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贼王之大神巴基第二百三十一章 有人说过,海贼王之大神巴基第231章 有人说过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海贼王之大神巴基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有人说过

  满是泥泞的大鱼一落入水里,便洗尽身上的污浊,散发出七彩斑斓之色。
  它的身体抖了抖,在湖中自由自在地游动着,化为水中霓虹。
  “这就是……传说中的彩虹鱼?!”
  巴基愣了半秒,情不自禁地跑了过去,想要下水去捕捉这条彩虹鱼,可是身体一碰到湖水,顿时有些发软,精神都萎靡了下来。
  彩虹鱼受到惊吓,在水中转了个圈,飞快朝着湖底深处游去。
  “喂喂,好漂亮的大鱼,别走啊!”后知后觉的修马满眼星星,顿时跳进了湖水之中,溅起巨大水花后,尾随彩虹鱼游了下去。
  “这个湖应该不会通向别的地方吧,修马这小子别又走丢了……”巴基赶紧踱步上岸,虽然见识到了传说中的七彩冠,但是他也没有想到同时还能够见到彩虹鱼这种神奇的物种,简直有一种玩PM时,在野外遭遇风王的不可思议。
  丽丽娜这时才走上前来,大概是因为知道七彩冠那操控人心的可怕力量,她刚才一直很有自知之明地没有添乱,虽然想要伺机夺下缇罗头上的王冠,可无奈没有机会。
  她站在巴基的身旁,面朝着圣湖,失神地低喃:“七彩冠和彩虹鱼的传说,宿命与信奉……”
  说着,她将食指咬破,挤出了一滴红色的血液,朝着湖中滴下。
  滴……
  血液落入湖面后,发出扩散开来的丝丝涟漪,接着如水乳交融一般,渗透进了湖中。
  丽丽娜双手合十,闭上眼睛,似乎在做虔诚的祷告般发出微不可闻的声音。
  风声响了起来,天边的乌云被突然刮起的大风朝外吹散。
  渐渐的,云层后那一缕温暖舒适的阳光重新照射在了大地上。
  “这算什么……超自然的力量?”巴基诧异地看了边上的丽丽娜一眼,又将目光落在阳光投射在湖面上而闪烁的粼粼波光。
  哗!
  湖面的水花四处乱溅,一个脑袋从湖中探了出来,修马将脸上和头发上的湖水甩了甩,十分可惜地挠了挠头抱怨着:“那条大鱼溜得好快,一下子就把我甩掉了……”
  说完,他看着天空突然兴奋地大喊着:“哇,彩虹,是彩虹啊!”
  巴基抬眼望去,一道宛如瑰丽的丝带飘洒舒展开来的彩虹架立在苍穹之上,仿佛从世界的这一端一直延伸到了那一端,在浅浅阳光的相映下,透着斑斓的七彩之色。
  他摇了摇头,明明没有下雨,却有着彩虹吗?这里可真是一座神奇的岛屿……
  丽丽娜终于将胸前的双手放了下来,轻轻地舒了一口气,“结束了……”
  巴基侧目问道:“什么……结束了?”
  丽丽娜回道:“诅咒结束了。”
  “诅咒,你是指……那面七彩王冠?”巴基敏锐地察觉了什么。
  “四百年前,杜鲁门王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女巫祭祀格格乌被当时的国王杜鲁门六世绞死之后,心有不甘,托梦给了自己的弟子,希望弟子能够使用咒术让自己四处流浪的灵魂进入杜鲁门召集工匠精心制造的七彩冠。
  对于老师的命令,弟子当然不敢违背,于是她使用一种禁忌的鲜血诅咒将格格乌的灵魂封印在了七彩冠内,至此之后,这面七彩冠便拥有了诅咒的力量。
  王冠中近乎饮鸩止渴的力量吸引着彩虹鱼,终于,彩虹鱼出现在了圣湖之中,嘴里吐露着一颗七彩的珠子,在波浪中翻腾起伏。
  佩戴七彩冠并且受到诅咒力量影响的杜鲁门再次见到彩虹鱼后,发现仅仅观赏并不能满足他那强烈的渴望,于是他当即命人捕捉彩虹鱼,几番折腾后,彩虹鱼挣脱了侍卫的包围,回到了湖底,而那颗七彩珠子却不慎掉落。
  虽然彩虹鱼逃脱,但是意外收获的彩虹珠子却让杜鲁门惊喜无比,他又命工匠在王冠上打磨一个洞眼来镶嵌彩虹珠子,在虹珠和七彩冠结合的那一刻,鲜血诅咒变得更加强大,七彩冠内的格格乌灵魂开始吸纳与结合虹珠,于是,一种全新的力量诞生了,能够操控人心的力量!
  之后,七彩冠操控人心的秘密不知不觉中逐渐被传开了……
  或是一开始的好奇,或是贪婪,越来越多的理由促使着、怂恿着人们去争夺这面七彩冠,鲜血与战争之歌曲,死亡与哀嚎之乐章,开始以一种极为疯狂的节拍演奏,整个王冠岛都陷入了无止境的黑暗战争之中,直至凋零与枯萎……
  不过……战争的始作俑者并不只是杜鲁门,而是巫女祭祀格格乌,与其说七彩冠的佩戴者能够操控人心,不如说藏在七彩冠中的格格乌灵魂在操控着人心,就像是海贼船,航行使舵地永远是船上的水手而并非船本身。
  对格格乌而言,佩戴者就像是她掌控的海船,通过七彩冠这个媒介,她来任意改变佩戴者的心思和想法,借此让这片大地染上无尽的鲜血和诅咒,一旦她成功了,操控人心的力量范围也就不再会局限于这座王冠岛,而是整个世界……
  她从一开始就一个无比邪恶且野心勃勃的女巫,她的弟子因为害怕格格乌的力量,所以在使用鲜血咒语后逃离了这座王冠岛……
  那位格格乌的弟子也正是我的祖先,她无法逃过内心的谴责,最后郁郁而终,继承了鲜血诅咒使用者的血统的我,同样也背负着破解诅咒的宿命,几年前我来到这里尝试破除鲜血诅咒,可是只要七彩冠还在,这片波及着整座岛屿的诅咒也就无法彻底被破除,原本只镶嵌着一颗虹珠的七彩冠如今更是镶嵌了七颗,这也代表着格格乌的灵魂一直没有湮灭,她还在利用虹珠不断扩大着自己的邪恶力量。
  当时的我没有办法和能力去寻找七彩冠,最后只能在各种原因下离开了这里,不过现在……事情似乎迎刃而解了,在七彩冠彻底粉碎的那一刻,与七彩冠合为一体的格格乌灵魂也一并消失了,岛上的诅咒才能够得到真正的破除!”
  “你说得……都是真的吗?”巴基将信将疑,又惊讶无比,超自然力量在海贼王世界中并不算稀奇,可是亲耳听到之后,又是一种另类的震撼。
  “恩,是的。”丽丽娜面色严肃地点了点头,“这是先祖手札上所记载着的。”
  巴基颇有些感慨地惊叹了一口气:“没想到,这座王冠岛和你还有这样复杂的渊源,真是让人感到……”
  “骗你的了!”
  丽丽娜打断了巴基的话,脸上突然露出了一丝欢快和阴谋得逞的狡黠,“你不会真的相信有什么诅咒和巫女吧?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了,我只是把我看到的一些历史文献记载改编了一下,你居然就相信了,真的是太蠢了,嘻嘻!”
  说完,她笑着朝可雅那边走去,“好了好了,快走了!”
  “……”
  听到丽丽娜这话是骗自己的,巴基一下子有点懵逼,脑子没转过来,看着丽丽娜的背影想要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终于,他的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哎呀,真的……还是假的,似乎也并不重要……”
  ……
  在修马安然无事地回来后,巴基一行人离开圣湖畔,准备前往朝西岸口,离开这座王冠岛。
  圣湖畔不远处还靠拢在一起,静观其变的海军眼睁睁地看着巴基等人从自己身旁经过离开,一名满腔热血的年轻士兵义正言辞地说道:“上尉大人,他们可是罪大恶极的海贼,难道我们要眼睁睁地放他们离开吗!如果无法在这里将他们逮捕的话,将来会有更多的平民百姓死在他们手中,上尉,请下达逮捕的命令吧!!”
  被请示的海军上尉脸色变了变,随即严肃地看着年轻士兵说道:“我并不会畏惧牺牲,这里所有的士兵也都不会畏惧牺牲,但是现在大麦町中将昏迷不醒,而我作为最高长官,有义务保障这里所有人的性命,如果只是意气用事,白白送了性命,那我们什么都得不到,巴基海贼团并不是大海上四处可见的小海贼团,他们就在刚才瓦解了彩虹佣兵团,你也看到了全过程,他们的强大不是你我可以想象到的!”
  “我,可是……”年轻士兵还想要再说些什么。
  海军上尉继续说道:“你仍有战胜他们的信心,我为你感到骄傲,但是请你记住,以卵击石的做法并不能称得上勇气,真正的勇气是一往无前的信念加上审时度势的智慧!”
  年轻士兵脸色涨成猪肝色,终于挺直了胸膛,面色严肃地回答:“是!”
  ……
  摩奇朝后看了一眼离着自己几人大概有五十来米的海军,不由问道:“他们在说什么?”
  巴基笑道:“只是一个懂得进退的老油条对一个不太懂事的新兵蛋子的训话,毕竟一个经历了时间的蹉跎,所以行事准则更加谨慎小心,另一个处于一个意气风发的年纪,只要有人激将或者抱着感动自我的决心,就会头脑发热地做出任何事情……”
  说着,他心中暗道:“那么,我应该算哪种呢……”
  二十多岁的灵魂和三十多岁的身体,不正是两种矛盾的结合体吗……
  卡巴吉阴沉着脸笑道:“巴基船长,你说得还真是一针加血,居然将虚浮的表面撕扯开来,暴露最直接的真相。”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可雅似乎在纠结某件事,此刻终于开口问道:“巴基大叔,如果不将那些佣兵团的干部杀死……是不是会死更多的人?”
  巴基也不知道可雅为什么突然会提出这个问题,侧目看了对方一眼,缓缓说道:“有人说过,生在战争时代的英雄,如果生不逢时,就会成为杀人如麻的‘罪犯’。时代的变迁总是会导致价值观的变化,所有的计量和取决从来都不是绝对的,假如一个烧杀抢掠的海贼杀死了一名男孩的父亲,但因为一时心软,放过了男孩并且将其抚养成人,而男孩长大后却杀死海贼,这件事中,你又能说出谁善谁恶,谁对谁错吗?”
  “唔……”可雅沉默不语,似乎在仔细斟酌巴基的话。
  巴基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给可雅一个消化的时间。
  “为什么你说的话,都这么有道理?”丽丽娜用肩膀碰了碰巴基,忍不住揶揄道。
  巴基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或许我可以打入革命军内部,和他们相互交流一下高级推销的心得,能让一个国家都加入旗下,交涉人的口才一定爆表了。”
  一行人一边漫不经心地闲聊着,一边走着,在临近傍晚的时候,UU看书www.uukanshu.net终于回到了岸边,在通过电话虫的联系下,尼罗克将比库道普号朝岸边开了过来,随后,一行人回到了船上。
  看着旁边停泊着的一艘遍地横尸的海贼船,巴基疑惑地朝着尼罗克询问,后者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也如数说出。
  “哦?”巴基道,“狗子,没想到你还挺厉害的,似乎是秒杀了一名干部级别的家伙……”
  “少瞧不起人了!”尼罗克昂着脑袋,“我可是比你们多活了几百年的尼罗克之神,要是连区区海贼都对付不了,那我这么多年不就活到狗身上去了……”
  说着,它连忙改口,“不对,活到猫身上去!”
  米库尔耳朵颤了颤,顿时张牙舞爪地撕咬了上去,“猫明明就这么优秀高雅,你这只破烂狗居然还瞧不起猫,可恶,可恶,可恶!”
  尼罗克不甘示弱地扭打了上去:“谁是破烂狗,我可是伟大的尼罗克之神,你这只蠢猫,蠢猫,蠢猫!!”
  看着猫狗大战的巴基无奈地苦笑了一声,“摩奇,卡巴吉,去那艘船上看看,有没有多余的金银财宝,送上门来的东西,我们还推三阻四,可就不能称为海贼了。”
  于是,卡巴吉和摩奇花了一些时间在金辫子的海贼船搜刮了一番,不过很不幸,船上的所有食物、酒水还有财富都被搬空了,可能是因为航海士的被杀以及船长的消失,侥幸活下来的海贼们也不敢随便出海,到了后来又偷偷回到船上运走了物资。
  等卡巴吉和摩奇两手空空地回到了船上后,巴基也接受了这个结果,他扫视了一圈船上的众人,下令道:“好了,我们出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