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阿降临第50章 一样的钢铁直男,天阿降临第50章 1样的钢铁直男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阿降临 > 第50章 一样的钢铁直男

  楚君归驾着越野车,一路冲到不能再往前的地段,这才弃车登山。
  原本应该激战的区域,现在却十分安静。一路上到处都是昏迷的战士和散落的外骨骼机甲,显然之前已经经过激烈火拼。
  这个时候还能存活的,不是运气特别好,就是特别阴险狡诈,反正都不是易与之辈。楚君归也得小心谨慎,免得阴沟里翻船。
  惟一遗憾的是,这次忘了拿用习惯的轻机枪,只能在路上捡个外骨骼机甲专用的多管加特林,对付着用用。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楚君归对于任何射速不够高,子弹不够大,射程不够远的武器都觉得火力严重不足,最典型的就是突击步枪。
  他的系统自检时,给这个症状一个专门名称:“火力不足恐惧症。”
  在楚君归手中,任何武器似乎都能打出点射效果来。一路上山过程中,他也发现过几个伏地不起的阴险家伙,一一了结。
  只是他手中多管加特林旋转半天,好不容易到了规定转速,最后只蹦出一发子弹,实在让人有种一口气提不上来的感觉。
  有个隐藏得很好的家伙就是看得强迫症都犯了,最后忍无可忍,跳出来和楚君归拼命,然后在快冲到楚君归眼前时,吃到了一颗蹦出来的子弹。
  昏迷之前,他反而感觉阵阵轻松,至少是个解脱,他如是想着。
  楚君归终于接近了关键区,然后就开始蠕动,慢慢靠近,探头。
  关键区中央,立着一座孤零零的建筑,其实就是一座简易板房,透过窗户,里面看不到任何人。
  但就在此时,偏偏屋顶冒出一道红色烟柱,笔直向天,极为醒目。
  这说明有人刚刚占领了屋内的信息点,但楚君归就是看不到他在哪里。
  看不到也没关系,楚君归有的是办法侦测对手位置,可见光仅仅是其中之一。楚君归捡了几块石头,分别弹向不同方向。敲击声回荡着,震动则悄悄蔓延。
  简易房内,林兮如同蜥蜴般平平贴在屋顶,还是后背吸附。她战甲表面忽然有极微弱的波动,立刻引起了她的注意。
  “多功能定位仪?好东西还不少。”她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启动战甲的吸波模式,立刻将所有声波和震动回波全部吸收。
  然后她开启了自己的定位仪,用与刚刚震波几乎相同的频率开始震动,探测周围。这种震波对对手的定位仪是严重干扰,而林兮的定位仪却可以过滤杂波,具有极强的抗干扰能力。
  楚君归瞬间就感应到震波,立刻将扯过旁边一个弃置的外骨骼机甲,蜷缩成特殊姿势,伪装石头,再把外骨骼装甲盖在身上。
  林兮没有找到楚君归,定位仪显示,几个震波传来的方向,都是些山石和已经标记过的人体或外骨骼装甲。乍一看去,没有任何异样。
  但林兮心中浮现当日在密林中,树后那颗睁着眼睛的石头,心下冷笑。
  不得不说,这家伙确实狡猾,但同样的当,她会上两次?
  林兮在定位仪上一点,开启了环境比对模式。定位仪立刻把刚刚探测到的地形与上一次探测进行分析比对,将不同之处高亮显示,然后就看到一块石头是多出来的,另外一具外骨骼装甲也挪了位置,盖在了石头上。
  林兮在腰侧一摸,拿出一个弹匣,从里面卸出几颗子弹,放在一起一捏一扭,子弹就彼此嵌合,变成一颗手雷。她掂了掂,感觉威力还有些不够大,于是又加上几颗子弹,这才满意,在心中吹了声口哨,愉快地把手雷向楚君归的头顶抛了过去。
  屋外,楚君归刚刚的探测如石沉大海,所有反馈都表明简易屋内一个人都没有。但是没有人,怎么占领的信息点?屋内那人分明就是在示威!
  楚君归也冷笑,屋内那家伙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但是震波吸收就是最大的漏洞。在他感知中,房间内所有位置都有大致的轮廓,就是屋角天花板一块区域黑沉沉的,没有一点反馈。不是藏在那里又能是哪?
  楚君归当机立断,猛地起身,手中加特林飞旋,一道火龙就射向简易屋屋角!
  他刚刚开射,视线余光就看到窗户中忽然飞出一颗手雷,直直飘向他头顶!
  楚君归大惊,本能地感觉这颗手雷绝不简单,更是碰都不能碰一下。他别无选择,运足全力,一跃而起,越过十余米距离,扑向简易屋。
  手雷凌空爆炸,至少两颗弹头击中楚君归,将他在空中又推了一程,让他直接砸在简易屋上。简易屋一角已经被楚君归轰碎,早就脆弱不堪,因此楚君归直接砸穿屋顶,掉进屋内。
  林兮境遇其实比楚君归更糟,她惊觉不对时,屋外加特林已开始嘶吼,大威力子弹轻而易举地撕碎了简易屋的墙壁,掀飞了屋顶一角,对着她轰来。
  在加特林轰鸣的瞬间,战甲的自救系统就已启动,直接将林兮弹向地面。这等于全速撞地,而且最后还是挨了一发加特林,被打得一个翻滚,仰天摔在地上。这一下摔得极重,林兮顿时一阵头晕眼花。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楚君归就轰然砸破屋顶,自天而降!
  林兮四肢发劲,斗宿战甲辅助动力启动,瞬间横移一米,让开了位置。
  通的一声,楚君归结结实实地拍在地上,差点摔得重启。
  楚君归用力晃了晃头,让系统重新在线,转头一望,顿时吃了一惊:“是你!”
  尽管林兮还戴着硕大的护目镜,但是楚君归认人是靠全方位数字记忆,所以一眼就认出了她。
  “是我。”林兮面无表情,其实在暗中打量和扫描楚君归。
  看到他身上跳跃的电火花,林兮心头一凛,没想到自己一发手雷都没能炸翻他,看来装备极好。早知如此,当时就该用一整匣的子弹捏手雷,怎么都能炸他个半死。
  楚君归也在看着她身上跳跃的电火,同样心中一凛。没想到加特林的子弹都电不翻她,这家伙不会也是试验体吧?
  两人交谈了一句,就再也不说话,彼此互看,越看越有火花。
  两人几乎同时弹起,刹那间就交换了无数拳脚。说是交换,其实都是林兮在狂攻,奈何楚君归手中那挺加特林实在太大,往后面一躲,就让她大半攻势落空。这挺加特林本来是机甲武器,到楚君归手中,充分发挥了近战防御上的优势。
  斗到关键时,林兮突然一记踢腿过顶,然后如战斧般劈下,楚君归立刻举加特林格挡,没想到林兮根本不收腿,径自劈下,直接将加特林从楚君归手中劈落在地,再一脚踏毁。
  她正觉解气,忽然腿腕一紧,自己的脚踝又落到了楚君归手里!
  她刹时间想起许多不美好的记忆,一声惊呼:“不要!”
  楚君归却是本能反应,抓到脚自然而然地向后一拉,直接让林兮落地。等一招制敌之后,他才想起来问:“什么不要?”
  林兮羞怒交加,这个姿势实在不雅,偏还不是第一次了,就更是抓狂,以几乎要穿透楚君归耳膜的声音尖叫:“流氓!”
  楚君归一脸茫然,“流氓是啥?”心中虽然疑惑,他的手却牢牢抓住林兮的脚踝,将她钉死在地上。
  这个姿势,就是斗宿战甲都无法发力,林兮根本别想起来。
  “放手!”
  “凭啥?”
  林兮被气得差点晕过去,恨道:“你!你这样还想找女朋友?!”
  “为什么要找女朋友?”楚君归很是奇怪。女朋友是啥?能增加收入吗?
  不知为什么,林兮忽然之间好像没那么气了,她瞪了楚君归一眼,喝道:“放手!”
  “凭啥?”
  林兮有了要同归于尽的冲动。
  就在这时,空中突然响起异样的尖啸,楚君归和林兮同时变色。那是重型曲射火力覆盖的标志!
  阿琛这个鸟人,居然不讲信誉!现在根本没到时间!楚君归心中大骂,身体本能行动,一把掀开塌陷的屋顶,躲在下面,变成一个临时掩体。
  他用身体顶着沉重屋顶,靠着恐怖力量,硬是撑开了一块空间。这块避难空间,足以容纳两个人。
  林兮看到楚君归竟然向自己招了招手,顿时觉得自己好像眼花了。但她可不想被重炮轰上一下,哪怕是电击炮弹也不行。
  于是她身形一动,也进了避难空间,和楚君归挤在一起。
  靠在一起的感觉,有些异样,好像有微弱电流在来回窜动,让人心跳加速。而且透过身体传来的感觉发现,楚君归看上去单薄,但身体似乎相当有力量,一点都不柔弱。
  她想问:“为什么要帮我?”
  话未出口,炮弹爆炸的电火轰鸣就淹没了一切。
  哪怕楚君归是试验体,也要咬牙苦苦抵御。重炮十连发速射的威力,怎么形容都不过分。
  林兮一直在看着楚君归,看着他在颤抖,用自己的身体挡下了大部分电火,明明痛苦,却死撑着怎么也不肯昏迷。
  那种倔强,忽然之间,就触动了某个柔软的地方。
  楚君归心底早就把阿琛骂了不知道多少遍,只可惜试验体词汇贫乏,来来回回也就是混蛋鸟人之类,不痛不痒。
  楚君归感觉自己已经快到重启的边缘时,炮击终于结束。
  两人合力掀掉屋顶,站了起来,彼此相视,都有劫后余生之感。
  林兮深吸一口气,忽然感觉今天天气格外的好,她伸了个懒腰,走向窗前,想看一眼窗外的风景。
  就在这时,她大腿上忽然一麻!
  林兮回头,看到楚君归拿着手枪,枪口余温尚在。
  这颗电击弹打在她大腿上端近臀之处,两片护甲的缝隙之间,斗宿战甲的防护再无用处。
  “你!……”林兮慢慢倒下,昏迷之前,心中那点特殊感觉消失得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掐死他的无尽冲动。
  楚君归吐了口气,显得轻松不少,自语道:“工作终于完成了……”
  就在这时,楚君归腰间的信号标识器忽然喷出一缕蓝烟,身上所有战斗装备自动锁死。这意味着他已经‘阵亡’了。
  楚君归登时愕然,不知道为何会这样。自己明明刚挺过最大的危机,干掉最危险的敌人,剩下的就只是去找阿琛那贱人算帐,怎么会突然阵亡?
  山脚下,四号坐在战车里,看着楚君归的战车上升起光柱,冷笑道:“漏网之鱼,还想逃?以为躲到这里,我就找不到你了吗?”
  四号又调转炮口,将准星套在一辆还没来得收起底盘的炮车上。
  这辆炮车虽然属于装甲步兵,但对四号来说,凡是不认识的就都是敌人。显然,在这参商学院中,除了林兮,她谁也不认识。
  一声炮响,考核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