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阿降临第116章 古法止血,天阿降临第116章 古法止血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阿降临 > 第116章 古法止血

第116章 古法止血

    楚君归向李若白腿上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在他腿侧膝关节的位置上,插着一块弹片。弹片恰好射在战甲连接的薄弱处,所以插得极深。而其它几块弹片则是钉在战甲上,只是勉强穿透护甲片。
  
      楚君归一把捏碎李若白身上的信号发射器,拖着他的后领,将他拖到了一个废弃的机械后面,然而探头出去,一轮扫射放倒了所有冒头的敌人。
  
      大门处响起引擎的轰鸣声,楚君归即刻掏出一发方盒型的高爆炸药,直接按到装粘性炸药的盒子里,然后估算了一下时间,在上面设下了六秒起爆,就用力将炸药扔向大门。
  
      装甲车恰在此时冲入大门,然后啪的一声,炸药就粘在了车体上。装甲车上的炮塔还在转动之际,猛烈的爆炸瞬间引起车内弹药殉爆,直接将炮塔掀飞,砸穿了车间墙壁,掉到了另外一个车间里。
  
      装甲车的爆炸顿时镇住了追兵,让他们四下逃窜。
  
      楚君归回到李若白身边,说:“忍着点。”
  
      李若白点了点头。楚君归就一手按着他的腿,一手将弹片一一拔出。李若白身上大约插了七八块弹片,楚君归拔了腰上一个,原本按顺序该要拔大腿上的,他却跳过了那两片,突然拔出膝盖上的弹片!
  
      “你大爷!!”李若白措不及防,痛得一声号叫,可是他的腿被楚君归压着,就如被大象踩着,丝毫动弹不得。
  
      楚君归在自己腿侧一按,参宿战甲一块加厚的甲片打开,从里面弹出一个由三支自动注射器组成的战地医疗组件。
  
      楚君归拿出红色的一支,直接插进伤口深处,弄得李若白又是一声惨叫。好在这支药剂有镇痛和消炎的作用,转眼间药力发挥,李若白脸色就好了许多。
  
      楚君归又拿出蓝色药剂,上面有着纳米机械的标记,注入到李若白的伤口里。药桶里装的全是纳米智能修复机械,可以自动连接伤处的血管、神经和骨骼,保持肌体活力,不致彻底坏死。
  
      最后一剂则是封闭伤口的生物胶。盛唐产物自然和参商学院的不是一个级别,这种生物胶自带一定的防御能力,并且可供新生肌肤沿着它生长,直至被人体完全吸收。
  
      三针下去,李若白伤势算是控制住了,但也仅此而已。
  
      “君归……”李若白声音微弱地呼唤。
  
      “已经好了,不会痛了。”
  
      “不,你快把我腿压断了。”
  
      楚君归这才发现自己还踩着李若白的大腿。
  
      他一把将李若白提了起来,问:“试试,能走吗?”
  
      李若白脚一沾地,就是身体一倾,好在被楚君归一把拉住。
  
      “不行,关节废了。”
  
      楚君归已经清楚李若白的伤势,本来也就没抱希望。他蹲下,在李若白的腿部战甲上设置了固定模式,这可以让这条腿始终保持伸直状态,不至于对伤处造成二次伤害。
  
      “走了。”楚君归左手扶着李若白,右手持枪,向下一个车间走去。
  
      “等等。”李若白拉住了他,说:“你去救人,把我……留在这里吧。带上我,大家只有一起死,你一个人去,还有希望救出兮姐!”
  
      “少废话!这里你说了不算。”
  
      楚君归近乎蛮横地拉起李若白,将他挟在腋下,提了就走。李若白不断挣扎踢打,可是全然无法对抗楚君归的巨力,最后只得道:“放我下来,我……我配合。”
  
      楚君归不理他,大步向前,迅速通过车间,冲入下一个厂区。
  
      在这里,粉碎混合后的矿石被送入炉中,进行烘干,然后压制成型,准备最后的工序。
  
      所以车间里到处是粉尘和热风,气温已经接近70度,没有防护的话人类根本无法久留。好在楚君归和李若白的战甲都可以提供足够的环境防护,呼吸系统也有相当长的自持力。
  
      楚君归将李若白放下,拍拍自己的肩,说:“抓着这里,我们继续。”
  
      李若白抓住楚君归的肩带,单腿跳跃,跟随前进。这种方式行动自然迟缓,只是将楚君归的双手解放出来而已。
  
      敌人从四面八方冒出来,简直就像打不光的鼠群,楚君归渐渐感觉一支步枪已经压制不住对手的火力。
  
      他手中的步枪突然哑火。
  
      试验体也是一怔,他能够控制射击弹道,却无法让步枪不出故障。而蓝旗军的步枪显然不如盛唐步枪那么可靠。
  
      短暂的火力空白,瞬间就让大量敌人冲到面前。楚君归提着李若白向侧方跃出,将他压在身下。
  
      弹雨浇在楚君归原本所在之地,然后迅速向这边蔓延。楚君归身体震了几下,已是中了几枪。他只当不知中枪,从背包里掏出最后几颗手雷,扔了出去,在追兵头顶凌空爆炸,将十几名追兵炸倒。其余追兵受惊,赶紧各自找掩护。
  
      楚君归提起李若白,冲向一个有掩护的角落。忽然间车间内响起有些异样的枪声,楚君归猛地将李若白拉到自己身前,用身体挡住了他。
  
      枪声过后,楚君归身体微颤,单膝跪地,腰侧战甲碎裂,血流如注。
  
      在烘干炉顶,出现一个全身蓝色战甲的战士,俯视着两人。他手中拿的赫然是盛唐战斗步枪。
  
      李若白一声怒吼,操枪扫射,一串子弹打得烘干炉火星四溅,但那蓝甲战士已然消失。
  
      李若白一下将背包里的东西全都倒在地上,手忙脚乱地在里面翻找着急救药品,可是什么都没有找到。
  
      “没有生物胶了,怎么办!”李若白的声音都带了一点哭腔。
  
      他很清楚,楚君归的参宿战甲也只会配一套战地急救包。楚君归腰间已是血肉模糊,一大块皮肉都被子弹撕走,而且血流不止,这种伤不立刻处理,转眼就会致命。
  
      李若白还从来没有这样紧张过,现实跟他所受的战地急救训练相差实在太远。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会紧张到额头冒汗,手脚冰冷。
  
      假如那一枪是打在自己身上就好了。只是他也知道,这一枪若是落在他的身上,那就没命了。
  
      楚君归拉过旁边一具蓝旗军战士尸体,说:“撕点布,给我堵着伤口。枪给我!”
  
      李若白递过步枪,楚君归立刻开火,将冒头的几个战士击毙。李若白则扒开尸体上的军服,找了块干净的衣襟撕下,堵上了楚君归的伤口。
  
      消灭了残敌,楚君归轻吐一口气,继续指挥李若白:“把他衬衣脱下来,包成一团……不要背心!那太恶心了。对,把布团包在枪管上,点火。把子弹先退了!你想自杀吗?”
  
      李若白手忙脚乱,就象一个从未上过战场的菜鸟,好在他最后还是成功弄了一个火把出来。
  
      “往这里按。”楚君归指了指自己的伤口。
  
      “什么?”李若白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楚君归伸手抢过火把,直接按在自己伤口,烈焰烧灼皮肉,发出滋滋声响。转眼间火把被鲜血浇熄,但伤处皮肉也被烧焦一层。
  
      “这,这是……”
  
      “古法止血。”
  
      整个过程,楚君归手都没颤一下,李若白却是脸肉抽动,看着就痛,好像那火是烧在自己身上一样。
  
      李若白完全不能理解,那么大的伤口,火直接烧了上去,一个人要有多恐怖的意志,才能毫无反应?难道楚君归都不会痛的吗?
  
      楚君归确实关闭了伤口处的痛觉。
  
      当然,烧完之后,他就再次打开痛觉,只是调低了一些,以免影响战术动作。
  
      “再去撕几条袖子。”
  
      李若白单腿蹦来蹦去,完成了任务。
  
      楚君归将袖子接到一起,扎在伤口上,说:“走吧,去救林兮。”
  
      他向前走了两步,回头看着李若白,问:“怎么不跟上?”
  
      “我担心你支撑不住。”
  
      楚君归拍拍自己的肩,说:“少废话!动作快点!”
  
      李若白咬牙,伸手搭上楚君归的肩,随着他一起走向下一个厂房。
  
      “我们要去哪?”
  
      “不知道。”
  
      “不知道?”
  
      “我只知道她们关在这里,把这个工厂清干净,自然就能找到她们。”
  
      “可要是她们不在这里呢?”
  
      “那就把这个城市清理干净,一样能找到。”
  
      说话之际,两人已经走入下一个厂房。
  
      这座厂房比前一座要高出一倍,一个巨大的熔炉正在熊熊燃烧,在刚才车间混合压制好的矿石方块不断被投入到熔炉中。
  
      围绕着熔炉口修有一圈平台,以钢网为底。平台上绑着两个人,一看战甲就知道是林兮和四号。她们身上被缠绕着重重钢链,战甲表面伤痕累累,手脚上则绑着强力磁铁,牢牢吸附在身后的钢柱上。
  
      李若白迅速开启个人终端进行扫描,然后说:“战甲能量耗尽,无法开启辅助动力,看样子是经过一场苦战。从战甲反馈信息看,她们都受了伤,但不严重,另外应该没受到其它折磨。”
  
      这时高台上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你们终于来了,一路上的战斗表现非常精彩!现在,我想,我们应该坐下来好好谈谈了。”
  
      从侧门中,蓝甲战士走出,站在四号旁边,伸手挑起她的下巴,说:“我是蔚蓝风暴,是这里的首领。在这座城市以及周围地域,我就是神!可是这片区域太小了,无聊得让人发狂!也许你们可以告诉我,怎样才能脱离这里,前往更遥远的星空去探索。比如说,你们来的世界。怎么样?”
  
      他的手突然回缩,一颗子弹贴着他的指尖飞过,如果他的手还在原处,那么这发子弹就会击中他的手腕。
  
      蔚蓝风暴盯住楚君归,深吸一口气,缓道:“好枪法!”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