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之大神巴基第三十八章 男人!,海贼王之大神巴基第38章 男人!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海贼王之大神巴基 > 第三十八章 男人!

  海贼们将军舰里的所有物资和用来修补的零零星星的木板全部搬空。
  巴基带着干部和一干海贼们回到了自己船上,比库道普号上的铁索和鱼叉也早就被清理了出去,船侧身上遭受到破坏的孔洞也在船匠的指挥下修补。
  海军军舰上一些受伤稍微轻些、身子骨强劲的士兵终于恢复了意识,在老鼠上校的指令下掌着船舵仓皇远逃,消失在了浓浓海雾之中。
  “巴基船长……放过他们会不会留有后患?”卡巴吉走到了巴基的身旁,目送着军舰。
  “我也不想放过他们,他们回去之后,海军肯定会开出新的悬赏单,就算是那些前仆后继的赏金猎人也会给我们造成不小的麻烦……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巴基身子转了过来,背靠在了船栏杆上,“为了得到一位优秀的航海士,也是要做出点牺牲的,这位上校大人可是要扮演一位重要的角色,杀了他的话计划会出现偏差。”
  卡巴吉有些摸不着头脑:“巴基船长,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巴基嘴角微微一笑,“等到船身修好,我们先去埃路岛看看那位胆大的小偷还在不在吧,不过这座岛恐怕不能再待下去了,要是被围堵在这里可就麻烦了,准备离开吧。”
  相较于卡巴吉的担忧,摩奇和修马没心没肺地朝着离去的军舰不停地挥手告别,一副像是和蜜恋中的恋人分手的模样。
  摩奇手肘戳了戳修马:“修马,你说那个老鼠会不会给我增加悬赏单?”
  修马好奇地问道:“咦,什么是悬赏单啊?”
  “悬赏单可以用来衡量一个人的实力,上面标注的金额越高,就说明实力越强大,我今天肯定给那个海军头头留下了阴影,等到他回去后给我开出高额的悬赏,船头那个卑鄙剑客再也不能在我摩奇大人面前趾高气昂了,哈哈……”
  卡巴吉不知道何时靠在了摩奇的旁边,双手抱臂,垂着脑袋说道:“喂喂喂……白毛驯兽师,这话我可不能当做没听到。”
  驯兽师毫不在意:“听到了你也改变不了现实!”
  杂技剑客:“你不觉得你像是三岁的小孩吗?”
  “我看到一只好大的鱼!”白痴狙击手看着眼前的海面大声惊呼,将两人的吵闹掩盖下去。
  甲板上的气氛顿时变得乱糟糟了起来……
  “嗷呜?”狮子利基侧头看着眼前的三人,歪了歪脖子,接着伏下身子继续趴在甲板上睡觉,嘴角不时留出了口水。
  ……
  老鼠上校乘坐的海军军舰上,由于巴基没有下手补刀的关系,数十个身体素质在这只舰队中算得上顶尖的士兵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敷上药水和处理了一下外伤,艰难地做着手上的工作。
  老鼠上校身子缠着绷带,靠在了船长室的藤椅上,愤恨地锤在木桌上:“该死的小偷!本来想秘密送到拍卖行的恶魔果实就这样……”
  啵噜啵噜……
  桌上电话虫响起的声音突然响起,老鼠上校脸色铁青地拿起了手上的电话虫话筒,怒不可遏地说道:“你这混蛋传讯兵,刚才为什么不接……”
  说着,他吐了一口气,强忍下心中的愤懑,严肃地说道:“对不起,我失礼了,本人第十六分部老鼠上校,要求立刻对巴基海贼团进行全面通缉……”
  “这帮海贼目中无人,为非作歹,如果再让他们在东海猖狂下去的话,海军的颜面将会受到严重的折损!”
  电话虫的另一端传来沙沙的翻阅资料声,一个平静的声音接着传来。
  “巴基海贼团,在过去十年内破坏城镇十二起,截获掠夺游轮累积三十五艘,海贼团团长巴基,悬赏金额从十年前的三十万贝利一直涨到如今一千万贝利,不过一年以来没有传来海军分部的有关情报,归列在下落不明一类。”
  “他们不仅没有死,而且势力越来越大,已经拥有了能够威胁一个支部的力量如果再不遏制他们成长的苗头,这片大海的平衡就要被打破了,我希望这件事能够受到本部的重视,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对面的传讯兵沉默了一下,凝重的脸色透过电话虫的神情传了过来,“我知道了,我会立马上报。”
  “吱吱。”老鼠胸口的剧烈起伏慢慢减弱,恢复往日的阴闷神色,“那就拜托你了,士兵先生。”
  他挂断了电话虫,微微眯着鼠目,喃喃道:“巴基海贼团,如果让我抓到你们,我一定会亲自把你们送上绞刑台,看着你们一个个人头落地……还有那个该死的小偷,这帮渣滓都应该不得好死!”
  ……
  比库道普号修补完成后,在海雾中航行了半天,终于来到了重力岛西南方向的埃路岛,巴基并没有上岸,只是派了几个对这片岛屿十分熟稔的海贼,打探了一下外来人的情报。
  据岛上的一位渔民所述,他今天上午看到了一群穿着斗篷的奇怪家伙留在岛上,其中一个拿着包裹的斗篷人还向他购买了一艘渔船,独自一人朝向岛屿西边的大海驶离。
  几个海贼婉拒了当地村长给他们举办的送行宴,急忙回到船上,将情报带给了巴基。
  巴基当下回到船长室翻看东海大海图和食人族族长那里拿来的海图,仔细揣摩后,确认离埃路岛西边最近的一座岛屿位置,便指挥着舵手和方脸航海士朝着那座岛屿前行。
  卡巴吉站在巴基的身边问道:“巴基船长,还要不要和那群家伙进行最后的道别……”
  巴基目光深邃地看了一眼渐行渐远的埃路岛:“不用了,我的目标已经不在了,不要发生和他们发生无聊的牵连了……”
  远处海岛上在视野之中逐渐只剩下了轮廓,海岸线上突然冒出了许多小黑点,远远传来感激涕零的声音。
  “巴基船长,还有你们大家都要保重!我们永远永远都不会忘记你们的大恩大德,我们会永远会曾经身为巴基海贼团的一份子……感到自豪的!!!”
  声音很小,渐渐听不到了……
  修马有些伤神地叹了一口气:“为什么心里有些空荡荡的,好不舒服,当初离开大族长他们都没有这种感觉。”
  “哼。”卡巴吉背过身子,“真是无聊的家伙……伤感的情绪,只有幼稚的家伙才会拥有,男人应该冷漠地向前走,绝不回头……”
  “喂,那你怎么流泪了,白痴剑客!”摩奇窜到卡巴吉面前,撇着嘴奚落道。
  “这只是雾水……”卡巴吉两道泪痕潺潺而下,却努力挂出一副阴冷地表情,“混蛋驯兽师,你也好意思说我,你的胸毛湿得都能挤出水了。”
  “这只是利基的口水!堂堂摩奇大人怎么会应该这种小事而哭!”
  二人争锋相对地对视着……
  突然,相互抱头痛哭。
  “混蛋驯兽师,我的眼睛是不是生病了,这眼泪怎么停不下来……”
  “我怎么知道,白痴剑客,你是不是把这种病传染给我了……”
  巴基看着两个家伙,会心一笑地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