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之逆天改命第五百二十三章 拐娃小能手,火影忍者之逆天改命第523章 拐娃小能手_玄幻奇幻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火影忍者之逆天改命 > 第五百二十三章 拐娃小能手

第五百二十三章 拐娃小能手


  当然,以鸣人如今所拥有的权力与资源,尤其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对木叶忍者村的封印防御,给重做、升级了一遍,连带着鸣人在这套防御体系中,所拥有的操作权限,也随之水涨船高后。就算不跟三代目火影打什么招呼,鸣人也早就能够在借助影分身的便利,伪装出本体依旧有乖乖停留在村子里的假象之余,不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堂而皇之地从木叶村中离开……
  但一来,鸣人要做的事情,本就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犯不着偷偷摸摸地跟做贼似的。二来,在鸣人想来,以火影忍者的世界观来说,人柱力与人柱力之间的接触,好歹算是一件大事。以至于在行动之前,向三代目火影通报一声,顺便听听这位老者的意见,便是无可厚非的一件事。
  “一切都挺顺利的,日斩爷爷……从现在的形势来看,收尾工作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就跟我们预先推测的一样。”
  念及于此,使得鸣人在推开办公室的大门之前,就已经想好了说辞。随即在这身周没有什么外人的情况下,一边将对三代目火影的称呼,改为了私底下较为亲昵的爷孙模样,一边将手中编写好的报告单,顺势递交到了三代目火影的桌面上。
  “至于这次事件,给村子带来的各种影响,也已经全部统计在这里面了……虽然没办法像以前一样,继续低调地发展下去。但从收获上来看,还是挺划算的一笔买卖。”
  “是吗?听起来,是个不错的好消息……嘛,我相信你的判断,所以,这种事情,你自己做决定就好,不用再来通报我了。”
  话音刚落间,借由这次事件的发展,对鸣人越发感到满意与自豪的三代目火影,显然已经是暗自开始盘算着,要怎么将自己手头拥有的权力,一步步转交到鸣人的手中,好让自己放下这肩负了大半辈子的重任,舒舒服服地去安享晚年。以至于在接过鸣人递交过来的报告单之后,温声回应着的三代目火影,却是连看都没看,便将这份报告单,随手放进了那分类明确间,属于“已经完成”的类别之中。
  “话说回来,如果只是这点小事的话,以你的性格来说,估计是会直接让根组织的人帮着跑腿,好让你自己躲到一边偷懒吧?”
  言语间,三代目火影的脑海中,已经浮现出了鸣人身穿火影御神袍,居高临下地迎接着众人欢呼的热闹画面。连带着嘴角浮现的笑意,也在这堪比有生之年的美好前景下,变得越发旺盛了起来。
  至于连少年都算不上的鸣人,能不能以如此稚嫩的年龄,坐上火影的宝座,倒是三代目火影最不担心的一个问题……
  毕竟,暂且不提,看似依旧受村民们排斥的鸣人,实则在木叶村的高层权力圈中,拥有着近乎于团宠一般的可怕人脉。以至于只要在团藏早就化作骨灰的情况下,将鸣人身为英雄之子的真正身世,就此公之于众的话,绝对能够让鸣人在这一边倒的支持率下,顺理成章地成为下一任火影不说……
  别忘了,和鸣人差不多大小的小熊猫,在原著剧情里,可是年纪轻轻间,便坐上了五代目风影的位置!进而虽说砂隐村内,可堪一用的人选,远远不能和人才济济的木叶村相提并论,让小熊猫的上任,夹带了几分别无他选的无奈意味……
  但也足以证明,只要条件足够的话,年龄的大小,根本不是衡量一个人,能否成为一村之长的硬性门槛!
  也正因如此,使得鸣人在面对三代目火影笑脸盈盈间,表现出的满意又期待的模样时,便立刻意识到了这位老者心中的小算盘。进而是让一直以来,除了在关键性的决策上,出谋划策之外,早已习惯做个甩手掌柜,去浑水摸鱼地偷懒的鸣人,感到又喜又愁起来……
  “嘿嘿,果然瞒不过日斩爷爷呢……嘛,是这样的,在我看来,经历了这次事件之后,短时间里,应该不会再有其他的什么重大事件出现……”
  好在,正如先前所说,鸣人在这数年时光中,假借三代目火影之口,向纲手派发一项项任务时,就有着为其铺路,让纲手来为自己做这“替罪羊”的念想。以至于一时半会里,姑且不用担心,自己真的会被推上火影之位的鸣人,一边稍稍深呼吸几次,让自己喜忧参半的复杂心绪,能够逐渐平复下来。一边接过三代目火影的话茬,语气自然地继续说道。
  “所以我想跟日斩爷爷您请个假,去村子外面走一趟。”
  “请假么……”
  与此同时,对鸣人性格知根知底的三代目火影,对于鸣人这次亲自拜访的理由,显然是已经有所猜测。以至于在鸣人刚刚开口回应间,三代目火影的目光,便从鸣人的身上,直接挪移到了那从头到尾,都乖巧保持着沉默状态的小熊猫身上。进而一边若有所思地轻抚着自己的山羊胡,一边稍稍挑眉些许,颇为好奇地出声询问道。
  “让爷爷猜猜看……这次要外出的原因,是和这孩子有关吗?”
  “唔……某种意义上,可以这么说吧……?或者,准确一点儿的说,应该是和我们两个人都有关系才对。”
  言语回应间,从三代目火影明显夹带着几分好奇与疑惑的目光中,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似乎还没来得及向眼前这位老者,介绍小熊猫身份的缘故,让鸣人并未急着将自己此行的目的,直接告知给眼前老者。而是故意卖关子般,一边将话题的中心,暂时转移到小熊猫的身上,一边以此为凭据,试探起三代目火影对于人柱力与人柱力之间,互相见面的这件事,究竟抱有怎样的一种态度。
  “如果我收到的报告,没有出错的话……您应该还记得,在中忍考试的时候,四代目风影——也就是这孩子的父亲——曾经主动跳到场地里,企图接近这孩子吧?”
  “嗯?哦……你说的是那个时候啊……”
  而在鸣人的有意提醒下,三代目火影仅仅是短暂愣神了些许,便在脑海之中,迅速浮现出了罗砂“心急如焚”间,当众跳进竞技场内的画面来。随即一边下意识地微微点头些许,示意鸣人自己的确记得。一边按照自己的理解——或者说,是尽可能向好的方面联想——颇为疑惑地出声询问道。
  “虽然是砂隐村栽赃陷害的刻意安排,但不管怎么说,那位年轻的风影,可是这孩子的父亲……会着急地想要赶到这孩子身边,去挽救他的性命什么的,应该没什么奇怪的吧?”
  “嘁,那种根本不配当父亲的混蛋,如果会在乎我爱罗的死活,那可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只不过,对于三代目火影按照常理推测,所予以的在真相面前,显得过于美好的猜想,没能忍住心中吐槽欲望的鸣人,便在开口回应间,直接摆出了一副嫌弃满满的表情来。进而短暂停顿些,收拾起心中,哪怕是过了这么多天的沉淀,依旧留存着几分不爽的心情后,方才重新开口,一字一顿地继续说道。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会让他那么着急的原因,的确是怕这孩子会直接断气死去……但他真正在意的,并不是这孩子的性命安危,而是和我的遭遇类似的,那头自幼寄宿在我爱罗的身体里,与他同生共死的怪物的死活罢了!”
  “寄宿?怪物?同生共死,而且是和你一样……”
  乍一听闻间,对小熊猫的悲惨童年,近乎于一无所知的三代目火影,自然是没能立刻意识到鸣人想要表达的意思。随即凭借着敏锐的直觉,捕捉到了话语中的关键词汇所在,并就此反复低语呢喃间,仿佛突然联想到了什么的三代目火影,便借由自身对砂隐村的了解,意识到了鸣人所说的“怪物”,究竟指代的是什么。进而一边将那眯成缝的双眸,瞬间圆睁瞪大起来。一边用手虚指着小熊猫稍显内向、害羞的小身板,难以置信地继续说道。
  “你……你是说……这个孩子,就是砂隐村的现任人柱力吗?!”
  也正因如此,使得在这番话语,就此脱口而出之后。原本还对在牺牲自己亲儿子性命的这件事上,能够做到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罗砂,却突然像是换了一个人般,紧赶慢赶地冲向小熊猫身边。以至于前后对比起来,显得颇为自相矛盾的这一做法面前,感到颇为疑惑不解的三代目火影,终于将罗砂的真实企图,给后知后觉地推测出来之余,无可避免地在自己心底深处,衍生出一股浓浓的后怕感来……
  毕竟,曾经在九尾之乱的事件中,对暴走失控的九喇嘛,亲手加以压制、打击的三代目火影,自然是亲身体会过,这天地孕育的尾兽,所具备的惊人威能,究竟有何等可怕!进而虽然心中清楚,在当时的竞技场内,算得上是强者如云,却也不得不担心起……
  若是让罗砂成功释放出了一尾守鹤,并且没能在第一时间里,加以有效制止的话……
  在这些年的休养生息里,好不容易有点起色的木叶忍者村,恐怕又要遭受到新一轮的重创了吧?
  当然,三代目火影所不知道的是……
  暂且不提,已经和守鹤达成共识,成为完美人柱力之余,身上更是存在着鸣人施加的第二重封印,作为保险手段的小熊猫,根本不存在被罗砂强行释放出一尾守鹤的可能性……
  因为在自己的生涯当中,曾经亲身接触过的尾兽,只有暴走失控状态下的九喇嘛的缘故,让三代目火影自然而然间,将九喇嘛拥有的强横实力,当做了九大尾兽们的平均水平!更是压根不会想到,一尾守鹤的实力之弱,在原著剧情里,可是连蛤蟆文太,都能与之过上两招。甚至光是凭借变身术的效果,让蛤蟆文太在将滑溜溜的脚蹼,变化为两只能够抓握的利爪之后,就可以与守鹤正面角力,并暂时拼斗得不分上下!
  在这种情况下,纵使一尾守鹤真的被罗砂释放出来,并如他所愿般,在被强行剥夺了自由,所衍生出的仇视人类的本能驱使下,开始不分皂白地对木叶忍者村——或者说,是身周存在的人类与建筑——进行无差别地杀戮、破坏……
  但在面对那轻描淡写间,便可直接施展出完全体须佐能乎,从而将手头拥有的三大神器之力——也就是破坏力极强的三尺琼勾玉、具备着封印之力的十拳剑与能够反弹攻击的八咫镜——给完全利用起来的鼬时,恐怕花不了多长时间,就得被鼬用纯物理的驯服方式,给彻底变成了一只温驯乖巧的小宠物了吧……更不用说在鼬的身上,存在着连九大尾兽之首的九喇嘛,都颇为忌惮的万花筒写轮眼!连带着在这近乎于最终形态的万花筒写轮眼,所具备的对尾兽们的天然压制力面前,被罗砂视为最终底牌的守鹤,恐怕能够将一身真本事,发挥个五六成出来,就已经算得上是一件值得庆祝的喜事了吧!
  “先是原本隶属于草忍村,拥有着漩涡一族纯正血脉的香燐。再是波之国的任务过程中,收服的拥有着冰遁血继界限的那个小丫头。现在连风影的亲生儿子、砂隐村的人柱力,都能说服着站到我们这边来……”
  好在,虽然三代目火影出于误会,过分高估了一尾守鹤登场,将会给木叶村带来的影响与创伤,却也正因如此,让在那关键时刻里,目睹了小熊猫毫不犹豫间,选择亲手刺穿罗砂身体的全过程。从而能够以此确定着,在小熊猫的心中,相比较起砂隐村来说,明显是更偏向于木叶村——或者,准确点儿说,是偏向于鸣人——的情况下,使得三代目火影望向小熊猫的眼神,也变得越发柔和了几分。连带着在鸣人行为举止间,明摆着和小熊猫之间,并非第一次见面的情况下,让一向冷静沉着的三代目火影,都忍不住在自己心中,默默地吐槽起来。
  “鸣人,难道你的隐藏天赋……是从别的村子里,‘拐跑’有潜力的小孩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