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溪传人之邪体第三百三十三章 岭南往事 二 新,碧溪传人之邪体第333章 岭南往事 2 新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碧溪传人之邪体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岭南往事 二 新

第三百三十三章 岭南往事 二 新

雷守正在荆湘三等县做了三年的县令,便被提拔为武州知州。此后十年内,雷守正在荆湘道各个衙门都混迹了一遍。食盐、茶叶、瓷器、丝绸等专有衙门的转运使,各大州城的知州,掌管律法形责的按察分使。雷守正都做了个遍,他不是没有遇到过肥缺,可是他不仅自己不肯多拿,甚至还要求衙门里其他人也不许多拿多占。甚至雷守正为了制止各种陋习,还上书给皇帝,要求革除各种弊端。
  
  若不是当时的荆湘布政使、按察使和三司使全都是沈家的人,他们全力将事情压下,方才保得了雷守正的官位。只是为了压下别人的怨意,上头将他改为了岭南道的布政副使,结果不到三年,又因为和同僚无法相处,而被弹劾,降为光州知州。
  
  只是那三年里,雷守正利用自己手头那仅有的一点权力,尽可能地减免苛捐杂税,降低赋税,废去多余的徭役。虽说效果也有限,可是却被饱受折磨苦难的岭南百姓给记住了。后来他因为得罪了同僚上司,被贬为光州知州,又得罪了粤王这尊魔王,被毒打了一阵,最终是引起了一场极大的民变。
  
  那粤王在岭南为祸数十年,朝野之间早就积怨已久,而雷守正被毒打一件事,不过是个导火索罢了。
  
  雷守正素来为官清廉,再加上造福百姓的事情也做了不少,所以他的被毒打,引来了民怨沸腾。当时有个文士写了篇通告,广为宣扬,更加引得百姓亢奋,常年被镇压剥削的怨毒也被激发出来了。数千光州百姓在几个代表的带领下,向粤王府申讨,要求粤王还雷守正一个公道。
  
  那粤王是多年过惯了无法无天的生活的,他的王府规制甚至是按照京师皇宫来建筑的,只是稍微削减了点。哪能被那些泥腿子给威胁了,粤王大怒之下,直接下令上千护卫去镇压请愿的百姓。正好有一些有心人故意挑拨离间,请愿的百姓和王府官兵打了起来,双方互有损失,当然百姓死伤更多。
  
  直到官府派出衙役民壮,方才勉强止住了局势。可是动荡的种子就此种下了。
  
  粤王听闻手下受伤,自然不会不会就此罢休,而那些死伤百姓的家属也是抬着尸体,到衙门口喊冤。可是哪个衙门敢接管状纸。那粤王可是连三司官员都不放在眼里,如驭牛马的。打死个把官员,粤王肯定是不会受什么重罚的,罚俸削地也是差不多了,最多削了王爵,罢为庶人。而那被打死的官员,最多也就给点烧卖钱。
  
  就在光州阴云聚拢,人心惶惶之时,一条不知从何处传来的消息,彻底让事情爆发了。
  
  十天之后,粤王府将出动重兵,按图索骥,将那些参与过冲击王府的人员,连带着他们的家属,全部锁拿进牢里。男的通通斩首,女的罚作奴隶。这个消息一传出,顿时引起了百姓的恐慌,那些参与到冲击王府的百姓有起码数千名,这些人关系错综复杂,往往还有很多家属,加起来恐怕得有上万。若是粤王真的要动手,恐怕还真的有那种可能,实际上粤王这几十年内,为了各种利益,屠村灭镇的事情他也不是没有干过。如果他真的动了杀心,以粤王那种无法无天的性格,肯定是会动手的。
  
  而另一个消息的传来,则是彻底点燃了炸药桶。
  
  雷守正被人杀死在了自己简陋的住所内!而且看他的伤势,是被一种极为霸道的爪功,捏碎了浑身的骨骼。而无巧不巧的,粤王府上正好养着一帮术道高手,里面有一个崆峒派的,号称霹雳无极手孙不平的。此人杀入每次都是打断打碎敌人身体的每一处骨骼,这个特征极为明显。术道高手除非是仇人泄愤,否则的话,很少会这么麻烦地去杀人。所以消息一传开,所有人都主观地认为,是粤王来清算了。
  
  于是群情激愤,那些光州百姓的怒火被彻底点燃了。数以千计的百姓顿时化为暴民,先是冲击了衙门,打死了三司官员,紧接着又在有心人的引导下,攻下了城南军械所,获得了大量的武器,继而杀向了粤王府。
  
  原本大夏军制,每个王爷可配三卫兵马,每一卫从三千到五千不等。那粤王三卫每一卫都是五千满额,而且他额外向皇帝请了两卫,足有两万五千人马。只是这些年,粤王只顾吃喝玩乐,根本不去管护卫之事,那五卫人马吃空饷的情况也极为严重,实际上真正兵马连一万都不到。
  
  可是即使如此,数千没有经过训练的百姓,去冲击有一万兵马驻守,墙高池深的粤王府,这怎么看都像是在做梦。可是那时早就有术道邪教九柳教看中了这点,早就准备了造反。那九柳教乃是由一个叫九柳老祖的邪道术士所创,名义上还是黑莲教的附庸。
  
  那九柳教借着粤王引起民愤的大环境,准备在岭南搞出一个大事件,而黑莲教虽说不愿意这时候和朝廷彻底翻脸,但也想看看,他们能够闹出多大的风浪,先试探一番,于是也允许了他们的行动。
  
  在九柳教的帮助下,实际上也是粤王府里有很多他们的暗探,众人成功地攻破了粤王府,起义军们抢光了粤王府的钱财。而九柳教也趁机跳出,妖言惑众了一番,成功地引起了众人的惶恐和贪婪。于是一场自光州开始的起义暴动,便开始了。这一场暴动非同小可,那粤王为祸岭南数十年,早就弄得天怒人怨,再加上一众官员横征暴敛,更是搞得整个岭南如同炸药桶一般,只需一点火星便会爆炸开来。
  
  光州事变正好是一个导火索,瞬间点燃了整个火药桶,岭南道二十七个州竟有大半,都有起义军相应,虽说其中也有九柳教的功劳,可是那民怨已久的事实,却是不容忽视。岭南道瞬间有十几个州直接举城投降,而剩下的也大多有义军相应,一时间岭南似乎要变了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