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色总裁的近身杀手第六百一十五章 计划,绝色总裁的近身杀手第615章 计划_都市言情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绝色总裁的近身杀手 > 第六百一十五章 计划

第六百一十五章 计划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人可比你们想象中的要精明的很,反正我的观点就是,坚决不能把人拉进来。”
  
      泰隆一点头不退步,伍佰这人滑不溜秋的,他都暗杀了这么多次,可没有那一次是成功的,这足以说明,这家伙的本事可不少,而之前伍佰跟警局的人来往得也毕竟密切,他总觉得,要是把伍佰放进来,本身就是一个错误的。
  
      可惜泰隆不是这一件事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不然的话,他坚决不会同意伍佰现在待在这里的。
  
      會彭倒是有不同的说话,道:“伍佰这人确实难搞,但上面的大人们不是说了嘛,这人,要是可以的话,还是希望我们能把人留住,一个杀手出身的人,你以为他跟警局的人来往密切就是跟他们一伙的不成?”
  
      “难道不是?要知道,这伍佰,自从那杀手组织散了后,接触最多的便是警局的人,难保这人也是个心灵善良的人。”
  
      泰隆为了反对伍佰参与进核心内容,可还真的什么好话都给这人套上了。
  
      “呵呵呵!”
  
      會彭笑了起来,一旁的两个老头也面带微笑的看着泰隆。
  
      这下把泰隆都看毛了,道:“你们笑什么?难道我说的不对?”
  
      “呵呵,不是不对,是大大的不对。”
  
      會彭笑道:“你以为,杀手是谁都可以做的吗?不管什么职业,他都有职业病,就算是我们,也一样,做什么事都会先在脑海中谋划一下,满怀心机也要把利益最大化,而杀手,可不就是专门做一些黑暗的事嘛,这心啊,早就麻木的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冷血,一个冷血,且不爱受制约的杀手,他就算跟国家领导天天在一起,要是谁惹到他,或者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报酬,还是照样拔出刀,给前面的伙伴砍上几刀。”
  
      “你这话什么意思?”
  
      泰隆知道了,这會彭就是在跟他作对,他说什么,这人就反对什么,这明明就是针对他。
  
      會彭其实没有这个意思,但见泰隆误解了,他也懒得跟这蠢货解释,道:“总之,我是坚持把伍佰收入我们内部的,这人要是背叛我们,完全可以让大人们派人过来解决了。”
  
      “呵呵,就怕到时候,连人的一根手指头都摸不到,还解决。”
  
      泰隆冷哼。
  
      两人争得面红耳赤的,倒是一旁的两个老头,一句话都没有说,一开始伍佰就有心留意着两人,明知泰隆和會彭吵得不可开交了,这两人可是连眉头都不皱一下。
  
      许久后,伍佰都要以为这两个老头不会说话的时候,这两人中的其中一个,居然开口了。
  
      “好了,这件事,我们也同意會彭的想法,泰隆,你太小心了,不过是一个杀手,倒时候一有不对,直接就做掉好了,没有那么多担心的。”
  
      “可是!”
  
      泰隆还想说什么。
  
      但另一个老头也开口说道:“确实,杀死一个人很简单,但我们这东西,要是少了他的话,怕是还要在墨迹许久,这人懂蛊,是我们最需要的,要清楚,万蛊山那边,可也在做,他们的专长就是巫蛊,单就这个已经把我们甩了好几条街了,至于别的领域的事情,他们完全都不缺。”
  
      “没错,我们时间不多了。”最先开口的老头附和的说了道,其实他也不是很赞同把伍佰给吸纳进来,但现在这个情况,不把人弄进来,他们注定是要比万蛊山的人慢上一步,到时候得利的便是万蛊山,那他们那么久的努力,且不是白费了。
  
      最后,这四人又详细把这一件事给规划得明明白白,就算泰隆一直不同意,但现在的情况也不是他一个人的嘴巴能解决得了的。
  
      伍佰在这些人决定好的那一刻,便把手机给关了,拆下耳机,放到了衣兜里,便若无其事的从实验室走了出来,手上还拿着几个小东西。
  
      刚好,在经过會彭他们所在的实验室门口的时候,就看到他们出来了。
  
      伍佰笑了笑,对着他们点点头,然后便拿着手里的东西,进了一个无菌室里。
  
      两个老头看到伍佰皱了下眉,不过到也没有多想什么,这里可是有监控的。
  
      “两位老前辈,你们要是有其他事要忙,便去做吧,我还要跟伍佰说一下这件事。”、
  
      會彭把这事完全的拦在了自己这里,对于一旁不爽的泰隆,一个眼神都不给。
  
      两个老头点点头,随即便走了。
  
      會彭见人都走出去后,脸上的笑意全然没有了,看向泰隆,道:“这一件事,我希望你不要自作聪明的参合一脚。”
  
      “你这是什么意思?姓會的,别以为你现在得意了,就太过得寸进尺。”
  
      泰隆虽然是问话,但他知道,會彭这人警告他的是什么,但知道归知道,但这心里还是很不服的。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知道你听得出来,你的手段给我收一收,这一件事过后,你要杀要剐,这都跟我无关。”
  
      會彭对于泰隆也是有一定了解的,都是莽夫,这心里有气,一定便会用尽手段去报复,加上这人可是最不同意伍佰参合进来的人,他可不希望这人有什么别的动作,所以才给出了这么一个警告。
  
      泰隆听了,不爽道:“我是这么一个不知道好歹的人嘛?哼,你们想要做什么,我也懒得管了,到时候,可别真的让人给逃出去。”
  
      “既然这样,你就少来这边,把你们的事做好就是。”
  
      會彭还是有点不相信,但这人都这么说了,他便只好回了这么一句话,随即便走了,朝着伍佰的实验室走去,他们决定的事,怎么说也要跟这当事人说一下不是。
  
      “在忙吗?”
  
      會彭这一走到伍佰这边,脸上便露出了个笑脸,这心性调节的十分快啊。
  
      伍佰知道,这人过来,就是为了他们刚才的决定,但还是装作一无所知,道:“还行,會总这找我是有什么事?”
  
      “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问,最近伍先生过得可还适应。”
  
      會彭倒没有一开口就把事情给说出来。
  
      最快更新m.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