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收容所第八百二十二章 弥留的挣扎,万界收容所第822章 弥留的挣扎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万界收容所 > 第八百二十二章 弥留的挣扎
这是一头狰狞的只有想象中会存在的凶兽,血肉翻卷,无数的黑色煞气滚滚溢出,将这凶兽裹在其中,唯有偶尔的一瞥,可以看到一双通红щww..lā
  
  除却只存在在感觉中的波动,凶兽和王升,以及玉盘散发的光芒加上盘古化身,此地再没有任何显性物质。
  
  仙帝!
  
  王升皱眉,没想到这一开始消逝的仙帝此时出现,似乎预料到了什么,他看着四周景象,一片乌压压的黑色天幕压来,黑幕中翻腾的气息以仙帝为核心释放,更像是浓缩在仙帝身上,让其飞腾。
  
  污浊世界,完全成型的污浊世界!
  
  这是真正成行如同盘古开辟世界幽冥之域的世界,它的成型代表玉盘如果一开始的计划是开天辟地,那他现在已经成功了。
  
  污浊世界本来就是完整的放出体内因为境界足够逐步诞生的与第三步有关的气息才可以形成,盘古跨出那一步有了那样的后果被杨柳猜测为便是为了形成污浊世界的缘故。
  
  一开始王升包括东王公西王母等人猜测的玉盘道人算计,也只是为了释放出所有的污浊气息,无需牺牲自身开成就一个大域世界,此时看来,玉盘还未真正消逝,这污浊世界反而成功成型了?
  
  也就是说,玉盘真的开辟出了一个完整的大域世界,而且还没有损失自身?
  
  王升心思瞬息万转,那只掌控玉盘光芒的大手没有丝毫退却,同时看着下方呼啸而来的仙帝,他目光沉冷,在目光所及之处,一个黑点蓦地移动,仙帝身影一滞,王升身子已经拔升,带着玉盘光芒与那盘古化身的巨斧相撞!
  
  砰!
  
  没有接触到实质的感觉,王升没有任何被击中的错觉,他微微抬头,一层淡淡的薄膜在头顶显现,清晰如同天幕,自上而下有一种淡淡的压迫感。
  
  这感觉!王升心中一沉,大域世界!
  
  他低头看去,自身与玉盘所在的清蒙天空,下方那仙帝接连的黑影代表的污浊世界,二者相合,恰是清浊之合,乃是一个完整的世界,在这世界中,别样的生机格外引人注目,这是一个大域的生机,是一个世界大道的生机。
  
  王升被转移到了玉盘开辟的世界中,而之前预定的与盘古巨斧相撞,在此时看着头顶,那是一个世界在于巨斧相撞,轰!
  
  直到此时,世界才与巨斧相撞,整个世界以天幕为中心,向着两边分化,一层恐怖的沟壑在世界顶部形成,而王升手中的玉盘与宇宙的交互还在继续,完全没有被打断的迹象。
  
  盘古一斧已经是目前最后可以击溃玉盘的手段,玉盘将整个世界用来阻挡盘古一斧的举动更让王升知道玉盘的确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这般看去,倒像是为了抵挡盘古这一斧而开辟了这个大域世界。
  
  头顶的一斧依然缓慢的落下,之前的恐怖异象都只是开始的征兆,盘古这一斧的威力还没有完全绽放开来。
  
  大域世界在缓慢的演变,让王升知道它真正成型也只是瞬间,但即使如此如此,这个大域世界也真正的显露出了它的威力,在两股庞大的波动中如此横插直入,在这交互点中心,堪称交流最为恐怖的地方如此释放,受到的攻击和伤害不是之前王升等人受到的可以比拟,但即使如此,这也是一个大域世界,不如王升形成的黑点那般完美可以完全不在乎波动的侵袭,但也足以支撑不少的时间。
  
  起码,这时间,王升是耗不起的。
  
  王升终于松开了手中的玉盘光芒,到了这一步,这大域世界不先毁灭,玉盘光芒在接近盘古一斧也无济于事。
  
  他身子环绕黑点向着下方降去,转眼间掠过了清蒙的天地,进入了污浊世界中。
  
  轰!
  
  烈火烹油般,污浊世界整个爆炸开来,以王升身子着落为中心,四周忽然掀起了滚滚的气浪,整个污浊世界从中间分裂两边,被整个剥开。
  
  在王升的对面,只有一个黑沉沉的巨大黑影,看着对方那双通红的双眼,王升脸色一沉,一个巴掌甩了过去。
  
  “这就是你的大道,反抗了半天也逃不出你那师尊的大道,你在开玩笑吗。”
  
  王升看着这个在最后关头阻挡自己的仙帝,胸中的种种情绪终于爆发出来,在这一刻毫不掩饰。
  
  “你就是一个玩笑!”
  
  王升一巴掌将仙帝身影狠狠的甩开,声波在整个污浊世界远远的荡开,但仙帝只是一个踉跄居然头颅伸的更近直到王升面前,狠狠的瞪着,那双通红的双眼中有着一抹金光闪过。
  
  迎面而来却是王升目光冰冷的手持一支黑色箭矢冷冷的钉入他的眉心,似乎要将那抹金光钉住。
  
  “仙帝,这是最后的机会,你的劳什子师尊走的是一条他自己都不知道能不能存在的路,或许对他而言指的一堵,他也有生机,但这抹生机绝不是你的,从一开始你就想错了,王某也想错了,你的师尊的企图之大不是那么简单,从头到尾他都没有与你玩算计的心思,所以若你真的还有最后的渴望,便将你那所谓的底牌爆发出来,迟了就与你的师尊一起等待机缘吧。”
  
  王升身子即使再黑点的保护下终于还是只可以定住仙帝怪物一瞬,下一刻,他的身子被整个反弹开来,那手中的利箭居然也只是在仙帝眉心定出了一个深深的凹洞,此时已经在缓缓恢复,仙帝眼中的金光也在修炼的消失。
  
  王升站稳身子,目光依旧冷静,仿佛之前的爆发只是错觉,但在看着那仙帝怪物身影目中的金光终于缓缓的流逝,他心中还是不可避免的微沉。
  
  却在这时,那仙帝的目光中的金光还是留下了一丝,仙帝狰狞着头颅,嘴角缓缓裂开了一条缝,露出血肉模糊的牙齿,通红的双眼看着王升终于有了一抹变化。
  
  “你要本圣如何做!”
  
  语速并不慢,听去话音也很是清晰,但任何听到的都可感觉到其正面临着艰难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