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阿降临第138章 黑域迷境,天阿降临第138章 黑域迷境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阿降临 > 第138章 黑域迷境

第138章 黑域迷境

楚君归一动不动地伏在手术台上,医疗仪缓缓在他上方移动,道道光束不断在他身上扫描,探查伤势,纪录数据。医疗仪慢得如同蜗牛,看得李若白心浮气躁。
  
  可是不等医疗仪扫描出全部伤势,就不能冒然下手救治。李若白并不是专业的医生,他只是略懂人体工程的技术人员而已。
  
  此刻楚君归的意识正在四下张望,周围全是黑暗,冰冷坚硬,听不到声音,也看不到光。
  
  不知为什么,这一切他似乎很熟悉,好像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一样。这片黑暗就是他的区域,只属于他自己,哪怕是黑暗冰冷,却有种寻到归宿的感觉。
  
  也许,他本就属于这里。
  
  以往,他就是在这里沉睡,但这一次却是清醒的,还可以活动。他意识到自己身体的存在,可是伸出手却什么都看不见,这个地方是没有光的,也没有声音。他伸手去摸,也摸不到任何东西。
  
  他试着走了几步,周围始终是一样。甚至他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移动。尝试过之后,他就安静下来,感觉再怎么走也走不出这片黑暗。而且,他也不想离开。
  
  就在这时,他的视野中突然出现了一点光。
  
  光很微弱,有若萤火。
  
  但在这绝对黑暗的区域,一点光芒也是无比醒目。他犹豫了一下,就慢慢走了过去。随着他的脚步,光果然越来越近。他心里竟有些激动,这是许久以来,黑暗地域中唯一的光芒。
  
  他走近了。
  
  在黑暗中,有一道淡淡的光束从天而降,照在一个男孩身上。
  
  小男孩双手抱膝,头埋在膝中,蜷成一团,显得害怕又孤单。
  
  他走过去,在小男孩身边蹲下,伸出手,犹豫了一下,又收了回去。他就那样看着小男孩。男孩始终一动不动,根本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
  
  他终于开口,问:“你是谁?”
  
  小男孩听到了声音,有些茫然地抬起头,望向周围,可就是对近在咫尺的他视而不见。
  
  看清小男孩容貌的刹那,他心中宛如一道闪电殛过,整个人都惊得跳了起来。
  
  男孩长得和他一模一样,竟是七八岁时的自己。
  
  只是男孩仍然看不到他。
  
  “你是怎么到这里的?”他心中升起隐隐的不安,直觉告诉他,这里或许对他来说是归宿,但对还不到十岁的男孩不是。
  
  男孩似乎说了句什么,他却没听清楚。他又重复了一遍问题,男孩也重复一遍答案,可是他还是什么都听不见。
  
  “你叫什么名字?”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君归。”这一次,男孩的声音异常清晰。
  
  一道血色闪电撕裂了这个世界,男孩和黑暗都被撕成几块,而他自己的意识也渐渐模糊。
  
  “君归!君归!”
  
  楚君归慢慢睁开了眼睛,视野中出现了一双修长的腿,哪怕包裹在战甲中,也丝毫不显得臃肿。
  
  盯着那双腿看了半天,楚君归再视线上移,按照腰臀的轮廓,渐渐有了数据匹配的结果。只是他此刻意识有些模糊,运算速度大幅下降,好半天才得出结论。
  
  “林兮……”
  
  旁边响起李若白的声音:“老子费了这么多功夫救你,你却睁眼就想着兮姐。早知道你这么重色轻友,真该让你死了算了。”
  
  “李若白?”楚君归想转头,一动之下全身剧痛,他没来得及关闭痛觉,顿时一声闷哼,脸色瞬间惨白,额头见汗。
  
  “别动!伤口还没处理呢,你这么一动等于几十把刀一起切你的肉,能受得了才怪。”
  
  楚君归这才发现自己俯卧着,看周围环境应该是在医疗室里。这间房子他已经熟得不能再熟,几乎每天都要到这里来一次。
  
  他开始默默检查自己的身体,然后发现许多区域都失去了联系。
  
  “伤得有点重。”楚君归想着。
  
  “你还是得忍着点,我需要知道你肌体的反应,才能确定那里的神经有没有出问题。如果有,就要加一道工序。嗯,听起来像机器检测,不是吗?其实当医生也没那么复杂,和飞船修理工本质上是一样的。”
  
  李若白一边啰啰嗦嗦,一边着手处理楚君归的伤口。
  
  林兮在旁边看着,默不作声。
  
  楚君归背上一片血肉模糊,嵌着无数碎石和水泥碎块,此刻在医疗仪的光束照射上,所有异物都勾勒出明显的轮廓。这是辅助手术的方法,以虚拟影像的方式指导手术位置。
  
  李若白切割、取出异物、清理创口、修补肌体、封闭伤口,一整套操作下来,才将一片手掌大小的碎石取下,扔在盘子里。
  
  整个过程中,楚君归一动未动,只是额头汗水有点多。
  
  “我们又死了两个人。”李若白的声音有些沉重,一边手术一边说:“而且强效兴奋剂和纳米治疗液都用完了,这是最好的急救药。没有它们,你再受一次类似的伤,那就真的救不回来了。”
  
  李若白动作停了停,说:“你要是死了,这里所有的人都活不了。”
  
  楚君归感觉倦意阵阵袭来,眼皮越来越沉重,视野中不断闪烁警报:“肌体能量储备不足,中枢神经受到麻醉。”
  
  耳边传来李若白飘忽不定的声音,“睡一会吧,醒来就好了。”
  
  医疗仪的光屏上,楚君归大脑影像上的光斑正逐渐减少,进入深度睡眠状态。这时楚君归身上大点的碎石都已经被取出,李若白加快手上的动作,做最后的清创和修复。
  
  就在这时,医疗仪上闪烁起黄色的警报,李若白看了一眼,叹了口气,说:“生体修复液已经没了。还好他主要伤口都修复了,现在这些伤就只能靠自己恢复了。”
  
  “他要紧吗?”
  
  李若白头也不抬地说:“要不要紧你不是都看到了?要不是我还有支留着保命的急救针,他现在已经是尸体了。这些伤看起来只是皮肉伤,可是太多了,整个后背都被炸烂了。他只是人类,这种伤就连那些试验体改造人也受不了。”
  
  “嗯。”
  
  “他那件参宿战甲已经报废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库存里应该还有一套备用的斗宿战甲。你是不是把它给忘了?”
  
  “还有备用战甲?”
  
  “有。就算没有,也应该找人让出一套战甲。你是这支部队的指挥官,这些话不应该由我来说的。如果是我提醒你的,那就更不应该了。你究竟是怎么了?”
  
  “没有什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他现在怎么样了?”
  
  “活着。至于以后身体能够恢复多少,就要看他的运气了。我手上的修复液只有最低限度的三分之一。所以……”
  
  “会残疾?”
  
  “至少运动功能会下降。”
  
  林兮沉默。
  
  李若白小心地将楚君归身上最后一个伤口封好,然后略带讥讽地说:“真是个蠢货,靠自己血肉之躯去掩护一个穿着特殊版本斗宿战甲的人,你说他是不是傻?他是觉得自己能靠一块破水泥板挡住重炮轰击呢,还是担心重炮轰击真能炸死穿斗宿战甲的人?”
  
  林兮依旧沉默。
  
  “如果他不是这么蠢,我现在这条命已经没有了,还不止一次。当时蔚蓝风暴那一枪是对着我来的,结果他替我挡了。哈,穿参宿战甲的要替斗宿战甲挡枪,就和民用汽车帮坦克防御差不多。”
  
  嗤的一声,李若白撕下一片透明医用薄膜,盖在楚君归背上。薄膜一落在肌肤上,就自动贴牢。等到伤口长好,这片薄膜会自动被身体吸收。
  
  “就让他在这吧,现在该开会了。”
  
  林兮向楚君归看了一眼,就和李若白走出医疗室,再把房门关好。
  
  “守在这里,他一醒过来立刻通知我们。”李若白对门口的战士道。
  
  守卫这里的是冬狩小队的战士,李若白不放心蓝旗军的人。
  
  两人向楼上走去,半路上,李若白忽然说:“一会的会议上,我会骂人的,你不要拦着我。”
  
  “为什么?”
  
  “心情不好。”
  
  “随便你。”林兮出人意料地没有反对。
  
  片刻之后,会议室中气氛有些凝重。孟江湖、秦奕、四号已经到了,卡恩博士坐在角落里,尽量不让自己引起注意。
  
  李若白和林兮走进会议室,林兮照例坐在主位,李若白在她的旁边。
  
  入座之后,李若白就打开了个人终端,往桌上一放,接通了整个小队的频道。这样一来,会议室中的任何话,都会让整个冬狩小队的人听到。
  
  众人都是一怔。
  
  秦奕原本斜靠在椅背上,也不自觉地身体前倾,想要看看个人终端上显示了什么。
  
  没想到李若白对秦奕一指,说:“你,站起来。”
  
  “你说什么?”秦奕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你站着开会吧,如果不想站,可以滚出去。反正有关你的内容,你一样可以听到。”
  
  秦奕脸慢慢胀红,用力一拍桌子,怒道:“你有什么权利对我这么讲话?你不过是个……”
  
  “慎言!”孟江湖忽然一声大喝,制止了秦奕后面的话。
  
  秦奕虽然桀骜,但对孟江湖还是十分敬畏,只好把后面的脏话都咽了回去。只不过最后那句“你算什么东西”没骂出来,导致全身上下都严重不适。
  
  李若白向孟江湖看了一眼,说:“还是孟将军老到。”
  
  孟江湖不动声色,说:“年纪大了,难免会怕事。”
  
  “今天这事,光是怕,恐怕是过不去的。”李若白盯着秦奕,一字一句地说:“给我站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