大美女。眼前这相貌平平的眼镜胖子又算什么?
  剧本不对,本就让他心情极差,现在又遇人挑衅,哪里还忍得下去?申瑜脸一沉,冷笑道:“如果我是穷鬼,那这个学院大多数人不知道该叫什么了!敢跟我比有钱的,真不多!”
  金丝眼镜男看着他,云淡风清地笑,说:“就你口袋里那几个铜板,也叫有钱?”
  说完,金丝眼镜男就扔下申瑜,到了楚君归身边,和方玉一左一右,将他夹在中间。
  申瑜隐隐感觉有哪里不对,可是为了面子,又不能就这么走了。他硬着头皮问:“好大的口气!有本事报个名字,让我看看,敢瞧不起我的究竟是谁!”
  眼镜男回头,认真地说:“你可以不用认识我,因为我也没时间认识你。啊,对了,顺便说一句,深空能源在这颗星球的设备都是我家代理的。”
  申瑜身体晃了晃,转身就走。
  阿琛看都不看申瑜一眼,目光就是集中在楚君归身上,从上看到下,再从下看到上,看得方玉心中发毛。
  “喂,你眼睛往哪看?”方玉直接伸手,挡住了阿琛的目光。她动作极快,差点一巴掌拍在阿琛脸上。
  “看看又不会少块肉。”阿琛拨开方玉的手。
  方玉又把手挡住阿琛的眼睛,说:“万一肉少了,我岂不是亏了?”
  “不要胡闹!先让我看了,再说正事。”
  方玉索性站到阿琛面前,说:“我这么好看,你看我就行了。”
  “我对胸大的没兴趣。”阿琛直接扫开了方玉。
  方玉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不该发作。
  楚君归本能地觉得,若是再当隐形人,怕是要有麻烦,于是说:“两位……”
  “你先等着。”
  “等我解决了这个女人,再来细说。”
  阿琛和方玉几乎是同时把楚君归给顶了回去,然后继续对峙。
  “我还没办完手续。”楚君归又道。
  “这个简单。”方玉直接把长发女孩拉了过来,抓起她的手腕,就在她便携终端的屏幕上操作起来,一指下去,就接收了那间第二园区的宿舍。
  “等等!我没钱!”
  方玉头也不抬,继续刷刷地在屏幕上点,将一样样福利收入楚君归囊中,丝毫不顾楚君归的反对。转眼间所有福利收完,她才将长发少女推开,说:“钱不是问题。”
  阿琛挤了过来,“这句是我的台词。”
  “谁先说就是谁的!”方玉毫不退让。
  阿琛扶了扶眼镜,说:“二富和首富之间的差距,就像母星喜马拉雅山和雅鲁藏布江河谷之间的距离!这点常识,还需要我再教你一次吗?”
  方玉冷笑,“看来还是要在战场上重新教育你一下。”
  “生存战才是王道,似乎你还没有赢过我吧?倒是倒在我枪下不止一回。”
  方玉大怒,“就你那落地不动的猥琐战术,还好意思说!不知道是谁创下的从开战趴到最后,却一个战绩都没有的纪录。”
  “能趴一天,也是本事。再说,我对战绩不感兴趣,只要能干掉你,并且不被你干掉就行。”
  两人正吵得热闹,旁边长发少女忍不住说:“他都已经走了,你们还要吵吗?”
  阿琛和方玉同时转头,才发现楚君归已经走远了。
  “为什么不早说!”方玉很是恼怒。
  长发少女摊手,“你们富人吵架,我们哪敢插嘴?”
  “你!”
  “算了。”阿琛拉住了方玉。
  长发少女显然也是个彪悍角色,并不是可以随意欺负的。
  阿琛和围观学员歉意地打了个招呼,就拖着方玉离开。
  等来到安静角落,方玉一把甩开他的手,说:“现在好了,谁都没机会了!”
  “以后同学时间还长呢,机会总会有的。”阿琛倒是并不在意。
  方玉忽然道:“听说你还对外放贷?”
  “钱太多,闲着不好。”
  “有没有那种几千借出去,一年之后债务就能翻成十几万的品种?”
  阿琛顿时一脸警惕:“你怎么知道我的核心业务?”
  “啊,还真有?”
  阿琛一脸深沉,“当然有。一般不是太笨的人,我还不贷给他。”
  “你……还真是阴险。”
  “谁说的,我很纯良,坏事都是手下去干。”
  “……”
  “不用夸我,我知道自己聪明。”
  “再见。”方玉总算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枪法战技都是碾压,却经常在战场上栽在这斯文眼镜手里了。
  “等等!”
  “还有什么事?”
  “你为什么对君归这么感兴趣?”
  “姐想撩个汉,不行吗?”
  “当然行!不过,真是这样吗?“
  “不然呢?”
  “你没说实话。”
  “想让我说实话?就凭你?”
  “我还有半瓶3100年的好酒。”
  方玉一拍胸脯:“想问什么,尽管说!”
  片刻之后,在学院一个不起眼的小酒吧里,阿琛端出一杯色如琥珀的醇酒,放在方玉面前。方玉端起来,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一饮而尽。
  “你刚刚喝掉了50000。”
  “啊?!”方玉立刻拿起空杯,将残酒舔了。
  阿琛看得目瞪口呆,好不容易定了定神,说:“我觉得,下次生存战的时候,有必要换个目标。”
  “为啥?”
  “我本来觉得自己是最没下限的,现在看到你,我觉得这个想法要改改了。”
  “去死!”
  方玉的拳头已经到了阿琛的鼻尖,骤然停下,看看他的脸,再看看他手中一杯新酒,挣扎片刻,一把抢过酒杯,喝干舔净。
  放下酒杯,她满足地叹了口气。阿琛便问:“你还没有说为什么对君归这么有兴趣。”
  方玉说:“告诉你也没什么,你不觉得这一次的生存战有很多疑点吗?君归的来历是禁忌,不能讨论,就不说了。可是你觉得以老孟的习惯,会让一个新人吃鸡?”
  阿琛咳嗽一声,说:“上次你叫老孟叫顺嘴,结果被他听到,教训还不够吗?”
  “别打岔!”
  “好吧,你说。”
  “你觉得,我们这一届的同学里面,有谁是能隔着棵树干掉我的?”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