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地球有点凶第七十二章 平生最讨厌的就是比我还嚣张的,这个地球有点凶第72章 平生最讨厌的就是比我还嚣张的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这个地球有点凶 > 第七十二章 平生最讨厌的就是比我还嚣张的

第七十二章 平生最讨厌的就是比我还嚣张的


  “那个不是陈氏集团的大少陈年么?”有人认出了陈年,“他现在怎么跪在冰冰面前?”
  陆轩的一众同学此时更是一脸懵逼的看着陈年,不知道这是在搞哪一出。
  和他们所想的完全不同,原本在他们眼中高高在上,于他们来说,如同天上神龙一样高不可攀的陈年就这么跪在了众人的面前。
  而他们眼中只是很普通家世的陆轩居然就这么大咧咧的坐着,从陈年看向陆轩的眼神之中,他们看得出来,陈年极怕陆轩。
  现在陈年下跪,与其说是再想任冰冰下跪,倒不如说是被陆轩给吓得。
  “这也太梦幻了吧,我听说这个陈大少即便是在市里的领导面前都是不假辞色!”
  “你掐我一下,一定是我看错了!”
  “听说陈家触角遍布闽南各界,实力极强,现在那么怕陆轩,该不会陆轩也是什么隐藏的豪门子弟吧!”
  陆轩的一众同学几乎忍不住在脑海之中脑补出了一出豪门恩怨的大戏。
  在他们看起来,能够逼的陈年这个闽南地区的顶级大少下跪认错的,也只能是一个更加牛逼的大少才对。
  只是许多人都不敢相信,毕竟陆轩和他们同窗几年,从来没有看出来还有这种不知名的身份啊。
  越想,众人越是觉得不可思议。
  此时包厢之中原本的众人更是彻底懵圈了,他们什么时候看到过陈大少这样子过。
  所有人再看向陆轩的眼神之中就已经彻底变了。
  原本陆轩穿的很邻家,一看就是某宝上淘来的,看起来价格就不高,现在看起来怎么莫名的有点高端了呢,莫非是什么他们没听过的牌子么?
  他们之中的许多人都已经开始强行记住陆轩的脸,能够一句话就让陈年下跪道歉的,不管是军政商哪一路的大佬的后代,都肯定不是他们这种小富二代能够招惹的起的。
  他们也都是小有资产的富二代,平日里跟着陈年很是威风,在厦市之内几乎是横行霸道。
  现在他们才陡然觉得,这一切太危险了,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跳出来几个你根本惹不起的存在。
  “看我干什么,你是给她道歉,又不是给我道歉!”
  陆轩看了一眼陈年说道。
  陈年顿时连忙讨好的看着任冰冰,说道:“这位姑娘,我不知道你和陆先生居然是同学关系,今天的事情是我莽撞了,你看这样好不好,我给姑娘转一百万当洗衣服的费用,怎么样!”
  提到给一百万,陈年的心中也有几分心痛,虽然他是陈家的嫡子,但是还没有接掌陈家的大权。
  虽然有点钱,但是一百万依旧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起码是他两三个月的零花钱。
  不过想到旁边这位发怒之后的可怕后果,区区一百万也就不算什么了。
  任冰冰有点不知所措,不知道该不该接,因为她此时脑海之中已经彻彻底底的变成一团浆糊。
  她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今天她的整个三观都被重塑。
  原本被她以为非常疼爱自己的男朋友,居然会把自己出卖给了别人,只为了保全自己的前程。
  在她感觉自己都要绝望的时候,几年不见的前男友突然出现,以不可思议的姿态解救了她。
  她当然知道陈年应该很厉害,不然已经是公司中层的男朋友不会连几乎一点抵抗都不敢有,甚至卑躬屈膝。
  对家境普通的她来说,就更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但是那样了不得的大人物在面对陆轩的时候,几乎就是一句话就直接跪下了。
  这一系列的对比和冲击实在是太明显了,让她整个人都有些懵了。
  只是下意识的应了一声,一百万啊,正常情况下,她可能需要工作几十年才能够赚到的数目。
  现在轻而易举的就能赚到了,此时她才真正明白,钱对于有些人来说,真的不算钱。
  对于陆轩的其他同学来说,也是极大的震撼和刺激。
  一百万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笔难以想象的大数目,可能需要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才可能赚到。
  “多谢多谢!”陈年连忙说道,他虽然要送钱,却仿佛自己占了多大便宜一样。
  不过对他来说,一百万就能了结这个事情,何止是占了大便宜这么简单。
  “既然她选择原谅你,那我就放你一马!”陆轩淡淡的说道。
  “多谢陆先生,陆先生真是大人有大量!”陈年如同劫后余生一样,不断擦着额头上的冷汗。
  此时,他哪里还有身为陈大少的骄傲,唯有一个想法,赶紧把这个杀神请走才是。
  “哎,哎,哎,陈年,你什么时候胆子这么小了,这个人是谁?”这个时候,另外那个年轻人终于开口说道。“这么嚣张,我还没见过比这更加嚣张的家伙,我平生最讨厌的就是比我还嚣张,比我还能装逼的家伙!”
  “徐成志!”陈年顿时怒目圆睁,看着那个人,虽然前几分钟对方还是自己请来的贵客。
  不过现在他哪里还记得这些,只觉得徐成志简直是给自己找麻烦。
  好不容易才摆平了这个事情,难道又要横生波澜不成。
  陆轩瞥了一眼那个和陈年年纪相仿的年轻人,果然也是有修为在身,不过和是武者的陈年不同,这个年轻人身上有术法的波动。
  应该是术士一脉的修行者才对。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不是一个圈子的果然是玩不到一起的。
  “我现在很不高兴!”
  徐成志看着眼前的陆轩说道。
  “我看戏看的好好的被你打断了,你说吧,打算怎么赔偿我!”
  徐成志看着陆轩,他知道,眼前的陆轩能够让陈年吓得够呛,肯定不简单,想必也是一个武道高手,不过,看他的年纪,能够修行到第五级抱丹宗师就已经非常了不得了。
  区区一个抱丹宗师,吓唬吓唬陈年还差不多,想要吓唬他,那还差得远呢。
  “哈哈哈,想要我赔偿?”陆轩哈哈大笑了起来。“你又是什么来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