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手握紧Chapter90,把手握紧Chapter90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此为防盗章他上前几步,勾住时锐的脖子,压低声音问:“时大少爷,你可真行啊!真跟小姑娘玩儿真的?”
  
  时锐淡淡扫了他一眼,清冽的嗓音开口道:“我以为,你会感谢我为你努力了那么久。”
  
  纪子航:“”
  
  “算了,你就是这么没良心。”
  
  纪子航:“”怎么办,他忽然也觉得自己好渣。
  
  “好好好,我错了!中午请你吃饭好不好?叫上刚刚那小姑娘?不管怎么说,人小姑娘弱不禁风的在大太阳底下站那么久,这事是你的错吧,嘉木刚刚发消息跟我说一食堂没饭了,在三食堂等我们,咱直接去三食堂。”盛嘉木也是和纪子航时锐一起长大的哥们。
  
  一中三食堂是特色餐厅,价位相对高一点,没有一食堂人那么多。
  
  时锐把汗湿的外套脱掉,嗯了一声,纪子航转脸冲着童佳纾和夏念喊:“佳纾带新朋友和我们一起吃吧,我们去三食堂,一食堂没饭了。”
  
  童佳纾和时锐纪子航一个班的,平时关系也还不错。
  
  “好啊。”
  
  童佳纾拉着夏念手:“走,带你和大帅哥一起吃饭。”
  
  夏念还没反应过来,纪子航从兜里摸出手机,走到她和童佳纾面前热情的说:“你俩想吃什么?我让我哥们先点,等会过去就可以直接吃了。”
  
  童佳纾说:“我想吃糖醋排骨。”
  
  纪子航低头在手机上敲了几个字:“新朋友呢?”
  
  夏念说:“我叫夏念,你叫我名字就好。”
  
  站在身侧的时锐唇角轻翘。
  
  纪子航也挑了挑眉,似是没料到夏念会纠正他的话,他当然知道夏念的名字,不过是怕夏念第一次和他们接触,不好意思,为了照顾夏念,才喊她新朋友的,他笑了声,说:“好,夏念,你中午想吃什么?”
  
  夏念看了眼童佳纾,童佳纾笑着说:“你喜欢吃什么啊?”
  
  夏念说:“吃饭。”
  
  “啊”纪子航愣了一下:“吃饭,咱们就是去吃饭啊,你想吃什么饭?”
  
  “饭就行了。”夏念满身疲倦,没什么食欲,也不知道要吃什么,转身去拿书包,纪子航发了消息给盛嘉木,把手机揣兜里,往时锐跟前边走边说:“她可真懂事啊,不挑食。”
  
  对他们这群天之骄子来说,吃饭不挑食真的可以说的上懂事了。
  
  时锐站在树荫下等夏念,目光落在她身上时她正蹲在地上,把拿下来的军训帽子和校服外套往书包一侧的小包里塞,身上穿着迷彩t恤,露出细白的手臂,整个人看起来娇滴滴的,声音也软绵绵的,小小的一只,跟猫似的。
  
  时锐看着她把书包的拉链拉上,正准备转身去吃饭,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哥,锐哥,今天怎么这么慢。
  
  夏念胳膊顿了一下,就听纪子航笑着说:“馨馨,刚刚你锐哥在和人比赛呢,对了,给你介绍个新朋友。”
  
  “什么新朋友?”
  
  黎馨好奇的转头,看见夏念,脸上明媚的笑容僵住,纪子航介绍说:“她叫夏念。”
  
  夏念抬头,和黎馨对视。
  
  黎馨嗤笑一声,目光不屑:“这不算是新朋友吧,我跟你们提过很多遍的,我那个未过门后妈的女儿。”
  
  纪子航愣了下,黎馨是纪子航舅舅的女儿,她妈在她小时候就生病去世了,她爸就她这么一个女儿,从小到大要什么给什么,黎馨也以有一个好爸爸为荣,不过前段时间开始黎馨就经常在他们面前吐槽说他爸给她找了个后妈,关键是后妈还有一个女儿,她爸现在心都偏后妈的女儿身上去了。
  
  又说后妈的女儿心机婊,小心思多,黎馨和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几个男孩自然宠着黎馨,为了黎爸爸找小老婆,黎馨心情不好这事他们没少带黎馨出去散心。
  
  先入为主,他们都觉得黎馨后妈的女儿会是一个尖酸刻薄,长相精明的女孩子,没想到竟然是夏念。
  
  黎馨点名夏念身份就没搭理她了,催促时锐和纪子航去吃饭:“快点吧,我让嘉木先去点菜了,都等你们好久了,佳纾,你也跟我们一起吧。”这是刻意要孤立夏念。
  
  夏念站起身,背着书包,一个人往操场外走,黎馨和她不合,纪子航是黎馨表哥,时锐是黎馨发小,她不往他们身边凑,还是能避就避吧。
  
  童佳纾看了夏念一眼,对黎馨说:“我和夏念约好了一起吃饭,今天就不和你们一起了。”
  
  黎馨伸手拽住童佳纾胳膊,蹙眉说:“佳纾,你怎么能跟她那样的人玩呢?”
  
  童佳纾把胳膊从黎馨手中抽出来,笑着说:“我觉得夏念挺好的呀。”说完不等黎馨说话,就小跑着追上夏念,拍着夏念的肩膀眨了眨眼:“怎么不等我啊。”
  
  夏念微怔,显然没想到童佳纾会放弃和她口中帅哥吃饭的机会选择跟她在一起。
  
  童佳纾佯怒道:“看你这表情,我是那种见色忘友的人吗?”她撅着嘴,使劲的哼了一声,大步的往前走。
  
  夏念从后面拽住她的胳膊,声音软软的说:“对不起,我错了。”
  
  童佳纾噗嗤一笑:“逗你玩呢,你也太可爱了吧。”
  
  童佳纾亲热的挽着夏念的胳膊往一食堂去,一食堂和三食堂是两个方向,一个向西走,一个向东走,黎馨时锐纪子航要去三食堂,夏念去一食堂显然是要避开他们。
  
  黎馨脸色不太好,双手插在口袋里走在前面,纪子航盯着夏念和童佳纾的背影,挠了挠头,有点尴尬。
  
  他凑到时锐耳边小声说:“夏念看起来也不像那种有心计的人啊。”
  
  黎馨转身,没好气的说:“你的意思是我撒谎了。”
  
  纪子航:“馨馨,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可能对夏念有误会,人家毕竟是个小姑娘。”纪子航觉得小姑娘家的,不可能有什么坏心眼。
  
  黎馨气呼呼的:“你才认识她多久你就替她说话,之前是谁说等我后妈女儿过来,一定不搭理她,坚定的站在我这边的。”
  
  纪子航讪讪的,不说话了,之前确实说过这话,黎馨虽然有些小骄横,但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她妈在她小时候就去世,她不是不许她爸再娶。
  
  原本黎馨她爸跟她说要再婚的时候,她也挺为她爸开心的,可没想到他爸再婚的老婆已经怀孕三个月了,怀孕三个月才和她说,这不明摆着就是防着她吗?搁谁身上都不好受,黎馨认定是她那个后妈哄了她爸对她这个亲生女儿不亲,自然对夏念没什么好脸色。
  
  中午吃饭的时候黎馨和盛嘉木一起坐在纪子航和时锐对面,问了纪子航上午发生的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
  
  “反正你们以后不要搭理夏念就行了。”
  
  饭桌上三个男生都没说话,黎馨在桌下踹了纪子航一脚:“哥,听见了没有啊。”
  
  纪子航叹了口气,无奈说:“听见了,大小姐。”
  
  黎馨撇撇嘴:“以后不提她了,提到她我就心烦,我爸还说这周末把她和她妈接到我家住呢。”一想到这事黎馨就来气,她爸来跟她说要把夏念母女俩接到家里来住的时候,她还煞有其事的说不同意,哪知道她爸只是通知她一声,根本不是寻求她的意见。
  
  午休过后继续军训,教官一本正经的问大家还记得上午比赛的奖励是什么吗?众人都往纪子航看。
  
  纪子航很自觉的从队伍里走出来,笑着摊摊手,不就是跑步和俯卧撑吗?小意思,看他怎么让这群看热闹的哑口无言。
  
  教官挑眉说:“还等什么,开始吧。”
  
  纪子航站在两个连队伍中间,趴下双手撑地做俯卧撑预备,童佳纾一脸激动的对夏念说:“还是你厉害啊,赢了时锐,纪子航要跑圈做俯卧撑了,哈哈哈。”
  
  中午那会比赛的时候大家都等的心烦意乱,最后纪子航举报说时锐动了,他们也没仔细深究,毕竟教官宣布夏念赢了的时候,时锐自己也没反驳,他们就真的以为夏念赢了时锐。
  
  夏念心里清楚,她没有赢了时锐,那时候她和时锐四目相视,阳光照着他俊逸的轮廓,眉宇间尽是沉稳自信。
  
  时锐,是故意让着自己的。
  
  人群中突然发出欢呼声,身形挺拔的少年从队伍里走出来,单手解开勒在腰间的皮带,把外套脱掉,潇洒一丢,外套精准的搭在了一个黑色书包上面,动作一气呵成。
  
  教官问:“时锐,你是要和纪子航一起吗?”
  
  时锐声音响亮的回了个是,动作干脆利索的趴下,双手撑在地上。
  
  纪子航偏头,咧嘴笑着说:“够哥们啊。”
  
  时锐没搭理他,肩膀下沉,一边做俯卧撑一边报数,声音洪亮。
  
  纪子航也不再废话,快速的做了两个,跟上时锐的节奏。
  
  丁淑宜怀孕三个多月,身形比怀孕前丰腴些,她现在不工作,安心在家养胎,这两天被黎家保姆的各种补汤喂的气色红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