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级影子战士第84章 踩狗屎的男人,超级影子战士第84章 踩狗屎的男人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超级影子战士 > 第84章 踩狗屎的男人

  这是唯一有用的线索。
  凶手的手法很干脆,不拖泥带水,也没有丢下任何的东西,就算是受了伤,竟然用水冲洗了一下。
  然后再能确定凶手使用的是刀,统一配置的刀,但是这种刀很可能是最普通的刀。
  是谁这么心狠手辣?到底有什么仇恨?
  南天首先想到了村长,老太太受了刺激说不定真能做出这种事呢!不过被小丫头曼妮愤怒的否定了,因为老太太的后代也被残杀了,而她正是老太太的嫡系重孙女。塔塔等人也肯定了她的话。
  然后他们又想到了那个老头,老头死了他的家人会不会找来报仇呢?可是就算找来了也不会那么快啊!
  三百多人,近千牲畜,竟无一活口!无论男女老幼还是鸡鸭鹅狗,竟然都惨遭杀害!是谁冷血至此!众人愤怒的同时也感到了浑身发冷。
  “先把人都埋了吧。”南天说道。
  “不!”塔塔却是第一个反对,此刻他的眼神是那样的冷静,也是那样的冰冷:“这个时间应该尽快追查凶手,村子里的事情官府会处理。”
  南天听了这话,精神为之一振,很郑重的点了点头,在山头默默的寻找着蛛丝马迹。凶手是从这里离开的,离开之前还在温泉里洗了个澡,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就在他失望的时候,他发现了一坨屎,一坨狗屎,大黄狗留下的那坨屎,上面多了一个清晰的脚印。
  “谁踩了爷爷的屎。”大黄狗呲着牙,带着笑意:“看起来他们走的也挺匆忙。竟然没有再回去洗脚。你说你踩什么不好偏偏踩狗屎,还是爷爷的屎。”
  众人把目光都落在了它的身上。大黄狗皱着眉头,在地上嗅了嗅,然后抬头看向了东北方。
  “那是王城的方向。从这里可以抄近路。”塔塔说道。
  “也去王城?”南天嘀咕了一句,真是赶巧了。
  大黄狗低着头一路小跑的追逐着气味而去。一晚上没睡觉,直到天刚刚放亮,众人过了一片桑蚕林,来到一处小河旁,大黄狗愤愤的哼哧着:“那该死的家伙洗脚了!”
  前面是个小村子,南天领着人风尘仆仆的冲了进去,正好遇到了一个老农,匆匆赶去问道:“大爷,昨天下午或者晚上看见陌生人进村没?”
  老农愣了好长时间,看着这十几个人有点害怕,反问道:“什么事?”
  “我家的牛丢啦!”南天道,刚说完便发现老农的神色变了,非常的警惕而且富有敌意,他这才发现老农身后牵着好几头老黄牛呢!急忙解释道:“别误会,不是你这几头……”
  老农这才松了口气,哼哼唧唧的说道:“昨天白天放牛,晚上睡觉,没看见,唉,牛丢了可得赶紧追,说不定被那群臭小子杀了吃肉了呢,我们村也丢过牛的,告诉你,是那边的村子人偷的……”
  声音很小,说完又有点后悔,叮嘱道:“可别说是我说的……”
  南天应承着离开了,又接着问了几个人,都没有发现。忽然眼睛一亮,叫住了一个小男孩:“小伙子,问个事,那边的桑树林是谁家的?”
  小男孩非常高兴:“你们是来买桑蚕的吗?那是我二叔家的!我带你们去!”欢欢喜喜的领着南天等人去了一户农家院。“二叔,有人来买桑蚕啦!”
  一个中年男子披着衣服走了出来,睡眼惺忪的,看见南天几人之后眼神有点疑惑,他们根本就不像是收购蚕茧的人啊!“桑蚕还没成茧,你们是要预购吗?还是……”
  “有桑蚕吗?我们准备炒着吃。”南天说道。
  桑蚕成茧之前体内已经有了茧丝,这时候吃起来别有味道,被很多人所喜爱。不仅人喜欢,好多甲虫也喜欢它的味道,因此这个时期桑蚕最容易受到攻击。由于无法用药,蚕农们便会在晚上抓捕害虫。
  “另外,打听点事,昨天你看见陌生人进村子了没?该死的,村里丢了几头老黄牛!正好一路追到了这里。”
  中年人很高兴,因为很多桑蚕被甲虫咬过不久就会死掉,但是如果炒着吃倒是不会影响口感。搓了搓手:“你们要多少?”
  南天琢磨了一下:“你看我们这么多人……你有多少?我们都要了!”
  “好好好……”中年人眯着眼睛,然后突然想起来似地,抬头道:“你们丢了牛?还真倒霉,昨晚上吃完晚饭又过了一个时辰吧,我还真看见了一群陌生人从山上进了村,可是没看见他们带着牛啊……”
  “说清楚点!”
  几人身上寒意骤发。吓得中年人一哆嗦,斜眼看了几人一眼:“他们也是十来个人,跟你们差不过,都是男的,衣服……也是乱七八糟的没什么特别的……呃,对了,他们走后没多长时间又来了一个人,贼眉鼠眼的,牛粪颜色的衣服,皱巴巴的,还背着一个黑布袋子,路过小河的时候还洗了洗脚。”
  两伙人?南天皱眉,或者还是一伙人,后面那人负责断后侦查?未免也太小心了吧?
  “你们这里哪有医馆?”
  中年人愣了下:“我们村里就有。不过那些人应该不会去那里,你们再往前,那边有个小镇,镇子里有医馆还有佣兵公会呢!”
  佣兵公会?他们会是佣兵吗?南天心头一动,似乎找到了方向。
  “我带着紫霞和小凯撒现走,你们不着急,留在这买下桑蚕,再去村里医馆看看,不要遗漏任何线索。”紫霞没什么表示,轻轻一笑,上了马跟在瘦马后面,小凯撒依旧骑着大黄狗。
  不到半个时辰,便看见了那个小镇,镇里很热闹,各种店铺一应俱全,还有不少人摆着地摊,也有人挑着扁担四处叫卖。几人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唯一引人侧目的便是骑着狗的小孩,但也只是觉得好玩而已。
  找到了医馆便钻了进去,里面一个医师带着小学徒,没有患者。小学徒起身欢迎:“客官好,有什么问题?”说完还打量着三人,想看看他们哪里出了问题。
  南天没有说话,扫视了一圈之后掏出了一块金子。小学徒下意识的伸手去接,可看见是金子之后明显被吓到了,平时看病只收铜板就可以了,顶多收点碎银子,何时见过金子?还是那么一大块,急忙看向了师父。
  老医师看起来刚过花甲,也不算老,带着八角帽子,留着山羊胡须,看见金子之后眼睛也亮了,冲着小学徒使了个眼色,扬了扬下巴。
  小学徒心领神会,转身抓起了茶壶准备倒茶。医师瞪了下眼睛:“笨蛋!是让你把钱收了,把门关上!”
  小学徒一哆嗦,半壶水浇在了医师身上,吓得又是手忙脚乱,几乎是抢过了金子又砰的一声狠狠的把门关上了,满头大汗。医师瞪着眼睛,抖了抖衣服,上面还冒着热气,看起来被烫的不轻,倒也忍住了,没有吱声,反倒笑眯眯的凑到南天面前:“您也有难言之隐?”
  南天气的就要一巴掌拍过去,却敏锐的捕捉到一个字,也,轻声问道:“还有谁有难言之隐?”
  医师笑眯眯的还没等开口,却从里屋冲出来一人,小胡须,贼眉鼠眼,皱巴巴的牛屎色上衣,光着下身,命根子上缠着白纱布,面色愤怒:“你丫的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