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阿降临第58章 台词不好用,天阿降临第58章 台词不好用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阿降临 > 第58章 台词不好用

  方玉一口气喝了好几杯水。
  每当她喝完,楚君归就会默默地给她再倒一杯。方玉终于忍无可忍,叫道:“我不想喝水了,我要吃饭!”
  片刻之后,楚君归就和方玉坐在了第二园区的餐厅中。方玉捧着菜单,恶狠狠地一个接一个的点菜,整面光屏几乎都被打了勾。
  “我们吃不了这么多。”楚君归提醒。他估算着,就算方玉有自己一半的食量,也吃不掉这么多东西。
  方玉哼了一声,说:“又不用你付钱。”
  “应该是我付的。”
  方玉有些意外,抬头看着楚君归。
  楚君归认真地说:“不应该让美女付账。”
  方玉双眼顿时亮了,忽然又有些害羞。
  战术欺骗并没有启动,但这句话却好像有战术欺骗的效果,让楚君归有些搞不懂是怎么回事。
  一道道菜开始送上来的时候,阿琛带着些落寞的身影走了过来,一屁股在楚君归身边坐下,说:“挤挤。”
  方玉本是大好心情,瞬间被这个不请自来的电灯泡给破坏了,冷眼道:“你来干什么?”
  “我要看着你别出事。”
  “你怎么看着我?”
  “就是昨晚送你过来,防止你进错房间而已。”
  方玉立刻道:“你喜欢吃什么?来双份!”
  阿琛叹了一口气,说:“心情不好,吃不下。我喝水。”
  方玉好奇,“你怎么会心情不好?”
  “雅鲁藏布江的水位降了,原本该是涨水季的。”
  这句没头没尾的话让楚君归听得莫名其妙。方玉没好气地解释:“这家伙是说,他最近亏钱了!”
  阿琛只是叹气。
  楚君归想了想,说:“你那笔广告费我还给你吧,后面我可能不会再拿到蓝军的工作机会了。”
  阿琛摇了摇头,道:“没必要,实际上给你的钱已经非常少了。你不明白,最后那场战斗的资料会永久保存,并且不断被回放。你身后的那个背包,将出现在一代代重要人物的视野里。我只是觉得可惜,马上就到最后一分钟了,却……”
  他话未说完,楚君归的便携终端上突然亮起一个通讯请求,而且不经他同意,就自行接通。
  光屏内出现四号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她其实长得不错,只是神态过于刚硬,以及眼中满溢的凌厉杀气,让人望而生畏。
  四号盯着楚君归,冰冷地说:“昨晚我们发现,有可疑的人进入了你的公寓。出于种种考虑,这件事我并不准备上报小姐。但从现在开始,你的安全将由我来负责,直到冬猎结束为止。”
  “小姐是哪位?”
  “林兮。”
  “啊,这个……”
  “晚上六点,我会搬到你的公寓。这只是通知,并不需要你的同意。另外你最好也不要有搬到其它地方的想法,那样只会造成不可预料的后果。”
  不等楚君归回答,四号就切断了通讯。
  阿琛看着楚君归,若有所思。方玉忽然叫了起来,“这不是那个天玑护卫吗?她为什么要来保护你?”
  不知怎么的,楚君归忽然有些心虚。
  好在他的战术欺骗开始发挥:“因为我欠了钱。”
  这一次,二富和首富都没了应有的气势,谁都不提替楚君归包揽债务的事。说到底,他们毕竟只能算是十八线乡下的首富二富,而且还是二代,不是一代。二代大多是靠零用钱活着的,花完了还是得看一代的脸色。只不过二代们可以理直气壮地将零用钱吃光花光,才会造成富可敌国的假象。真正富可敌国的,是他们的爹。二代要是不听话,说不定就会多出几个弟弟妹妹。
  如果没有自知之明,贸然插手天朝二代的事,那么给自己招祸也就罢了,往往这祸水还会向上一代延伸。乘凉大树要是倒了,那天也就塌了。
  吃过饭,楚君归自去上课,方玉和阿琛也忙自己的去了。
  就在这一天,一个小道消息突然传遍整个学院:这次年终大演,学院不光有了参加的资格,还额外获得十个冬猎的名额!
  至于天朝冬猎的意义,转瞬间就被扒出成百上千条。其中最直接也是最有诱惑力的,就是天朝皇帝和各位国柱都会观看冬猎,此前还有过为家族后辈择偶的先例。这要是被哪位大人物看上,就相当于少奋斗几百年,外加一步跨越无数光年。
  一时之间,人人振奋。只可惜参商十万学子,十个名额实在太少。
  在这一刻,无论学渣还是学霸,都深悔过去读书太少,太不用功。不知有多少人暗自发誓,无论付出多少代价,也要拼下一个名额来,好光宗耀祖,连后人都能吹上一百年。
  楚君归还不知道自己到手的那个资格有多珍贵,一下课就匆匆往公寓赶,可是奔到门口时,还是已经六点一刻。
  公寓门开着,门口放着两个大箱子,四号正在往里面搬行李。
  楚君归愣了片刻,才说:“我忘了锁门吗?”
  “你没忘,我带钥匙了。”四号说。
  钥匙不应该是身份芯片吗?不过楚君归明智地没有多问,反正问了也是白问。他这间公寓就跟旅店一样,门禁形同虚设,无论是谁,都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四号既高且壮,比楚君归还要高一点。两个大箱子各有几十公斤,她一手提两,就进了公寓。
  楚君归跟着进了门,问:“那个,你搬进来,有什么手续吗?”
  “我需要手续吗?”
  “不需要吗?”不过这句话楚君归并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心里想想而已。
  四号的行李其实很简单,除了几套换洗衣服,余下的都是各种武器装备。进门第一件事,她就在布置各种预警设备。
  楚君归看了半天,就走到电视前,想要打开,不过想了想还是算了。四号干得这么开心和认真,楚君归至少得尊重她的工作量。
  四号忽然回头,盯住楚君归的手。
  楚君归僵在原地,不明所以。
  四号看了半天,一把拉过楚君归的手,细细的摸。
  楚君归一直等到她摸够了,方问:“我的手有问题吗?”
  四号说:“和我皮肤记忆中的一双手有些像,不过应该不是。”
  “皮肤记忆?”楚君归的战术欺骗悄悄启动。
  “算了,说了你也不懂。时间不早了,赶紧睡吧。”
  楚君归看着四号在自己床边打了个地铺,想要抗议,还是忍住。反正抗议也是无效。
  两人各自睡下,熄了灯。
  黑暗中,四号忽然说:“昨晚的事,我替你瞒下了,你记得欠我一个人情。”
  “好。”其实楚君归一点也不明白为什么就欠了个人情。
  “那个是你女朋友?”
  “女朋友是什么?”
  “不是最好,是就赶紧分了。”
  “为什么?”
  “因为,就算你不想分,我也能让她先说分手。”
  楚君归愕然,道:“这世上难道就没有生死不渝的爱情吗?”
  四号一脸的不耐烦:“小小年纪不务正业,以后少看小说多读书!”
  楚君归一阵心虚,终于知道畅销小说的台词不能乱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