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阿降临第128章 地位,天阿降临第128章 地位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天阿降临 > 第128章 地位

第128章 地位

天亮了,但跟没亮一样。
  
  暴风雨依旧不停地下着,山间原本是谷地的地方都变成了河流,河水滚滚而下,向着低洼处汇去。空中的雷电格外的低,一道接一道地落下,时不时点燃一棵大树,再被大雨浇熄。
  
  楚君归戴上头盔,走出了营房。
  
  李若白不知何时跟了上来,拍拍楚君归的肩,说:“我们去弄点矿石回来。”
  
  楚君归跟着他走出近千米,来到一片山坡前。山坡上有明显的挖掘痕迹,只是山水不断漫流,将一些矿洞都灌满了。李若白绕着山坡走了几圈,不断扫描,最终选定了一个位置,说:“就在这里,挖点稀有金属。”
  
  楚君归拿起自动采矿机,对着李若白指定的位置挖了进去。这支自动采矿机看起来像是一个电钻,只是后面有一根管子,将采下来的原矿和碎石都送入后面的精选机中。在精选机内,矿质含量高的会被留下,含量低或者不含的会被吹甩出去。
  
  默默采矿之际,李若白悄悄进了楚君归的私人频道,说:“君归?”
  
  “嗯?”
  
  “听说很久以前,在母星上的人还没有战甲,更没有辅助动力。在这样的天气里无论大人物还是普通人,出门的话都会被淋成落汤鸡,哈哈!”
  
  楚君归仔细一想,若是没有战甲,光靠战斗服的话似乎也可以完全防雨。只是没有辅助动力,普通人想要在这样的狂风暴雨中活动还是相当困难的。
  
  李若白猜到了他的想法,说:“没有战甲,哪来的内衬战斗服?旧时代的人,只有雨衣和雨伞。”
  
  楚君归不明白他说这些是为了什么,不过过往经验告诉楚君归,只要不问,过不了一会李若白自己就会说的。
  
  果不其然,李若白叹息一声,说:“在旧时代,无论大人物和普通人都要淋雨,都会受冷,为什么到了已经征服众多星域的现在,人和人之间的身份差距反而变得更大了?”
  
  政治不是楚君归擅长的领域,就只有安静地听。
  
  李若白有些烦躁地来回走着,似是有什么难以决断的事。楚君归看着他来回走了几十圈,才说:“喂!”
  
  “怎么了?”
  
  “矿石装满了。”
  
  李若白这才想起两人出来是来采矿的。不过楚君归这一声似是让他下定了什么决心,咬牙道:“去他妈的身份地位吧!”
  
  当李若白离开,楚君归默默地将精选机打开,里面已经包装好的四个方袋的精选矿石。他一把将四个矿包抓起,背在身后。
  
  “分我两包。”
  
  “你搬机器。你的腿还没好。”
  
  李若白抗起便携式选矿机和两把矿枪,这才想起一事,叫道:“你的腿不也有伤?”
  
  楚君归没理他,早就在暴风雨中去得远了,李若白急忙跟上。
  
  一进入营地,楚君归的个人终端上就收到一个新的任务:营地搬迁。
  
  经过慎重考虑,孟江湖还是决定搬迁营地,将必要物资设备都带走,前往蓝旗军的城市。一个有工业基础的城市,自是非常便利。关键是城市中还有上万人口,稍微训练一下就可以投入使用。想要重建一艘星际飞船,可不是一个小工程。
  
  所有人都开始忙碌,楚君归却无事可做。他的任务既简单又复杂,外围警戒。这个任务要求他要保证营地周围两百米区域的安全。在这种天气下,超过两百米,神仙也无法命中目标。
  
  楚君归拿起枪,就走入暴风雨中。
  
  营地中,林兮看着楚君归的身影消失,面具又切换成了镜面模式。
  
  楚君归独自在山野中搜索前进,天永远都黑得跟夜一样,好像从来都没有过太阳。风也越来越大,呼啸来去的狂风已经到了十级,所有的树木都在疯狂摇曳。地面除了一些突起的岩石,就是奔涌的水。水势大得已经接近山洪。
  
  这方天地,似是只剩下他一个人。
  
  不,他不是人,只是怪物,一个像人的怪物。
  
  楚君归感觉心中好像有一种从来没有出现的情绪在酝酿。但是这个情绪并不陌生,少年时时会有这种情绪。每当这个时候,少年就会将自己封闭起来,切断和外界的一切联系。
  
  就像试验体沉睡时一样。
  
  他尝试翻找记忆,却找不到这种情绪出现的原因。出现这种情绪之前的记忆,全都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这不像是人工清除,而是少年自己强行忘记了。
  
  没有找到答案,让楚君归有些沮丧。
  
  就在这时,他的视野中忽然有什么东西在移动。系统自动判定了移动物的身份:链锯的下属战士。
  
  楚君归本能地就潜行过去,默默跟在那个战士身后。那名战士向着营地方向搜索了几十米,就折而向右,又搜索了几百米后就返回来处。
  
  楚君归保持耐心,默默跟随。很快就发现了他们的营地。营地伪装得极好,四五个帐篷建在林间,表面布置着野草、青苔和树枝,几乎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就是楚君归乍一看去,也有可能把这里忽略过去。
  
  营地中每个帐篷里都挤着三四名战士,加起来一共20人左右。这么少的兵力不足以进攻,更多是侦察和牵制。
  
  就在那名巡逻的战士快要回到营地时,楚君归掷出手中短刀,没入他的后背。
  
  战士扑倒在地,只挣扎了几下就没了声息。然而哪怕是在暴风雨中,这点微弱动静竟然还是惊动了营地中的那些战士。
  
  “是谁?”“敌袭!”
  
  一片喊叫声中,他们纷纷窜出帐篷,然而入眼就是三点红光。
  
  三颗枪榴弹射来,正好落在三点上,几乎同时爆炸。爆炸的冲击波彼此激荡,成倍地提升了威力。这些战士几乎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就全都变成了尸体。
  
  “面杀伤果然好用。”楚君归想着,藉此将一切不应有的情绪排除在外。
  
  他搜索战士的尸体,收集有用的战利品,最后用他们自己的手雷在营地周围布设了好几个陷阱,就悄悄离开。
  
  没走多远,楚君归身后就响起一声爆炸,然后是一连串的爆炸。
  
  楚君归没有回头,径自走向营地。只要超过百米,暴风雨就会将一切声音掩盖,再也听不到爆炸和惨叫。
  
  他回到营地,默默将收集到的战利品放下,然后转身就走。
  
  “等一下。”李若白在通讯频道中叫住了他,然后赶了过来,说:“我跟你一起去。”
  
  “你不是有自己的任务吗?”
  
  “你是说规划行动路线和确定搬迁方案吗?已经做完了。”
  
  “你有这么聪明……啊,不对,我是说方案不是需要和上校商量的吗?”
  
  楚君归一不小心就说漏了嘴。好在李若白不知道没有听出来还是根本不在意,没再提这件事,跟着楚君归离开了营地。
  
  这一次楚君归换了一个方向搜索,李若白老老实实地跟在他身后,没有再试图表现战斗能力。
  
  “君归,聊聊吧。”
  
  “我就知道你出来不是想打仗的。”
  
  “凭什么我就是不想打仗!你给我说清楚。”
  
  “你拖着一条断腿出来巡逻吗?”
  
  “你的腿比我好到哪里?”
  
  “腿和腿是不一样的。”试验体难得也有说出带有哲理的话的时候,一举打懵了李若白。
  
  李若白也是有自己骄傲的,在事实面前,他不屑撒谎。但不撒谎就得承认事实,两边一样的痛苦。
  
  他决定换个话题。
  
  “君归,你这种战斗的方式,想过自己的未来吗?”
  
  “哪方面?薪水?”一句话又把李若白噎了个半死。
  
  “你是打败过我李若白的男人,能不能不要天天就想着钱!”
  
  “你怎么知道我想的是钱?”楚君归很疑惑。
  
  “你……”李若白明智地放弃了拌嘴的想法,和楚君归吵架,能活活被他气死。
  
  “说正事。”
  
  “刚才难道不是正事?”
  
  “不是……你闭嘴!”李若白忍无可忍。
  
  “好。”
  
  连续好几个深呼吸,李若白才把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一定要告诉我实话,你是因为我的身份而救我的吗?”
  
  楚君归沉默。
  
  李若白等了片刻,叹了口气,落寞地说:“也没什么,别人都有可能看得出,你看出来也不奇怪。不管怎么说,你毕竟还是救了我,我还是非常感谢你。虽然我更希望你什么都不知道,也愿意救我。”
  
  楚君归感觉话题有些偏离方向,再看看任务守则中的那一条“在不影响任务完成的情况下尽可能向任务目标提供详细且真实的情报”,决定还是告诉他实话,尽管逻辑组件表明,这有可能对李若白造成精神创伤。
  
  “我救你,是因为你在我的任务列表上,虽然位置有点低。”
  
  “任务列表?位置有多低?”
  
  “最低。”
  
  “你的任务列表就只有我和林兮对不对?哈!比她低点,我可以接受!”李若白又变得高兴起来。
  
  但下一刻他就受到沉重一击,“在你们之间,还有44个任务。”
  
  楚君归没有说话,他还有大批的资料需要重新编译,以生成可以直接加载的组件。每一项组件的重要性,看起来都比李若白要高点。只是现在意外落到无人星,没有可以使用的算力,让编译任务处于停滞状态。
  
  就在李若白沮丧之际,楚君归又问:“飞船驾驶员能有什么地位?薪水很高吗?”
  
  试验体是真的不知道,而李若白突然心情变得大好,笑着说:“薪水当然不高,但请你吃饭足够了!”
  
  “真的?”楚君归想了想自己每日的能量消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