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阿降临第53章 亲属关系网定位,天阿降临第53章 亲属关系网定位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阿降临 > 第53章 亲属关系网定位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所有人都不明所以,楚君归更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林兮却是懂的,立刻以极快的语速道:“不用看了!耳光就是我打的,快放我起来!快!”
  “当然不放!”
  “我警告你!再不放手,我……”
  “不放!”
  “我跟你同归于……”
  楚君归伸手,从林兮腰上摘下一个不起眼的小装置,一把捏成球。林兮的威胁也就戛然而止。
  这时进行曲已经变成歌剧的咏叹调,女高音和声越来越高亢,眼见就要迸发出最强音。
  “再不放就来不及了!”林兮急得快哭出来了。
  随着女高音在最高的音阶上震颤,公寓门自动打开,娇小少女全速冲了进来,一边高喊:“我来救你!”,一边举着带三维摄录功能的眼镜猛拍。
  她冲进客厅,然后愕然看到林兮端正坐在沙发上,楚君归正倒了两杯水,将一杯端到林兮面前。
  “什么嘛!我把整栋楼都封锁了,你们就给我看这个……”少女很不高兴。
  林兮瞪了她一眼,道:“你自己搞出的烂摊子,自己收拾。”
  “哈!有什么可收拾的,把主脑里的数据一清,谁还知道是我干的?”少女满不在乎,大眼睛却还在东看西看。
  林兮不动声色,说:“你想看什么?”
  “没有,当然没有!”
  “那就出去,在下面等我。”
  “好的,不过……”少女回身,两指闪电般插向楚君归双眼!
  楚君归正好放下水杯,挺身站起,自然而然的让过了这记偷袭。少女双指就停在楚君归面前不到一手的距离,却是到了尽头,怎么都伸不过去了。
  林兮脸色一沉,喝了一声:“心怡!“
  少女吐了吐舌头,说:“又不会真伤着他,看你紧张的。”
  眼见林兮脸色有向青色发展的趋势,少女立刻向门口跑去,还不忘向楚君归挥手:“姐夫再见!”
  林兮险些气得晕过去,伸手要打,少女却早就到了门外,反手把门关了。
  林兮勉强挤出一个尴尬的笑,说:“她自小跟我一起长大,玩闹惯了,比较没规矩,说的话别放在心上。”
  “没关系。”楚君归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林兮有些好奇,问:“你在想什么?”
  楚君归老老实实地说:“我在想,姐夫在亲属关系网中处在什么位置。”
  林兮有种再给他一耳光的冲动。不过考虑到当下狭窄环境不利于自己的发挥,才暂时放过了楚君归。
  林兮起身,将一张虚拟卡片弹给楚君归,说:“我得走了。你去找这个人,他会告诉你,要怎样才能平息我的怒火。”
  楚君归试图解释,“我真不是有意打赢的,只是本能。”
  林兮一脸冰霜差点炸碎,好不容易才保持住优雅形象,没有动手。为了不失形象,同时也没必要和这个笨蛋一般见识,她一句话不说,直接出了公寓。
  以后有的是机会,让这个混蛋看看,究竟是谁赢了。
  片刻之后,公寓震耳欲聋的咏叹调才停止,系统警告消失,锁上的门也全都开了。
  公寓内寂静了好几分钟,然后各种投诉举报质疑讯问的通讯如潮水般涌向学院系统中心、安保中心、娱乐中心、各种中心。
  楚君归长出一口气,关好公寓门,在沙发上坐下。他屁股刚一落下,就听沙发下传来喀嚓一声,整个沙发顿时一歪,差点将楚君归摔出去。
  楚君归这才想起,沙发下就是刚刚林兮踩出来的两个大洞。这沙发是刚刚挪过来遮挡的。
  他赶紧起身,挪开沙发,入眼是一片狼藉。被他刚刚那么一压,原本的两个洞已经连成一片,变成了一个大洞。好在地板下就是内置钢筋的混凝土,才没有被踩破。但看着混凝土上的两个脚印,楚君归还是有些心惊。
  不过心惊之后,就是发愁了。这座公寓里的每一样东西可都不便宜,这么一大块地板,还不知道要赔多少钱。林兮莫名其妙的就生气,掉头就走,压根就没提赔地板的事。
  楚君归只得暂时将头痛的事放到一边,调出卡片内的内容,想看看林兮让他找的人是谁。
  虚拟卡片内有一张地图,看位置应该是学院的图书馆,楚君归需要找一个外号为‘工匠’的人。只有这点资讯,其它就什么都没有了。
  楚君归试着整理刚刚发生的一切。
  他回来,遭遇了埋伏和偷袭,然后他本能的反击,将偷袭者制服。在偷袭者表明没有恶意之后,战术欺骗组件指出,绝大多数干坏事的人被抓住之后,都会表现出‘我没有恶意’,所以她肯定是有恶意。
  接下来偷袭者表明了部分身份,虽然还是没说得很清楚,但是让楚君归弄懂了一件事,得罪了她,就别想在学院里呆了。
  离开学院,就没有项目,没有项目就没有收入,但债务还在。
  所以楚君归立刻就将她放了。
  整件事情回放之后,楚君归很是疑惑,我没做错什么啊?她怎么会那么生气?
  还有姐夫是什么?楚君归怎么都无法定位出自己是谁的姐夫。
  闹到这时候,天已经快亮了。楚君归稍稍休息一会,就离开公寓,赶往学院大图书馆。
  大图书馆已经有几百年历史,是参商学院最早的一批建筑之一。整座图书馆由七栋古老建筑构成,因为过于古老,格局和功能单一,因而渐渐处于半废弃的状态。不过作为参商学院创立时的见证,历任院长都没有拆除,而是选择保留,勉强用着。
  馆区的建筑大多显露出破败,路面也有龟裂,路边的草地许久没有修剪过了,里面已经生长了不少杂草。
  整个馆区和学院的先进和整洁形成鲜明对比,如同漂亮衣服上的一块补丁。
  楚君归按着定位,走到馆区深处一座二层高,如同大工业时代厂房一样的建筑前。它显得更加破旧,二楼的窗户大多封起来了,中央有两扇大铁门,紧紧关着,门上还有大块斑驳锈迹。
  楚君归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开关大门的数据接口,扫描结果显示,门上没有任何电路,也没有任何机械动力。这居然是座需要手工移动的大门。
  他试着敲了敲门,片刻后大门上的小门打开,探出一个头发蓬乱,明显还没有睡醒的脸。他看看楚君归,问:“你找谁?”
  “呃,工匠是在这里吗?”
  门内的人又上下打量了楚君归一番,才拉开小门,说:“进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