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阿降临第64章 不喝酒怎么上天?,天阿降临第64章 不喝酒怎么上天?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阿降临 > 第64章 不喝酒怎么上天?

第64章 不喝酒怎么上天?


  只愣了片刻,楚君归就回过神来,叫道:“赶紧修防御阵地!原有阵地之外,还要给你们手里的装备修专门阵地!阵地怎么修,这些重炮的说明书里都有。”
  学员们纷纷从背包里拿出动力铲,开始就地挖掘阵地。一个精于测绘的学员取出几个小形光距仪,在阵地节点处一插,即刻几道低可见度的激光线就将阵地轮廓标识出来。
  楚君归也拿出动力铲,在阵地最前沿开始挖掘。这把动力工兵铲自带惯性辅助动力,哪怕是冻土荒原,轻轻一铲下去整个铲盘都会没入土中,再往上一掀,一大片土就甩到坑外。有了这把工兵铲,用不了几下就能挖出一个标准的机枪阵地。
  这种工兵铲在盛唐的战术步兵中早已普及,属于标准单兵装备。但是参商学院都只能小批量装备,新郑的普通军团还得继续用老式人体生物能驱动工兵铲。
  有了动力工兵铲,学员们个个都像一台人形推土机,转眼间阵地就构筑了雏形。
  楚君归从口袋里掏出工匠改造过的战场扫描仪,开启后扫描了周围地形,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就在这时,他好像看到远方海面上似乎有什么东西。
  信号发生的位置实际上还在十公里外,在夜色中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只是楚君归的眼睛可视范围比正常人要广一些,不光红外紫外什么的看得见,就连一些无线电波也能看得到。海面上本来应该是空无一人的,突然出现对讲机的信号,岂不奇怪?
  楚君归在战场扫描仪的侦察机按键上一点,侧方伸出一根如钢笔般的金属棒,弹上天空,随即伸出两片折叠翼,然后就无声无息地向海上飞去。
  转眼之间,战场扫描仪上就显示海面上有十余艘小艇,正以惊人的高速向海滩冲来。
  “糟糕!被发现了!”楚君归没想到敌人进攻会来得这么早。
  他不及细想,立刻命令所有人回归炮位,注意隐蔽,没有他的命令绝对不能开火。
  楚君归自己则抱了两挺重机枪冲入阵地架好,默默地对准了沙滩。
  海上突击部队来得极快,转眼间一艘艘小艇就冲到浅水,艇上的战士跃入齐腰深的水中,向岸边跋涉。还有一些战士则试图将三艘小艇拖到岸边。小艇上装满了货物,应该是他们使用的装备。
  这些战士个个身着黑色作战服,动作迅猛敏捷,作战服似乎还有一定光学迷彩的效果,看上去十分模糊。
  楚君归双瞳内微微闪动光芒,切换到复合模式,几种模式所获得的图像叠加在一起,就得出清晰影像,轻而易举地破除了对手的光学隐形。
  后方海面上黑沉沉的,什么都没有。
  楚君归一边将准星在一个个涉水战士身上移动,一边默默地想:“就只有这点人吗?不可能,大部队一定还在后面!”
  一想到这里,楚君归就又下了一道命令:没有指令,不许开火,不能暴露。
  他要等敌人大部队上来,再用重火力好好给敌人上一课。至于眼前这些……
  本来只有隐隐波涛声的海滩突然被枪声打破,极高的射速让枪声完全连成一片。
  转眼之间,一艘艘小艇就冒出烟火,引擎全部击毁,无一幸免。有的战士明明就站在引擎旁边,子弹却擦身而过,击中引擎,他却毫发无伤。
  枪声骤息,那名黑衣特种战士呆呆站在海水里,一时不知发生了什么。他茫然四顾,发现同伴们也都是如此,有人下意识地摸着身体,却没有看到伤。
  没有伤亡,可是小艇全被摧毁。
  “这下都跑不掉了……”楚君归吐了口气,准星锁住一个战士,轻轻扣下扳机。
  枪声再起,海中的特战战士如同受惊宿鸟,各种精彩绝伦的战术动作瞬间展现。有鱼跃腾空的,有曲线冲刺的,有一头埋到海水里,闭气前进的,更多是掏枪仓促还击。但无论他们做什么,一颗颗子弹都会像是长了眼睛般飞过来,将他们击倒。
  机枪声压倒一切,接近每分钟1000发的射速,让楚君归瞬间就打空了弹箱。他抓过旁边的备用机枪,转眼间打空了第二个弹箱。
  接着是第三个弹箱,然后海滩就清静了。
  一个个特种战士有倒在海水里,有的已经冲到了沙滩上。谁都没想到海滩上已经有了防御阵地,但是由始至终就只有一挺机枪在开火。大部分特种战士本能的反应就是冲锋和还击,可是还没等他们明白发生了什么,战斗居然就结束了。
  特种战士腰间都亮起了暗淡的黄色光芒,而空中悄然出现一艘庞大的雪茄型飞船,船腹打开,一束束光芒照在特种战士身上,牵引着他们冉冉上升,收入舰腹,然后就悄然消失。整个过程中它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有若幽灵。
  这是演习中专门的救援飞船,负责回收‘阵亡‘的战士。只有在战局中止,或者一方被全歼时,它才会出现,以尽可能的不干扰战局。
  楚君归对自己这次的表现很不满意,对手战术动作出人意料的迅猛高效,让他三分之一的子弹都落了个空。用这么先进的重机枪扫射,才打出60%多一点的命中率,实在有些没脸见人。
  要知道这挺重机枪在1500米内基本上指哪打哪,比当年他自制的那挺重机枪不知道强出多少。
  正胡思乱想之际,阿琛凑了过来,拍拍楚君归的肩,一脸严肃地说:“君归,我们都觉得有必要和你谈谈。”
  “说吧。”看到阿琛如此严肃,楚君归有些莫名其妙。
  “你看,这次袭击的部队才不到200人。”
  “130个。”楚君归对自己的战果记得很清楚。
  “那就更少了。君归,大家都是同学,一起上过战场,就都是兄弟了。你的情况我们都知道,你想要战果我们也都理解和支持。只要你说一声,我们肯定都会全力帮你。但是你用命令的方式让大家都不要动,所有目标都留给自己,最后大家看着你吃独食,这样的话,真的不好!那个,不管怎么说,还是要注意点吃相。”
  楚君归啊了一声,倒还真没想到那么多。这些特种战士可不是参商学院战术步兵那样的水货,个个都是精锐,哪怕在近腰的海水里行动不便,楚君归也只打出60%多的命中率。
  这要是给他们上了岸,发生什么可就不好说了。
  楚君归耐心解释:“我不是要吃独食,是因为他们大部队还在后面,我们的重火力不能暴露。”
  “大部队在哪呢?”阿琛指了指空无一物的海面。
  这时天已经渐渐亮了,视野逐渐开阔,一眼可以望到十多公里外。但海平面上,还是什么都没有。
  “应该会来的。”楚君归觉得自己判断没有错。
  阿琛叹了口气,说:“哪有后续部队和先头部队相隔这么远的。这不是送先头部队给我们吃吗?那些人就是一支普通的侦察部队吧。”
  “会来的。”
  阿琛耸肩,说:“好吧,我就在这里等着。”
  半小时过去了,海面上还是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
  “一定会有的……吧……”楚君归说。
  阿琛能做的,只有翻白眼。
  楚君归突然扑到阿琛身上,一下把他压到了战壕里,再顺势一滚,滚到了更深一层的洞里。
  一声轰鸣,整个阵地都在震动,冲击波中伴随着强烈的电磁能量。爆炸接二连三的响起,冲击波席卷了整个前沿步兵阵地。
  阿琛耳朵一阵蜂鸣,腰间的救生信号器亮了一亮,差点点亮。这意味着这次轰击,阿琛已经处于生死关头,刚刚要是慢了一点,就已经被纳入爆炸范围,就此阵亡了。
  等爆炸一停,楚君归就从洞里钻了出去,冲到阵地里,仰望天空。
  阿琛也钻了出来,抬头望天。
  天空中,数架大型运输机缓缓飞过,抛下无数小点。这些小点都是一个个的空降兵,他们在空中展开滑翔翼,以喷气背包作为动力,迅速冲向滩头阵地。而另外一批空降兵则是飞向内陆纵深,看样子是要占领楚君归身后的阵地。
  阿琛一看密密麻麻的空降兵,就是倒吸一口冷气,“这么多!”
  “我们的子弹更多。”楚君归指了指旁边堆积如山的弹药箱,少说也有上百个。
  天空中,运输机驾驶舱内,副驾驶说:“空降兵已经全部空投完毕,对地表阵地已经进行过火力覆盖,共扔下四枚巡航导弹。还需要再补一轮轰炸吗?”
  “完全没必要!这一带还有对方战机活动,我可信不过那些护航队。这些从冰原星上出来的家伙,不喝两瓶是不会上战机的!“
  “好吧,那么返航。”副驾驶耸肩,假装没看到机长正拿个保温杯往嘴里灌着什么东西。
  就当里面是枸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