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收容所第八百三十章 镇压道文,万界收容所第830章 镇压道文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万界收容所 > 第八百三十章 镇压道文
不能太多出手不代表无法出手,王升意识只是清醒瞬间,便再次被无边无际的信息流扫中,再次变得有些模糊,强制性的排斥出所有的信息,不去接触以免影响心智,王升以意识带着自身融合的波动狠狠扫向了Щщш..lā
  
  没有任何声音发出,包括玉盘,甚至那巨蛋都是意识形态的显现,自然不可能出现实质性的破坏力,但在意识形态中,玉盘陡然颤动,无数的信息流一个停顿,或者是他自身的颤动影响了信息的接受,信息本身还是在不断地传输,下一刻,玉盘的光芒被排斥而出,豁然,玉盘整个高高远离了巨蛋外的信息流。
  
  宇宙的时光中,玄祖忽然睁开双眼,双手在空中疯狂的掐动,大帝气势第一次从他身上无边无际的爆发出来,让身边的雾仙尊浑身受创,连连后退,直到身上绽放出的彩光才将她的身子强行停顿。
  
  玄祖老头般的枯朽摸样第一次翻天覆地的变化,妖帝似乎看到了上古时代第一次看到的玄祖,一个时刻充满自信的中年道者。
  
  天机的玄妙在玄祖身上环绕,玄祖全身忽然数次颤动,每次的颤动他脸色都嫣红一分,直到最后他张口吐出了一大口精血,精血在空中便被双手召去,将双手笼罩的一团血色,继而更加玄妙的波动沿着上方的天道罗盘和他自身笼罩在一起,这一刻,似乎将他自身的痕迹消失了,连天道罗盘都消失了,在妖帝的观感中,玄祖的自身都已经淡化了,只有一丝丝的痕迹,而这是从他独特的观感中看去,若外人,比如雾仙尊看去,便似乎已经不知玄祖的下落,连记忆都有丧失,因为对方脸上的惊疑不定实在太过明显,仿佛在怀疑自己被大能抹去了记忆。
  
  妖帝眉头微皱,在他的视线里还可以看到玄祖淡淡的存在,这时间对方抬起头来,摸样更加枯败,之前的精血爆发对其的作用显然也不是那么容易承受的,但对方双眸中蕴含的情绪让妖帝知道对方绝对不是遇到了更坏的事情,而是这间事情的确是有转机了。
  
  的确是有转机了,玄祖心中终于微微松了口气,之前的瞬间他仿佛感觉到大劫暂时离开了身躯,让他神智清醒,转而意识到这不是错护额,是真正的有了短暂的时机,他不惜消耗自身维持了一种连他都只在推演中的状态。不过为了保持现在的状态,让大道都忽略掉自己,他要尽可能的避免于他人接触,因此只能对妖帝歉意的点点头。
  
  不过即使如此,他也不可能保持太长的时间,因此对这妖帝点头,指向了前方,妖帝眉头松开,淡然的点点头,而后忽然一一道时光长河从远处的时光中出现拉浩浩荡荡如通过巨龙,雾仙尊看的匪夷所思,同时惊疑的看着妖帝,仿佛是验证了心中的某个传说。
  
  时光长河来到近处,才发现那不是一个时光长河,是一条被时光长河虚影笼罩的庞大身躯,中年面貌,威严与妖帝一般,在时光中迈步,越过了三人身前,在前方的时光中停步,而后伸手一指。
  
  轰隆!
  
  犹如尘封的时光大门终于打开,无数的信息在大门后显现,但出现半截被已经在未来消失的时光中截断,只露出了一个真正的历史通道,妖帝庞大的真身直接挤入其中,玄祖妖帝化身三人连忙一同进入了时光中。
  
  再出现,一片混沌已经在眼前出现,妖帝庞大的真身抬头望着高空,那里出现了一个黑洞漩涡,远古仙罚的力量在孕育,但总是无法出现,那无数万年的消耗终于还是被我王升耗尽,而没有混沌时代的补充,再次召唤远古仙罚,已经不知需多少年的重新孕育。
  
  “再前一步,便是混沌。”玄祖的身子清晰了数分,他似乎感受到那股联系即将再次的出现,微微一叹,随着妖帝真身再次闯入了混沌中。
  
  王升的意识已经出现了模糊,但在最后的瞬间他的波动对着玉盘光芒连续扫出了三次,这三次的波动将玉盘的光芒扫的距离巨蛋世界越来越远,最后似乎激发了玉盘中的玉盘意志,王升再次感受到一双冰冷的双眼看来。
  
  玉盘!
  
  王升的意识被冰冷的双眼再次激发的有点清醒,他同样一阵恼怒,除了似乎被地域自己层次的蝼蚁挑衅威严的天然怒气,还有这自身的切实怒气,这么近距离的接触宇宙世界的核心是何等的机缘,但因为玉盘,他却要白白的将这种机缘放弃,这几乎是最接近第三步的时刻,即使在远古大世界,有多少人有着样的机缘,没有自己独特的黑点波动,和玉盘这般舍身的决心,绝对无法接触到这般的核心,而且一个活着的第三步怎么可能容忍别人这么接近自身,这是比与超脱道场被触犯更加严重的事情。
  
  就比如之前若是他靠近盘古化身的巨人核心,只怕会第一时间被盘古世界清道,主动激发的第三步大域世界的威严不是未达第三步可以抵挡的,也只有宇宙这般遗弃之地,开创的大能疑似陨落才有这等的机会。
  
  王升的恼怒刚生,下一刻他感觉到自己容身的波动似乎随着自己的情绪发生了某种变化,变得更有威严,更有锋芒,也更有自己的主动意识,王升几乎是刚刚反应过来,似乎是下意识的影响,这波动清晰地显现了实质的化身,在玉盘的光芒前,原本空无一物的波动似乎一个转换,变成了一个威严的巨大宫殿,散发着无比强大的镇压之力。
  
  镇!
  
  王升这一刻前所未有的理解了这宫殿之上花纹的一个方向,这是镇压的方向,而后在他主动地触发下,这波动宫殿直直的落下,原先无法解除的玉盘,这一刻似乎变得可以触及,轰然落下。
  
  隐隐间,在那双冰冷的视线中王升看到了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