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军师之鬼才郭嘉第一四九二章 水滴石穿 绳锯木断,最强军师之鬼才郭嘉第1492章 水滴石穿 绳锯木断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最强军师之鬼才郭嘉 > 第一四九二章 水滴石穿 绳锯木断

第一四九二章 水滴石穿 绳锯木断


  府衙,法正手中不断的翻找书卷。
  
  他隐隐从张松的话中察觉到了问题。
  
  最近时间,蜀郡来了很多外地商人,应该是有人私下里倒卖番薯,所以这些商人才闻讯而来。
  
  由于保密的关系,从私人手中买到番薯的可能性很小,但也不是绝对的。
  
  更让法正隐隐担忧的是那些官员,因为益州官员出身的他很清楚那些人是什么德行。
  
  不是所有人的都能够拒绝张松那一袋子的金珠的。
  
  张松在自己这里吃了鳖,但未必不能在其他人那里打开缺口。
  
  所以法正才着急查缺补漏。
  
  番薯不能流出益州是郭嘉定下的规矩,谁也不能违背,这也是法正的底线。
  
  府衙里的账目虽然有些杂乱无章,但是法正丝毫不以为意,他看的很仔细,一点一点的检查,一点一点的核算。
  
  大半天的时间,都已经检查过了,字面上并没有发现什么疑点。
  
  但是法正却没有任何的轻松。
  
  蜀郡官衙是法正到来后,临时组建的班子。原来的班子早就死在了战乱中了。
  
  刚刚招募的人,水准参差不平,经常会闹些笑话。
  
  但唯独对于红薯入库出库的账目记得清清楚楚。
  
  没有任何的疑点才是最大的疑点。
  
  法正已经起了疑心了。
  
  不过入库出库的事情一直都是好友孟达负责,他一直也没有怀疑过。
  
  看了这份出入府库的记录,法正开始怀疑起来。
  
  “来人啊!”
  
  法正合上账目,道:“带我去府库。”
  
  孟达不在,他有疑问也找不着人问,只能亲自去府库查看一番。
  
  诺!
  
  一名管事的立即应了一声,带着法正来到了府库。
  
  为了收藏这些番薯和马铃薯,法正在城外专门建了一个仓库。
  
  番薯这玩意能够窖藏,还能晒干磨成粉,很好打理。
  
  通过法正的不懈努力,府库的库存已经是个天文数字。
  
  “府君大人!”
  
  守卫府库的人迎了上来。
  
  “这段时日,可有什么异常?”
  
  法正不动声色的问道。
  
  没有什么异常!
  
  为首的官差应道。
  
  法正点了点头,在府库内部转了几圈后,忽然来到了书吏的身旁。
  
  “把这段时间的出库单拿出来。”
  
  进出府库都需要记录的。
  
  法正忽然提出要看出库单,吓得那名书吏魂飞魄散。
  
  不久之前,他刚刚私自拿回家一些烂了的番薯,难不成府君大人是为了这件事二来的?
  
  番薯虽然高产,但也不是个娇贵的东西,磕了碰了冻了伤了,都会腐烂。
  
  这些腐烂的果实都要挑拣出来,免得祸害其他的库存。
  
  但是为了防止有人私自带出去,官府也做了相关的规定。
  
  凡是腐烂的果实,可以吃的留着吃,不能吃的集中起来堆肥。
  
  开始的时候皆大欢喜,仓库里的人每天都能吃的上烤红薯煮红薯、蒸红薯。
  
  烂了的红薯经过处理,都进了府库官吏们的肚子。
  
  但是再好的东西吃的久了也没有什么胃口了。
  
  众人都吃够了。看到红薯都想呕吐,甚至打嗝上来的全都是红薯味道。
  
  府库里腐烂的红薯成为了一个难题。
  
  处理这玩意还要花费大量的时间。
  
  这时有胆大的人开始把烂了的红薯带回家。
  
  虽然是烂红薯马铃薯,但是处理一下还是能吃的。饥荒刚刚过去,他们的家里也不是很富裕。
  
  这些番薯烂了也是烂了,还不如带回家了储藏起来,必要的时候能够就命。
  
  如此一来,大家都争相往家里带。
  
  院子里的腐烂的红薯越来越少。
  
  主管仓库的官员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反正丢在仓库里过几天也是腐烂,还得费时费力去处理,让这些人带回家给家人填饱肚子也是一举两得。
  
  开始的时候众人都扭扭捏捏,到了后来干脆大摇大摆。
  
  虽然也有监督的人员,但大家也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谁肯为那几个烂果子得罪大家?
  
  这也都是库房不成文的规定!
  
  反正烂了也是烂了,好不如让这些人拿回去呢。
  
  如今太守大人忽然心血来潮,前来查探府库的情况,怎能让他们不吃惊。
  
  “府君大人,这是近一个月的出库情况。”
  
  属吏拿出一个卷轴递给了法正。
  
  法正的目光落到了卷轴之上,细看了一番并未发现什么异同。
  
  每一笔出库都记得清清楚楚,每一笔出库都有办案人员的签字画押。
  
  出库单也没有问题。
  
  法正忽然抬头看了这名书吏一眼,发现他额头冒汗了,束在袖子中的双手也微微颤抖。
  
  有古怪!
  
  法正立即察觉到了什么。
  
  “你们好大的胆子!”
  
  他重重的将卷轴丢在地上。
  
  听到法正这么说,书吏的扑通一声跪下来。
  
  “这都是吴大人的意思,与小人无干啊!”
  
  吴大人正是这里的监正,一个不入流的小官。
  
  果然有问题!
  
  法正心中雪亮,口中却道:“大胆奴才,还敢狡辩。还不把你们做的苟且之事一一道来。若是敢说一句谎言,本官这就砍你的脑袋。”
  
  是是是!
  
  那书吏十分的胆小,当下将大家将烂果子带回家的事情说了。
  
  好个奴才!
  
  法正又惊又怒。
  
  他只是诈这个人一诈,没想就诈出来了。
  
  私带番薯回家,这可是要掉脑袋的。
  
  “吴克明呢,让那个混蛋来见我!”
  
  法正咬牙切齿的说道。
  
  吴克明就是这里的监正,负责这座府库的出纳。
  
  法正来的时候,他恰好出去了,回来的时候听到法正的怒吼,连忙连滚带爬的进来了。
  
  府君大人息怒!
  
  吴克明连连磕头。
  
  “你干的好事!”
  
  法正怒道:“大将军三令五申,番薯马铃薯作为一种的战略物资,绝对不能私自出库,违者杀头。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纵容下属中饱私囊。你们要不要命了。”
  
  这次,他是真的怒了。
  
  水滴石穿绳锯木断。
  
  一旦这些府库的官差倒腾起番薯来,那将是一个极大的数字。
  
  就算是法正现在发现了,也免不了有一些番薯流出去了。
  
  完了!
  
  法正心中一片悲凉!
  
  这一次可真的被张松说中了。
  
  就算从法正手里买不到,人家也能从其他的地方买到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