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收容所第五十九章 与昆仑的牵扯,万界收容所第59章 与昆仑的牵扯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万界收容所 > 第五十九章 与昆仑的牵扯

  爬云术!姑射知道爬云术,难道和他所想不同,爬云术并不是升云术。
  不论王升心里想法,姑射眼神复杂,她修道数百年没动过的道心有点不稳。
  灵虚子,昆仑第十八代掌门,执掌昆仑山门足足三百年,之后寿元已尽无奈坐化,一生都不曾成道,这是挂在昆仑祖庭的介绍,但还有另一种说法,据说灵虚子当年并没有坐化,而是关键时刻悟道成功,并在众人面前羽化登仙。
  但姑射哪种都不信,她知道祖师没坐化,也没成道,因为她就是灵虚子祖师亲传弟子后人,她师父乃灵虚子祖师徒孙,并曾在幼年时亲眼见过祖师仙踪。
  据她师父,也就是灵虚子徒孙所讲,祖师在最后关头本该坐化,但好像得到奇遇,吃了一种能增长寿元的奇珍,因此道行未长,寿元大增。
  小和尚说他当年见过祖师,姑射信了,不为其他,只因为这小和尚会早已失传的爬云术,爬云术如当年的洗髓经,都在一场****中失传,升云术是根据爬云术的原理被改造出来。
  两种神通虽然有些相同,但速度和功效都比不上爬云术,而若论这世间还有谁会爬云术,也只有她这一脉始终相信没坐化的灵虚子祖师!
  深吸口气,平定道心,姑射看眼前的和尚无端多了点亲切感,爬云术乃昆仑真传神通之一,灵虚子祖师不可能因为一把雨伞就将此术传授于他,肯定有自己没有发现的其他原因。
  而习得爬云术,王升的身份已经算是半个昆仑弟子了。
  其中细枝末节没必要和王升讲明,她松开王升手腕,回到原位坐下,并收回围绕小和尚身边的元神。
  王升眨眨眼,身边和心里的危机突兀远离,他明白,自己心里的猜测恐怕成真。
  灵虚子师叔真的在这个世界也存在!他心里古怪,若说他师父道信在这个世界存在,他可以理解,因为那就是历史真正存在的人物,但灵虚子师叔可是诞生在西游那个被编造的世界里,历史上应该是不存在的。
  或者说此灵虚子非彼灵虚子,不过爬云术也未免太巧合。
  不管如何,他已经感觉不到危险。
  “你何时遇到那道人,他可曾留下其他话语。”姑射看着他。
  “前辈,那时小僧四五岁,遇见道人应该是十几年前,至于其他,小僧当时未曾修炼,记忆实在不清晰,不过小僧感觉那道人似乎有心事般一直皱着眉头,而且身上有种特别的气质,也是因此吸引小僧,才给道人递上雨伞。”想起观音对灵虚子师叔的评价,王升此言心有触动。
  西游时间与其他世界不一样,也不知灵虚子师叔是否看破凡尘终究成仙。
  姑射心里复杂,师父当年就一直感叹灵虚子祖师不能成道不为其他,只因道心阻碍,不是看不破而是不想看破,因此她对祖师选择游历红尘非常理解。
  只是她心有心结,昆仑当年遭逢大难,损失惨重,最后不得以避世恢复,祖师若当时能够赶来,以他老人家的神通,厄难当随手可解,难道是有事脱不开身。
  不过她内心终究是喜悦居多,她这一脉始终坚持祖师未曾坐化,也因此她很容易的相信王升所言,如今发现祖师踪迹,而且年代并不久远,这相当于给她这一脉注入了一个强心剂。
  也因此,她看王升是越来越顺眼,心中已经将他定位成一个后辈。
  她突然一笑,“小和尚,这爬云术姑且算你解释清楚,但你仍没解释清你的身份,而且,”她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这一身洗髓经功夫从哪修得,难道也是一个路过的和尚传授给你。”
  姑射知道他修炼的是洗髓经!
  王升摸摸头,“前辈慧眼,小僧的确修炼洗髓经,不过这洗髓经却是小僧师门传下,小僧自幼习练,如今也算小有成绩。”他还不知道洗髓经也已经失传足足数百年。
  他很是真诚的看着姑射,“小僧之前的确隐瞒身份,但小僧师门与少林却同属禅宗一脉,因此也不算欺瞒前辈。”
  说起来正觉寺有四祖道信寄居,地位虽比不上禅宗祖庭少林,但也不低。
  师门传下洗髓经!姑射不由得想起以往传说,据传洗髓经最后被一个禅宗小寺庙收藏,但最后也覆灭在灭佛之灾下,当年神算子也算出洗髓经已经失传,洗髓经的消失应该已经是事实。
  但现在修炼洗髓经还修出成就的王升就站在眼前,只能说明神算子算错,而当年那小寺庙并没覆灭。
  “你师门何地,又是哪座寺庙。”姑射问道。
  王升眨眨眼,“小僧师门很小,其中也没几个师兄存在,小僧还是这一代最年长的。”
  姑射哑然失笑,“你还怕我寻上门算账不成。”
  王升总不能说其实他也不知道正觉寺在何方,而且正觉寺也是历史真正存在的寺庙,现今情况不知,若仍然存在或早已覆灭,他说出事实只会让姑射以为他又是在欺骗。
  “前辈自然不会如此,但小僧师门寺规如此,出寺后不得透漏师门任何消息,不然就会逐出师门的,也因此,为了行走方便,小僧才假冒身份,说来也是破了戒条。”
  “哦,藏得这么深,难道还真有什么宝贝不成。”
  “前辈说笑。”
  “我倒不是说笑,你师门长辈能结交燕赤霞如此境界的剑客,境界当同样不低,现今修道界门派良莠不齐,但只要门中有一位大道金丹高人,就可称得上大派,你这小寺庙还真是小。”
  王升双手合十,他现在已经确定姑射对他没有敌意,而且说不定因为灵虚子师叔的关系,还有几分牵扯。
  “小僧当真不知燕前辈所寻后人是谁,也未曾听门中长辈说过与燕前辈有交情。”王升不打算将他与燕赤霞的关系暴漏出来,危急时刻说不得还能保他一命。
  “若是如此,倒真是可惜,那燕赤霞一身正气,虽是散修,但不同与那些乌流之众,而且是个难得的剑修,本事非凡,有他护道,你当能免去三分灾祸。”姑射摇摇头。
  王升眨眨眼,他想的没错,姑射不仅没对他抱有敌意,还一副为他考虑的样子,他这一关看来是真的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