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话十八年第六十六章完全蒙了,大话十八年第66章完全蒙了_网游竞技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大话十八年 > 第六十六章完全蒙了

第六十六章完全蒙了


  两个人看着出警的警车走后,陈康没想到好不容易开了修理厂,接的第一单活居然就成了这个样子,忍不住就叹了口气。
  陶勇想安慰陈康几句,刚准备张口,却发现自己不知如何来安慰陈康,毕竟自己也算是受害者。
  两个人长吁短叹了半天,显然两个人都没经历过这样的事,以前在汽修厂的时候,要账揽活都是崔扒皮一个人来搞,而两个人则完全是干活赚工资,直到自己单干的时候,才发现现实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美好。
  既然已经报了警,当下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等待警方来处理这件事,毕竟两千多元的修车款不是个小数。
  两个人捱到傍晚,简单收拾了一下工具,锁好仓库的大门,在外面找了个小地摊,两个人心情郁闷地喝了几瓶啤酒,最终还是陶勇念叨着要去上网,陈康才陪着陶勇再一次来到网吧。
  陶勇登录了游戏后,自然是忙着和燕儿聊天去了,而陈康却看着电脑屏幕不停地发着呆。
  如果现实中自己能像游戏里一样多好,遇到不平的事,直接来长安城西约斗就可以,大不了去地牢里坐几个小时的牢,可现实却是不能,杀人偿命是亘古不变的铁律。
  陈康心烦意乱地不知该做些什么,加上又喝了几瓶啤酒,虽然并没有喝醉,但心情却很是不爽,当下卖了十个杀人香,就直接来到了长安城西。
  陈康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但凡见到有人从长安城西出来,陈康直接就用杀人香点了对方,也许将游戏里的玩家杀掉,似乎才能抹平今天的这口恶气。
  很快,世界上就再次吵吵起来,有被杀的玩家直接在世界上骂起了康康,一时之间,又有几人加入了骂战。
  陈康此刻心情很是不好,直接在世界上回应:“杀的就是你们,不服气再来。”
  世界上的骂战引起了朗月清风的注意,朗月清风直接给陈康发消息:“兄弟,怎么回事?”
  陈康不想和朗月清风提起原因,当下回应道:“没事,就是心情不好,想杀几个人。”
  朗月清风一愣:“到底怎么回事?有困难大家一起克服啊,你今天的表现和从前的你可不一样。”
  陈康沉吟了半天,觉得朗月清风怎么说也是个外地人,虽然现实中也见过一面,当下就将今天遇到的这件事简单地说了一遍。
  朗月清风听后,很是震惊:“难道你们当地的警察什么都没说?”
  陈匡摇摇头:“让等通知,别的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朗月清风对于现在这个社会还有这样的人,不免有些意外,毕竟现在社会法制都在健全,这无疑是挑战法律的底线,当下安慰了陈康几句,让陈康不要在长安城西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毕竟游戏里其他的玩家也是无辜的。
  陈康冷不丁地想起,自己当年何尝不是,被龙王莫名其妙地杀死,而此刻自己做的这些,和当时龙王做的有什么区别?想到这里,陈康也不管世界上,被杀的人如何骂,直接进入长安城就去坐牢了。
  陈康心情有些郁闷,当下也没有玩的兴趣了,对着身旁的陶勇说道:“陶子,你下线的时候,帮我关了机,我先回去了。”
  陶勇这才注意到,陈康游戏里的角色此刻又在地牢里,当下问道:“你怎么了?”
  陈康摇摇头:“没事,我有点困了,回去睡觉了,你记得帮我一会下线关机。”
  陶勇知道陈康心情不好是因为什么,当下也不多说:“那你一个人注意安全。”
  陈康点点头,从座位上站起身,走出网吧,一个人独自往家的方向走去。
  陈康走后不久,豆子几个人摇晃着走了进来,瞥了一眼陈康挂机的电脑和坐在一旁玩的陶勇,豆子喷着酒气拍了陶勇肩膀一下,笑着说:“咦,康子呢?”
  由于这段时间都在网吧里一起玩大话,相互间也算认识,当下说道:“回去了。”
  豆子看了一眼陈康的机器,问道:“怎么又在地牢里?”
  陶勇苦笑一下说道:“康子来了之后,直接去城西杀了半天,这不又在里面坐牢了。”
  豆子一愣:“好好地又杀什么人?”
  陶勇叹口气说:“心情不好呗。”陶勇没有打算将今天发生的事告诉给豆子,毕竟豆子虽然和陈康比较熟,但有些事自己却不愿和豆子多说。
  豆子没有再问其他,找了一台机器,自顾自玩去了。
  陶勇玩到十点多一些,直接下了自己的号,并将旁边陈康的号下了,关机离开了网吧。
  第二天一早,依旧和往日一样,来到了修理厂,今天还不错,上午的时候有人过来保养车,换机油机滤什么的,这种小活,陶勇一个人就全部干了,陈康反而没什么事可做。
  下午时分,一辆尼桑越野车开进了院子里,从车上下来一个人,陈康和陶勇一愣,正是昨天赖账的宝哥。
  陈康和陶勇不由一愣,再次见到宝哥,顿时想起昨天被赖掉的钱,当下低头就从地上捡起一个大扳手,紧张地看着宝哥。
  宝哥见状,忙摆着手,笑着说道:“哎,小哥俩别动粗,我这不是来给送修车钱的吗。”说着,从一个皮包里取出一沓老人头,笑着就往两人这边走来。
  陈康和陶勇对视一下,不知道宝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当下还有些迟疑,宝哥却已经走到了跟前,笑着将手中的钱交给陈康,说道:“兄弟,不好意思,昨天哥哥我走的匆忙,一下子忘了结账了,这不,今天一早就赶紧给送过来了,别往心里去啊。”
  陈康和陶勇一脸懵逼,直到陈康手里拿着宝哥递过来的钱,都还感觉这一切是多么的不真实。
  宝哥满脸堆笑:“行了,你们先忙着,我就先走了。”说完,赶紧地转身就上了自己的车,一溜烟地走了。
  陶勇看着陈康手里的钱,喃喃地问道:“康子,这是咋回事?”
  陈康也是一脸懵逼,完全没有搞清楚,宝哥到底是唱的哪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