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剑仙第一千九八四章:雨露均沾? 新,最强剑仙第1984章:雨露均沾? 新_武侠仙侠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最强剑仙 > 第一千九八四章:雨露均沾? 新

第一千九八四章:雨露均沾? 新

    死狗一句嘀咕,顿时又让气氛变得怪怪的。
  
      谷樊羽再次红脸飞快垂下头,低头含胸,明眸躲闪。
  
      肖丞抬腿便踹,死狗仿佛早就料到肖丞的动作,先一步闪开,露出一幅“机智如我你咬我啊”的得瑟贱笑,弄得肖丞一阵无力。
  
      肖丞懒得搭理死狗,免得死狗反而来劲了,转头看向谷星辰却愣了愣。
  
      特么刚说到哪儿了?
  
      二人四目相对,一时有点尴尬。
  
      死狗瞎带节奏,令肖丞有点凌乱,想了下,继续道:“昔年你本是华山剑门掌门的继任者,却因谭剑云心胸狭隘极为虚伪,一时乱命将你逐出了师门。
  
      如今谭剑云已死,当年的乱命做不得数。
  
      华山剑门等三门已经重新合并为华山派,虽说剑门之首已由掌门更名为门主,但门主依旧统御整个剑门,现在剑门门主由剑门长老暂代,尚没有合适的继任人选。
  
      你不如重回剑门,担当剑门门主,实至名归,名正言顺。”
  
      华山派和云霄城关系紧密,基本算是附庸门派,剑门门主由长老暂代,以后谁当华山剑门门主完全就是他一句话的事。
  
      在他看来,华山剑门无疑是谷星辰最好的归宿。
  
      这也算是他给谷星辰一点回报。
  
      说到这,肖丞话音略顿,就见谷星辰就要开口拒绝,又补充道:“而且,你和你小师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情投意合,本是一段佳话。
  
      你师妹对你用情至深,自你离开后,不知你生死,终日以泪洗面茶不思饭不想……你难道忍心你师妹饱受相思之苦蹉跎岁月孤独终老?”
  
      他很少这么费心思劝别人,就算拉袁戟尊和奇虎入伙,都没这么用心。
  
      主要是因为他了解谷星辰,想帮谷星辰就得多费些口舌,他一向不达目的誓不罢休,所以才多劝几句,换做不相干的人,他哪有这闲心。
  
      听肖丞说起师妹,谷星辰露出不太自然的怅然之色,似略微憧憬失神,而后却坚定的摇摇头:“多谢肖兄的好意,只是我意已决……”
  
      谷星辰苦涩一笑:“至于师妹,一切……回不去了!”
  
      谷星辰声音艰涩,吐出一口白雾,这一句话仿佛用尽了他全部力气,似艰难咽下一杯苦酒,要将刻骨铭心的曾经深埋于心。
  
      他何常不想回归华山?他从小在华山成长,陡绝挺拔的华山和猎猎山风以及那锲岩而生的苍松,是他永恒的记忆,华山就是他的家。
  
      他何常不牵挂师妹,不怀念曾经一起练剑的师兄弟?
  
      然而昔年,谭剑云当众将他逐出师门,弃之如狗,尊严无存,之后又成为慕容的傀儡……以他的性情,哪有颜面重归华山?无颜面对!
  
      他知道肖丞是真心实意,却无法接受这番好意。
  
      说了这么多,谷星辰依旧拒绝,肖丞有些无奈,还有点不甘。
  
      转而道:“想必你有所耳闻,自谭剑云被我斩杀之后,你师妹一直对我怀恨在心,华山方面担心你师妹向我寻仇,牵连整个华山,便将她囚禁。
  
      要么废其修为将她逐出华山,要么终生囚禁……
  
      若你重回华山担当剑门门主,这一切自然迎刃而解!你觉得呢?”
  
      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谭剑云被他斩杀,谭剑云的女儿当然对他恨之入骨,华山一方面担心被牵连,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保护,所以将其囚禁。
  
      对他来说,冤有头债有主,杀了谭剑云不至于那么小心眼为难一个姑娘。
  
      浑没当回事。
  
      此时说来,也只是为了增强说服力。
  
      谷星辰对此确实有所耳闻,听肖丞说起,黯然的眼神闪烁,似有些挣扎,旋即坚定道:“肖兄一番好意,在下不甚感激,肖兄不必再劝。
  
      我相信肖兄的为人,定不会为难师妹,还请肖兄多多照顾师妹!”
  
      谷星辰是个明白人,他这样一说,肖丞只要答应,用不了多久就会发话接触囚禁,那只是肖丞一句话的事,他不必因此左右为难。
  
      肖丞有些无语,这货是王八吃秤砣了吧?白瞎我苦口婆心劝这么久。
  
      还相信他的为人?难道他血煞狠人的绰号是浪得虚名?
  
      谁不认为他心狠手辣来着。
  
      听谷星辰说多多照顾,他忽然心中一动,不禁暗笑,却不动声色。
  
      煞有介事感慨道:“谷兄心胸豁达,拿得起放得下,不拘泥于男女之情,看破红尘,委实令人佩服,我自愧不如!
  
      既然谷兄去意已决愿意割爱,我也不再多劝……”
  
      谷星辰听着忽然有点摸不着头脑,肖丞这话似乎有些夸张了。
  
      这有什么好佩服自愧不如的?
  
      接着就听肖丞一本正经道:“我这人素来惜花,谷兄放心的将师妹交给我便是,尽管我红颜不少,但绝不会厚此薄彼,定雨露均沾的……
  
      呵呵,总之我会好好照顾令师妹的!”
  
      谷星辰一听顿时就不淡定了,这话哪里不对?
  
      神特么雨露均沾!
  
      照顾是这个意思吗?
  
      你是不是对照顾二字有什么误会?
  
      怪不得肖丞对他佩服又自愧不如,感情将照顾理解为他把师妹拱手相送,这分明就是故意曲解嘛,还说的义正辞严,堂堂苍穹大元帅,脸呢?
  
      你这样真的合适吗?
  
      肖丞突如其来的拐弯,令谷星辰难以适应,张了张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对肖丞有笼统的了解,但所了解的是肖丞的明面,哪里知道肖丞私底下其实是个正经不了三分钟的人,此时仿佛重新认识了一遍肖丞。
  
      “恩,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肖丞郑重点头道,仿佛根本没注意到谷星辰阴晴变幻似乎连续吃了两只苍蝇的难受表情。
  
      谷星辰脸都快绿了,险些憋出内伤。
  
      怎么就愉快的决定了呢?一点都不愉快!
  
      好大一个绿帽要扣脑门上!
  
      肖丞再三劝他,他都拒绝,话已出口,以他性情自然一口唾沫一个钉,想反悔也拉不下脸,又没有台阶下,一时进退两难,太糟心!
  
      他相信肖丞的为人,但肖丞的风流路人皆知。
  
      让肖丞“照顾”他师妹,不是羊落虎口么?哪还有悬念?
  
      一边是重返华山无颜面对,一方面是绿帽。
  
      他竟忽然觉得重返华山也不是什么难以接受的事,绿帽才绝无法接受。
  
      “那个,等等……”
  
      谷星辰讷讷不自然道:“刚有些欠考虑,关于师妹的事我觉得还是应该我自己处理,毕竟肖兄为整个天下的大局殚精极虑……”
  
      肖丞知道谷星辰准备说什么,暗笑不已,现在知道急了?他抬手打断,颇为不满:“谷兄不用说了,我岂是出尔反尔之人。
  
      既然答应,自然言出必践,你这么说,分明是看不起我!
  
      昔年你几次冒死以密函告知我危险,如今这点小事,能帮上忙我岂能坐视不理?所以,你师妹我照顾定了!”
  
      就是这么仗义!
  
      噗……谷星辰险些喷出一口老血,感觉被捅了一刀一样。
  
      谁看不起你了?抢师妹还能说得如此理直气壮,良心不会痛吗?
  
      若早知道有这一出,之前肖丞劝他回归,他一口就答应下来,他算看出来了,肖丞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他根本没有退路。
  
      此时谷星辰浑身泛起一阵挫败的无力感,仿佛再次变成肖丞手下败将。
  
      “这个……刚刚肖兄的好意我又考虑了一下,与其畏首畏尾,不如坦然面对,明日我打算回华山一趟!”谷星辰艰难道。
  
      谷星辰说的委婉,其意还不就是接受了肖丞的建议,只不过实在不好意思直说罢了,这已算是他克服心理障碍能转过来最大的弯。
  
      见谷星辰一脸纠结扭曲的窘相,肖丞没由来一阵快意,暗笑不已,说好的宁折不弯呢?你的骨气呢?怎么就这么捏着鼻子认了?真令人失望啊!
  
      果然,绿帽的威力是无穷的。
  
      即便谷星辰是吃了秤砣的王八,也不愿当绿毛龟。
  
      他原本目的就是希望推谷星辰一把,让谷星辰重归华山,这也正是谷星辰所期望的事情,只不过无法克服心障。
  
      如今谷星辰答应了,他自然不会再为难谷星辰。
  
      肖丞抬手拍拍谷星辰的肩膀,含笑道:“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人生没有迈步过去的坎,过去的就让他随风而逝吧。
  
      我有分身在华山,明日为你接风洗尘,一切帮你安排妥当。
  
      既然你明日才回华山,那我就暂时照顾你师妹一天!”
  
      谷星辰一听,饶是修养好,差点都爆粗……‘
  
      你是魔鬼吗?一天你都不放过?
  
      这个照顾简直让他头皮发麻!
  
      一天似乎可以做很多事!
  
      “这个……我再次慎重考虑了一下,事不宜迟,我还是马上回华山!”
  
      见谷星辰这么急切,肖丞忍不住笑了起来,笑声被天风吹的很远,平添几分豪迈,笑道:“好,暂且别过,我们还有别的事,我在华山之巅等你!”
  
      “恩……多谢肖兄这番开导!”谷星辰言不由衷的朝肖丞拱拱手。
  
      虽说肖丞弄得他极为纠结尴尬,但他明白肖丞完全出于好心。
  
      只不过感谢起来委实有些膈应。
  
      肖丞并不需要谷星辰的感激,谷星辰帮过他,他不拉谷星辰一把终归过意不去,这么做也算还上谷星辰的人情,他不以为然的摆摆手。
  
      而后,一人一狗一龟冲天而起,化作遁光飞向东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