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游修仙纪261,网游修仙纪261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撩衣客也是一阵无语,尼玛的,瞧间鹤子那风骚的屁股摆动频率,就可以得出这家伙确实对此处地形非常熟悉,可这又怎么可能呢?至从间鹤子成名后,撩衣客几乎都跟贱鹤子打交道,贱鹤子去过什么地方,他是再清楚不过。
  
  东州,贱鹤子确实有来过,但那次停留的时间极为短暂,并且去的还是“灵州”,“慧州”连踏都没有踏进去,那贱鹤子为什么会对“慧州”如此的熟悉?不解啊不解。
  
  房仲述才不去管解不解,他此次深入“左下黑雾潭”,是要打捞一把与他本尊有关系的扇子,名为“五火七禽扇”,此扇据说是南鹤仙翁使用过的,而他不就是南鹤仙翁转世吗?后世这把扇子好象是被一个女玩家得到的,叫什么名字就不清楚,反正在东州也是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
  
  “大师兄,鳙鳙鱼跟梨牛确实是在间鹤子来东州后出现的,我们也查过那片河滩及上牛峰boss掉落物品,间鹤子手脚很干净,我们一时间也查不出其中的关联。”
  
  那名广慧派玩家查不出关联,撩衣客却是一眼就看出其中的关联,当然鳙鳙鱼被扫荡干净,他确实不清楚;但梨牛的关联却是被他瞧了出来,得出关联后,撩衣客破口大骂间鹤子是奸/商,如此容易得到的灵宠居然卖一万大洋,尼玛的,坑爹啊!
  
  撩衣客骂坑爹时,房仲述浑身打得哆嗦的爬出潭口,凭他强一煞神初期的实力,居然还没深入潭底就被冻得差点变冰棍,而这黑雾潭也非常的古怪;螭首尺的避水功能,在这个潭中根本没发生作用,正因为如此,房仲述才会潜水去打捞,可这潭到底有多深还不清楚,反正没到潭底,他就受不了冰寒之气,急匆匆的冒出头。
  
  朱庇一脸哀怨的望着房仲述,房仲述大怒,一脚将这猪妖踢下去,朱庇惨嚎一声,在潭面上扑腾几下,然后咕噜噜噜的往下沉去;房仲述与它之间神识是相通的,朱庇一面下潜,一面通过神识告诉房仲述,它在潭底所见到的景物与感受。
  
  “猪果然耐寒啊!”见朱庇沉下的时间比自己久,房仲述感叹的说道。
  
  “道爷,没听说猪耐寒啊?”灭蒙眨巴着鸟眼说道。
  
  “糟了。”
  
  房仲述“卟通”一声跳入潭中,快速潜入潭底,约二十多米处就看到被冻僵的朱庇飘来荡去的,“没用的东西”,房仲述暗骂一声,抓住朱庇的两只猪角,将它撺出了水面;朱庇己经变成了冰雕,不过它的两个眼珠子还在不停的转动,看来也没被冻得很彻底。
  
  灭蒙一看到房仲述把眼光放在它身上,大惊,前面两肢较细的爪子捂着自己的鸟胸大喊道:“鸟不会水。”
  
  “真不会水?”房仲述很是怀疑的望着灭蒙。
  
  灭蒙正欲摇头,身体被一股巨力踢中,扑通一声掉入水中,扑腾着翅膀想要大叫,却发现自己居然会游水,这让灭蒙很是惊讶的愣住;不等它思考完,房仲述己经将它抓了出来扔到一边,然后蹲在潭水边,摸着下巴思考。
  
  “呜哇,呜哇,呜哇。”
  
  随着一根根羽毛被拔下来,灭蒙惨嚎之声越来越高吭,约拔下二十根巨大的羽毛后,房仲述将之捆绑成分别五根翅膀的形状,然后将这玩意儿绑在胸/前,如同扎着天使的翅膀;随后就再次踏进潭水中,缓缓往下潜去,潜下约三十米左右,感到自己的灵力罩有崩溃的迹象,房仲述拔下一根羽毛朝周围的水舞了一圈,羽毛瞬息之间被凝成冰,但周围的寒意居然减缓很多,使得房仲述能够继续往潜。
  
  “道爷一直觉得这两只灵宠藏着很多秘密,嘿嘿,一猜就中。”得意的房仲述继续下潜十米后,又动用了一根灭蒙羽毛,然后继续往下潜,如此反复使用羽毛,终于在第十根使用完后潜到了潭底。
  
  潭底反而没有任何的寒意,一股股暖意从四面八方涌来,房仲述伸出手感应暖流漂来的位置,然后顺着这那位置朝前行走,在潭底七拐八弯走了约摸数日的时间,终于看到一柄扇子被插/放在一块石头上。
  
  房仲述靠近那扇子还没有出手拔时,石块碎裂而开,那扇子就自动飞腾而起,缓缓的落到房仲述的手中,隐藏在神识中的五彩鹤自动飞了出来,与那扇子相互呼应,随后一枚“谪仙记忆玉简”产生,使房仲述又获得了一段有关南鹤仙翁的记忆。
  
  “五火七禽扇:宝品9阶,此扇有空中火、石中火、木中火、三昧火、人间火,五火合成;扇有凤凰翅,青鸾翅,大鹤翅,孔雀翅,白鹤翅,鸿鹄翅,枭鸟翅,七禽翎,上有符印法诀。使用条件:煞/罡神期、道派心法。拥有仙鹤神针诀者,可触发七禽,无此诀者仅能触发五火。”
  
  “嘿嘿,嘿嘿。”
  
  执扇在手,房仲述得意的想笑,却发现嘴巴不能张开,否则就会被水灌入其中,五火七禽扇无需炼化就自动归主,果然是自家的东西容易认门啊!往上浮的时候,五火七禽扇自动护主,隔开那周围飘来的寒气,使房仲述始终处于暖流中,一直浮出漂面后,暖流才消失。
  
  “我的毛,我的毛,我的毛。”
  
  灭蒙看到房仲述手中的五火七禽扇后,疯狂的冲上来大叫道,受契约所限,它不能出手抢夺主人的物品,也不能够攻击主人,只能围着那五火七禽扇大叫道;在下面利用十根灭蒙羽毛隔开寒流时,房仲述就怀疑灭蒙羽毛有奇异之处,如今看到灭蒙大呼小叫的,更是印证他心中所想。
  
  “你不会告诉说,这扇子上的七根羽毛全是你的吧?”房仲述一脚将灭蒙踩在地上喝道。
  
  “不是,中间那根,从左数起第四根。”
  
  “孔雀翅?槽,你是孔雀?”
  
  灭蒙突然不再挣扎与叫喊,似乎孔雀二字勾起它什么伤心事,一边刚刚化冻的朱庇悄悄跑到房仲述的身边,低声说:“道爷,它那鸟样哪里会是孔雀啊?不过,你这扇子上的孔雀翅确实是它的,也可以说不是它的。”
  
  “啪。”道爷一巴掌将朱庇扇飞,朱庇连滚带爬的窜回来,继续说道:“它老婆是孔雀,后来被南鹤仙翁抓住拔了一身的毛,然后被封印起来。”说完,朱庇赶紧闪到一边。
  
  “咦,即是如此,它为什么又跟我签契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