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爵婚:深夜溺宠322、心脏猛地一缩?,第一爵婚:深夜溺宠322、心脏猛地1缩?_女生频道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第一爵婚:深夜溺宠 > 322、心脏猛地一缩?

322、心脏猛地一缩?

见他的目光似明似暗的落在自己身上,夜千宠也看着他,抿着杯子里的红酒权当是消遣,语调悠淡,“想方设法来参加晚宴,见到想见的人了?”
  
  对面的男人倒是上道,摇着红酒杯,嘴角动了一下,直勾勾的盯着她,“见到了,近在眼前。”
  
  他以为,没有经历过什么情事的女孩,听到男士这一类的话,会很不好意思,暧昧到类似于表白了。
  
  但她只是表情自然回以一笑。
  
  他那些心思,自从她和满神医聊过之后基本就一清二楚了。
  
  她转过头,远远的看着底下那一层的热闹,“您想见的是药联方面的代表吧?”
  
  男人倒也一脸坦然,她猜到了就猜到了,不是什么秘密。
  
  他从自己的位置走过去,到她身侧的位置停住,视线低垂,落在她脸上,“没那么麻烦,我想见谁,可不是通过你最方便?”
  
  夜千宠抬头,看了他,没说话。
  
  男人端着的酒杯放到了桌面上,手臂顺势撑住桌面。
  
  俯低的身子又把腰弯了几分,气息几乎洒到她脸上,这才不疾不徐的道:“你就在药联里头工作,还在rlv小组,你要不要直接告诉我,领头人叶博士的身份?”
  
  夜千宠原本看着他极度靠近自己,稍微不舒服的往后仰了仰身子,表情却是一成不变。
  
  但是这会儿听到他说话的语调莫名带了几分居高临下,盛气凌人的样子,终于轻轻蹙了一下眉。
  
  “你和alva联系过?”
  
  难怪他现在可以参与这个小晚宴,关于她在小组内工作的事也是从那儿听来的了。
  
  那alva还算可以,没有把她的身份暴露了。
  
  “那张副卡放在你这儿,不就和你的工作性质有关?”男人表情其实依旧匮乏,微微一勾唇,反而显得冷郁邪肆。
  
  但他一猜都能猜出来,就寒愈那柔仁的尿性,给她卡绝不可能是为了买她的心,让她放弃策魂,或者是让她把rlv小组的情况告知他。
  
  寒愈给她卡,绝对只可能就是对她的接济,才是纯粹的哄女人开心。
  
  可他不是!
  
  这会儿,男人一手撑着桌面,基本已经是将她拢在自己胸前的一点点空间,给人颇为压抑逼仄的挤迫感。
  
  夜千宠当然也感觉到了,所以微微仰脸看了他,月眸微凉,嘴角似笑非笑,“看你这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今晚是专门胁迫我说出叶博士身份来的?”
  
  男人依旧是嘴角一勾,“你可以这样理解。”
  
  她看着他,安静的持续了大概无聊秒。
  
  男人也安静的看着她。
  
  她有一双特别美的眼睛,夏夜星空下莹亮无比,映出他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差一点就陷落进去。
  
  只见她笑了一下,“如果我不说,你还能把我扔进海里?”
  
  男人勾唇:“你要不要试试?”
  
  夜千宠脸色稍微变了变。
  
  因为他虽然看似漫不经心,但是她从他眼里看到了冷漠,或者说是本就属于无情者的淡漠。
  
  他只要他的目的,其余事情与他无关的那种表情,就算她真的落到海里,他必然是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毕竟他这张脸放在她眼前,可是忽然对她这样的冷漠,她心里难免涌过一瞬间的心酸,依旧那么盯着他好几秒。
  
  继而,她才抿了一口酒,“要是我不知道呢?”
  
  不知道?
  
  男人略略的冷哼,“一个小组就那么大,你还能没见过她怎么的?”
  
  说罢,他抬起闲置的手腕,大概是想挑起她的下巴,但是快要碰到她肌肤的时候动作顿了顿,又收了回去。
  
  她心里思忖,他似乎不喜欢碰触女人。
  
  这倒是个好习惯。
  
  可刚这么想着,面前的男人已然是在继续降低他在别人心里的好感度。
  
  “我听闻,你曾经落过海,有没有落下什么畏水的毛病?”他问这句话的时候,目光是盯着她的。
  
  刚刚他已经见了她看到海水的反应,心里八分笃定。
  
  夜千宠不回答,但是知道他为什么这么问,也看出了他眼里的笃定。
  
  她其实很想从椅子上站起来,但是他的姿势笼罩着她,隔绝了她的路,明显是有备而来。
  
  她目光稍微扫了扫,这周围也一个人都没有,多半是他让张弛清过场。
  
  看来,他这是捏准了她落海后可能畏水的心理,想方设法上了这艘游艇,今晚是势必要从她口中得到叶博士的详细信息了?
  
  想到这里,夜千宠心里不免有些恼怒和愤懑,对他这样的身份来说,这样的手段用在她一个女子身上,实在是卑鄙!
  
  “想好了没有?”男人依旧是那样的姿态,甚至有了进一步逼紧她的意思。
  
  夜千宠目光扫一圈的功夫,忽然看到了不远处的两个人,其中一个应该是送财神没错。
  
  距离比较远,她也不知道要怎么才能引起送财神的注意。
  
  而此刻,送财神其实是路过,他找来的补救工把之前凿过的地方都补救完了,正好走到这儿。
  
  “这儿闲人免近。”张驰就在一旁,已经面无表情的出声。
  
  宋庭君跟着看过去,见了千儿和刻薄男在那头,没觉得意外。
  
  凿过的地方也补救好了,所以他看了工人,“你先走吧!”
  
  工人在这儿停住的时候其实是欲言又止的,但是被张驰给打断了,再一看那边的一男一女就知道身份不一般,而且宋庭君都没敢打搅。
  
  所以工人更是没敢多说。
  
  之前也是宋庭君让他凿,当时宋庭君说:“哪儿最会让人出意外就往哪儿凿!”
  
  那意思,好像是凿得越隐秘、越多就越好,所以在他某个桅栏处凿了凿,记不清大概位置,位置就是这个区域。
  
  可他已经被送下游艇了。
  
  夜千宠看着宋财神和那个人走了,只得把视线收了回来。
  
  看了眼前的男人,量他也不敢对她怎么样,“你怎么这么想知道叶博士?我的身份,难道还不够你攀?”
  
  男人低眉,答得很直接,“与你不合眼缘。”
  
  言外之意,其实就是看不顺眼她,就是不喜欢她而已。
  
  夜千宠心底冷笑,不喜欢最好!本小姐我还看不上你!
  
  话说到这里,他却没忘最开始的初衷,“说不说?”
  
  这已经有了摆到台面胁迫的意思。
  
  夜千宠柔眉皱了起来,“你不觉得这样很卑鄙?”
  
  男人微挑眉,不言。
  
  她微微吸了一口气,一副不可能开口,你敢你就动我试试看的表情,伸手去拿了酒杯。
  
  大概是瞧着她这副悠淡的模样,男人微微眯起眼,“你真以为我不敢?”
  
  夜千宠抿了一口酒,然后慢慢摇着杯子。
  
  男人薄唇抿得紧了紧,原本撑着桌面的手去拿了她手里的杯子,面无表情的放回桌面。
  
  也是那转眼的刹那,夜千宠只觉得她身后靠着的支撑忽然被男人一条手臂给毁了,她原本就靠着,身后忽然没了支撑。
  
  那种失重的感觉让她陡然变了脸色,定定的视线最后落在男人阴郁、微眯着的眸子,满是危险和胁迫。
  
  他竟然真的敢!
  
  夜千宠脑子里最后就这么一个意识。
  
  “噗通!”
  
  只感觉身体失重后又重重的砸进海里,然后便是骤然的湿冷从四面八方涌来。
  
  她会游泳,但是掉落的一瞬间,全身重力和水面的撞击让她反应不过来,只觉得喉咙口一阵咸涩。
  
  过了好几秒,她才拾起游泳的本能,在沉入海底之后借着游艇上的霓虹,往那个方向奋力游。
  
  游艇上。
  
  男人还站在舱边,至少有两秒他是怔愣的,左手还拿着刚要放下的酒杯,因为左手没了支撑力,他改为右手撑住桅栏。
  
  此刻,断掉的桅栏耷拉半截还握在他手里。
  
  那一声“噗通”的时候,他才觉得心脏猛的一缩!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第一爵婚:深夜溺宠》,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