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剧中的魔兽玩家060 探戈,影视剧中的魔兽玩家60 探戈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杰西卡看着罗夏,嘴角勾起,眨了眨眼睛,说道:
  “好吧,我也不应该过问你的私人问题。”
  罗夏微微点点头,这才松了口气,不知为何杰西卡的询问让他有些紧张。
  这时,普拉迪诺走了过来,对罗夏说道:
  “警长,可以单独聊聊吗?”
  罗夏看了普拉迪诺一眼,扭头对杰西卡说道:
  “我去和普拉迪诺先生聊聊。”
  “当然。”
  杰西卡露出一丝微笑,“你是警长,你说了算。”
  “杰西卡女士,一会就把警长还给你。”
  普拉迪诺对杰西卡眨了眨眼,然后便带着罗夏走到大厅的一个无人角落。
  罗夏看了看四周,问道:
  “普拉迪诺先生,有什么事情吗?”
  “我跟你的前几任警长关系都非常的好。”
  普拉迪诺笑着说道,“我们合作得很愉快。”
  “是吗?”
  罗夏嘴角勾起,淡淡道,“那是因为你都收买了他们吧?”
  “我并没有收买他们。”
  普拉迪诺摊开手,“但是,有时候为了大众的利益,必须要歪曲或者破坏法律,我知道你也认同这一点,因为这就是山姆国。”
  “不。”
  罗夏摇了摇头,“你一点也不了解我。”
  “是么……”
  普拉迪诺怔了一下,“确实我并不了解你,警长,但你同样也不了解我,在这里有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我的家族已经在这里生活了160年,我的一生也是在这里度过的,我了解这里,参与建设了这里,为了它,我曾经付出过难以想象的代价,我就是沉睡镇,沉睡镇就是我。”
  罗夏嘴角勾起笑了笑。
  普拉迪诺指着他,问道:
  “警长,那你有这样深爱过什么吗?”
  “当然。”
  罗夏点了点头,“我热爱我的职业。”
  “好吧。”
  普拉迪诺抿了抿嘴,“你要知道,这里的人对我的所作所为,并不总是认可,自从你来了之后,我觉得你和我应该差不多,所以,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我们两个人不能成为朋友。”
  “我们当然可以成为朋友……”
  罗夏笑了笑,“只要你没有任何违法行为。”
  “警长……”
  普拉迪诺摇了摇头,“你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我做了违法行为吗?”
  “没有。”
  罗夏耸了耸肩,“我也“希望”你没有做过。”
  “好吧。”
  普拉迪诺叹了口气,“看来警长暂时无法成为我的“朋友”了。”
  “那真是遗憾。”
  罗夏突然问道,“能向普拉迪诺先生打听一个人吗?”
  “谁?”
  普拉迪诺看着罗夏。
  “汉森。”
  “他……”
  普拉迪诺眯起眼睛,“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他了。”
  “是吗?”
  罗夏露出苦恼的表情,“他惹得麻烦可是非常大,舒马赫州议员都跑到我的办公室大发雷霆了。”
  “我理解他……”
  普拉迪诺叹了口气,“丧子之痛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装作若无其事的。”
  “如果普拉迪诺先生有什么线索,希望可以及时告诉我。”
  “当然。”
  普拉迪诺点了点头,“对于这种事情,我一定会积极配合警长的。”
  “谢谢。”
  罗夏看了眼一直望向这边的杰西卡,笑道,“我的女伴等的有些着急了,我先失陪了。”
  “你请便。”
  普拉迪诺笑着摆出请的手势。
  罗夏点点头,向杰西卡走去,背对着普拉迪诺,他的脸色沉了下来。舒马赫州议员为了防止因为儿子吸毒,影响他在选民中的形象,关于儿子里德去世的消息只有少部分医护人员和警署的人员知道,他只是说出舒马赫州议员在警署大发雷霆,普拉迪诺便道出丧子之痛,可想而知,一定是有人向普拉迪诺通风报信。而且,他还有种感觉,汉森的失踪应该和普拉迪诺有关系。
  杰西卡看着罗夏的样子,小声问道:
  “怎么?聊得不愉快。”
  “不是……”
  罗夏嘴角勾起,露出微笑,“有些收获。”
  “什么收获?”
  杰西卡好奇地问。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罗夏决定暂时还是不将他的想法告诉杰西卡,并非不信任,只是还没有确凿的证据,想法也只是想法。
  “好吧。”
  杰西卡耸了耸香肩,“那么警长你不准备请我跳个舞吗?”
  “呃……”
  罗夏露出少见的惊讶,连忙摆手,“跳舞我可不会。”
  “怎么可能?”
  杰西卡拉着罗夏的胳膊,便向大厅中央舞池走去。
  “等等!”
  罗夏有点着急地说道,“我真不会!”
  这时,大厅演奏台上的乐队开始演奏那首著名的阿根廷探戈舞曲《一步之遥(PorUnaCabeza)》。
  杰西卡拉着他的手,眨了眨眼睛,问道:
  “真的不会?”
  罗夏一脸肯定地说道:
  “真的不会。”
  “不会没关系……”
  杰西卡微微一笑,将罗夏的右手拉到后背,举起他的左手,扶着宽厚的肩膀,贴着耳畔柔声道,“我来教你……”
  在大厅的一角,霍普韦检察官走到妻子身旁,问道:
  “怎么了?发什么呆呢?”
  “啊!”
  凯莉突然惊醒过来,收回望向大厅舞池的目光,按了按额头,“我突然觉得有点头疼。”
  “头疼?怎么回事?”
  霍普韦检察官紧张地扶着妻子。
  “可能是有点累。”
  凯莉靠在霍普韦检察官怀中,“亲爱的,我想先回去,可以吗?”
  “嗯。”
  霍普韦检察官点了点头,“我让司机送你回去。”
  凯莉被霍普韦检察官扶着走向大厅出口,她用余光望向大厅中央的舞池,罗夏正笨拙的在杰西卡的指导下,学习探戈。
  ……
  翌日一早,罗夏刚刚来到警署,前台卢皮塔就提醒他,今天是射击认证的最后一天,下午4点前罗夏必须要赶到“哈里斯射击场”进行打靶测试,测试结果将递交到镇长和老法官手中,以证明他的射击水平依然可以击倒罪犯,如果不合格,则需要进行射击培训。
  虽然罗夏对自身的射击水平很有自信,但还是觉得有必要测试一下,终究山姆国是持枪合法的国家,以前在华夏养成的习惯,可能并不适用这里。
  比如,鸣枪警告在山姆国就是明令禁止的,因为在山姆国鸣枪警告,基本等于告诉犯罪分子警察不会对他开枪,警告的目的也就无法达到,而且有可能造成对无辜者的伤害。
  当然山姆国警察也不能直接开枪杀人,在开枪前必须要进行警告程序,警告程序共有6个等级,分别是口头命令、约束控制、击打行为人、化学药剂、使用非致命冲击武器击打行为人、致命强制力这6个等级。
  一般情况下山姆国警察开枪前,必须要经过警告程序,但情况紧急除外,比如“以枪对枪”。
  但是由于山姆国持枪合法化,山姆国警察并不知道嫌疑人是否持有枪械,只要山姆国警察“认为”嫌疑人对警察或第三人的身体或生命构成巨大威胁时,即可开枪,也就说山姆国警察是否开枪,决定于当时的情景与所掌握的“事实”,而不是嫌疑人所犯的罪行,所以才会出现很多并非严重犯罪,但依然被山姆国警察击毙的各种新闻。
  而且山姆国法律认为,警察为了保护自身和其他人的安全可以开枪,原则上将符合法律规定的开枪情形认定为合法,加上考虑到警察所面临的危险,即便出现错误判断,即假象防卫,也持宽容态度,判定警察用枪具有正当性,无需承担责任。
  根据山姆国《模范刑法典》规定,警察对他人使用武力,由于轻率或过失对无辜者造成伤害时,不能以此为正当理由对警察起诉。反之,如果警察对他人故意非法使用武力,并造成无辜者死亡或伤害的,应当作为起诉罪的正当理由。
  再加上山姆国通常是根据习惯做法以及司法实践,附以判例的形式来指导警察使用武力。
  这些使得山姆国警察的武力滥用情况非常严重,根据山姆国警察基金会,在全山姆国7个城市所作专项调查,发现其中43%涉及警察用枪的案件,都是在被害人没有持有任何武器的情况下被开枪击杀的。
  而且山姆国的警察一旦开枪,根据《警察手册》规定必须向致命部位射击,所谓致命部位是指人体躯干中间部位,原因就在于躯干部位是人体正面投影部位,在发生枪战时是最容易命中的部位,而且在近距离接触时拔枪就可以射击,并不需要特意瞄准。
  为什么不射击头部?作为山姆国实战经验最丰富的部门,山姆国警察的实战案例中,90%的案例中开枪距离不超过11码(10米左右),而FBI则是75%的案例中与疑犯交火的距离在3码(2.7米左右)以内。
  这样的短的距离内,根本没有太多时间反应,只能依靠本能去进行射击,再加上躯干目标大,缓冲组织多,弹道低,击穿目标后子弹不会飞的太远(手枪30米左右),不容易穿伤到其他无辜群众,所以山姆国警察一旦开枪就会射击躯干,并且按照规定还必须要“双击”,也就是开枪两次,而这也造成之后渐渐演变成“四击“、“六击”甚至一梭子子弹,直到把对方打成筛子。
  对于山姆国警察来说,这些规定更加注重对警察人身的安全保护,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是极度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