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收容所第三百七十四章 反了,万界收容所第374章 反了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万界收容所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反了
老者嘲讽一笑,“老朽是不会弄错的,今日也只是来禀报陛下一声,老朽告辞。”
  
  老者随意的拱手,转身离开,只留着敞开的大门刮着冷风。
  
  李毅的怒火几乎要将他淹没,他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道:“去请蒲老祖,说本王有要事相商!”
  
  门外护卫还没应声,忽然,那老者的身影一闪出现,像是想起什么道:“忘了告诉陛下一声,蒲老祖因年老心忧家族,昨日已经返乡了,这是他的供奉令牌,陛下收好。”
  
  抬手一抛,一道寒光在李毅没来的及反应之时订在他头顶的金椅上。
  
  李毅手里紧紧的抓着金色符诏,死死的看着老者,“国师究竟什么意思,不必拐弯抹角直言就好。”
  
  话语在大殿飘荡,气机纠缠间似乎有一声龙吼响起,一天虚幻龙影出现在老者视线中,死死的瞪着他。
  
  这龙影李毅都看不到,只有法相后期的老者察觉,他忌惮的看了一眼,看着李毅呵呵一笑,“陛下不必紧张,老朽只是臣子,怎么会有想法,想必是蒲老祖走的突然,陛下心中悲痛,老朽这便告辞了,陛下保重。”
  
  老者这会倒是有了礼数,才不急不忙的走出大殿。
  
  李毅看着他的身影消失,急促的呼吸几声,闭上眼无力的靠着金椅,半晌缓缓睁开眼,一挥手道:“打探清楚蒲老祖的去向,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顿时两道黑影出现在大殿,对李毅叩首后消失不见。
  
  微微思忖,李毅深吸口气,双眼陡然锋利起来,“加重五彩石的防卫,任何人胆敢靠近,格杀勿论!”
  
  又是两道黑影闪过消失不见。
  
  李毅缓缓站起身,看着殿外天空,“听风决不能毁在本王手中,有老祖坐镇,本王看谁敢放肆!”
  
  这一刻,大殿外的几个宦臣心中一悸,像是看到怒龙翻天!
  
  数个时辰之后,天色黑了下来,李毅沉着脸坐在龙椅上,下方两个黑衣人冷声回禀,“蒲老祖的确返回旧地,派出的队伍没有追到老祖,使用锁影神通发现,蒲老祖似乎身受重伤,本源衰落确有陨落之兆。”
  
  李毅心沉了下去,不需猜想,这当是国师做得手脚。
  
  “蛮王老祖可有消息。”他忽然问道。
  
  “至今没有回应也没有任何线索。”
  
  李毅挥手,二人身影消失,只剩下他的身影隐在黑暗中看不清晰。
  
  片刻后,值守护卫有点慌张的跑进大殿,“陛下,国师强闯明宫!”
  
  李毅抬头,双眼在黑暗中泛着光,“可是国师一人!”
  
  护卫头深深的低在地上,“还有清王爷随同。”
  
  咔嚓,似乎是龙椅折断,李毅沉重的呼吸声传来。
  
  “李清,李清!”李毅喃喃。
  
  半晌,护卫噤若寒蝉之下听到冰冷彻骨的声音,“无论何人闯明宫,一律格杀勿论!”
  
  护卫身子一颤,大声道:“是!”
  
  看着护卫消失,李清深吸口气,“果然勾结到一起了,呵呵,李清,本王待你不薄,老祖待你不薄,我听风又何时辜负与你!”
  
  黑暗中一点金光亮起,澎湃的力量充斥大殿。
  
  而便是这时,外间天空忽然传来巨响,嚣张的笑声震荡。
  
  “本老祖来取自家法宝,你们也敢阻拦,反了吗!”
  
  天空忽然亮起无数光花,每一道都有锋利剑气蕴含其中,正是老者的法宝万剑决。
  
  “奉陛下之命,死守明宫,胆敢擅闯明宫者,格杀勿论!”
  
  “杀!”
  
  数千禁卫杀气十足毫不后退,一个虚幻的三头神犬对天怒吼,力量已经达到法相层次。
  
  但这对法相后期老祖而言,毫无用处。
  
  李毅听着耳中响起的惨叫闷哼声,握紧拳头,双眼发红,他只有这几千禁卫!
  
  而那些平日享受供奉的老祖没有一个出面,他身为半步法相,可以清晰的感知到远处天空有数到身影在静静的看着这边,他知道,那便是那些供奉老祖。
  
  “若老祖在此,谁敢放肆!”
  
  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李毅无比后悔自己曾经一意孤行,不顾李宏和大国老的意见无所顾忌的招揽供奉老祖,以致养虎为患!
  
  “今日,便还我听风一个朗朗乾坤!”李毅陡然站起身,在无人看到的虚影巨龙的缠绕下,向着外面走去。
  
  “哈哈哈,老朽的宝贝谁敢拿!”
  
  剑气在明宫之外纵横,国师踏着鲜血一步一步靠近明宫,原本数千的禁卫死伤大半,只有数百残留,却依然坚定的阻止国师的脚步。
  
  李清上前一步,微微一笑,“国师请进,这些人交给李某便好。”
  
  国师对着李清饶有深意的一笑,“那就有劳清王爷了!”
  
  李清抽出腰间剑,表情淡然的朝着众多士兵走去,“你等衷心护宝,李某佩服,不过天下宝物有德者居之,国师正是合适人选,未免不必要的损失组合成你们退下吧,王兄那里自有李某分说。”
  
  那领头将领沉声道:“清王爷乃是陛下亲兄弟为何相助外人毁我听风!可对的起听风众多老祖在天之灵!”
  
  李清叹气摇头,“冥顽不灵!”
  
  话音落下,身影已经消失,犹如一道幻影在众多士兵中穿梭,这些士兵勉强组成的阵营毫无反抗之力被拆散,每当有攻击落在李清身上,便有一道金光抵挡,李清毫发无伤的从众多士兵中走出。
  
  而身后是一个个颓然倒地的士兵,血流成河。
  
  “好胆!”远处一声愤怒压抑到极限的沉喝,一道身影犹如闪电冲向李清。
  
  李清抬头,嘴角微翘,“终于出来了,王兄!”
  
  同时他身体上的金光大放,一道符诏虚幻的出现在他头顶,微微漂浮,释放着镇压之力让远处的身影动作缓慢。
  
  李毅停下脚步,冷冷的看着李清,“本王对你不薄,给我一个理由。”
  
  李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没有理由,只是觉得王兄这王位也该换人坐坐了。”
  
  李毅根本不信,表情冰冷,“国师不知,你该当知道,有老祖在,听风永远是听风,没有人可以放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