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收容所都一千三十九章 大敌上门,万界收容所都1039章 大敌上门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万界收容所 > 都一千三十九章 大敌上门
    面具人一步步的靠近着洞府门口,负面情绪也爆发到了极限,他强行停住步伐,在身前施展出了一个水镜,可以卡到洞府外间的景象,却看到在洞府占据的这一片山脉中,空中漂浮着两个人,其中一人身子挺拔,一身黑袍,背后被这一把大剑,此时手掌不断的对着下方的山脉攻击,而天空中随着他首站的攻击,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手掌光印,将山脉都震得轰隆作响,令山脉出现动摇却正是去一次次的攻击导致。
  
      面具人的目光凝重,心中的情绪瞬间消失,看到这青袍人他就知道这人修为之高罕见,他绝对不是对手,而且看到其攻击方式,他想到一个人,也是在道门空间中留下传说的一个人,据说以金仙修为曾经滞碍大罗金线的手段下逃跑,更是施法将那大罗金仙的几个金仙下属全部击杀,这等战绩足以自傲,这人馆穿的就是青袍,背后负剑,一手神通翻天印几乎无人可挡,面具人结合些判断,直接认出这人就会传说中的那位。
  
      他的心沉了下去,自己与此人从无交集,为何会引动此人来攻,这般手段攻击自己的洞府可是毫无退路的挑衅,是生死之战的前兆,如果他是强势的一方,此时早已出去将敢攻击他洞府的人悍然斩杀,但他不是,在这青袍人面前他只有逃跑的可能,尽管他也是金仙,但他这样的金仙,在对方手里已经死过不少了,他也没有什么可以依仗的。
  
      庞大压力让他瞬间冷静下来,至于之前的一些事情虽恼怒也让他有点神经质的疯狂,但是这些都是与他的性格有关,他的道心绝不可能轻易地被动摇,在关键的时刻还是强行冷静下来。
  
      但这样的道心,在他大量天空,看到青衣人身旁的另一道身影之时却是忽然乱了,他咬牙切齿的看着那道身影,他很是熟悉却正是被自己强多了紫雷,被自己逼迫的寻找到王升一行人的黑袍人,此时对方依然身着黑袍,对那目光阴沉,煞气沉沉的看着自己的洞府位置,再看那青袍人,他忽然知道了对方的目的,这是来找自己寻仇的。,
  
      他心情沉入谷底,而且道信紊乱,那股被压下的神经质情绪再次升起,原来这ta吗还是与那件事有着关系,竟然还是那件事引起来的波折,他现在无比的后悔为何当时顾忌道门规矩,将这人放掉,却在哎现在被这人招上们来。
  
      归根结底还是他对自己有着信心,不仅是相信他的手段,还有他隐藏身份的信心,而且有责道门空间的帮助,他的身份透漏出去的可能几乎没有,毕竟自己不是青袍人那般嚣张的人物,而且一贯干的事情也从未显露过真身,但此时他知道自己错了,他还很是暴漏了,而且他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暴漏的理由。
  
      “仇胜,你是自己初来,还是本座把你抓出来。”青袍人暂停了手中的动作,朝着下方喝道,声音威严,浩浩荡荡得奖下方山脉传遍。
  
      “连我的名字都知道!”面具人心中有着一股寒气,对方对他知根知底,却依然找上门来,这是什么,这是绝对的自信,他即使在如何愤怒,此时他不敢出声,双手在身前变幻,无数的法印击出,化作一道道的光线融入了洞府中,加强洞府的阵法。
  
      做完一切准备,他直接进入了另一个洞府中,将柳茵儿受到人中袋中,接着将王升也收起,阴沉的看了天空一眼,一言不发的发动神通,直接消失在了这洞府中。
  
      “想跑!”
  
      几乎是在他消失的同时,那天空中的青袍人已经有所察觉,手掌对着前方天空轰去,顿时前方出现一个身影,接着被他的翻天印击中,直接碎裂成无数半消失在空中。
  
      “替身!哼!”
  
      青袍人一声冷哼,脚步在空中一剁,顿时一道道的清光朝着四面八方散去,一个个方向的清光似乎探查不到什么尽皆粉碎,只有一个方向的清光依然存在,直直的镶嵌虚空,而在那个位置,一股力量爆发出来,将那股清光粉碎,一个踉跄的身影跌倒虚空,一双阴沉的眸子冰冷的看了青袍人一眼,接着转身就是狂奔,不过数步就消失在空中。
  
      “逃得了吗!”青袍人神色淡漠,伸手将身后的大剑拔出,朝着前方就是狠狠一挥。
  
      澎湃的剑气激射出很远,将虚空一片片的切割开来,也将一道身影再次的劈了出来。
  
      面具人自面具中间都被一道深深的痕迹切割,面具碎裂,胸口鲜血淋漓,他张嘴吐出鲜血,鲜血化为血剑射向青袍人。
  
      面具人以手遮面,一言不发,只是冷冷的站在虚空看着前方的青袍人。
  
      “看来是不逃了。”青袍人将巨剑收起,淡漠的看着面具人。
  
      “你们究竟要干什么,如果是要那九幽之力的宿主,你们找错地方了。”面具人声音阴沉,压抑着滔天的愤怒,不过在青袍人面前,他还是差了很多因此敢怒不敢言。
  
      青袍人身旁的给黑袍人上前,掀开兜帽,一个阴沉的年轻人冷冷的道:“仇胜,没想到吧,我还能找到你,你做的最错的一件事就是没有杀掉我,你如果聪明点就老老实实的将那人叫出来,我可以给你一个舒服的死法。”
  
      面具人脸色抽搐,“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话音刚落,一道符光忽然爆开,这方天地元气紊乱起来,面具人的身影犹如一个镜像,模糊扭曲间便消失不见。
  
      黑袍人顿时脸色难看,没想到这人还有这样的底牌,“师叔。”他看向青袍人。
  
      被他称为师叔的青袍人一挥手,“无妨,他跑不了。”
  
      青袍人一如既往的自脚下射出一道道的清光,很快锁定了面具人的位置,而后一步迈出,直接出现在另一侧,出拳轰出,轰中了实质,一道身影喋血跌落虚空,踉跄的留下了一道道的血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