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收容所第两千九十一章 师徒,万界收容所第2091章 师徒_科幻灵异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万界收容所 > 第两千九十一章 师徒

第两千九十一章 师徒

    无数的信息进入了意志中,五光十色的画面在眼前一闪而过。
  
      王升直接冲破了阻隔,进入了世界中。
  
      这是一个奇特的祭坛,祭坛在虚空中漂浮着,但是并不寂寞,因为祭坛的四周存在着一道道的魔影,将祭坛围困起来。
  
      正对着祭坛张牙舞爪,只是祭坛四周有一层光幕将四周的魔影死死抵挡,无法突进一步。
  
      “师父,能量已经快要耗尽了,让弟子出去吧,祭坛不能损毁,这是最后的希望了。”
  
      一个面色冷峻的青年平静开口,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老头,浑身上下充满血痕,连维持盘坐都无法做到,一身气息已经枯竭到了极点。
  
      但是即使是这样的状态他也没有慌乱,只是眉眼间有掩饰不住的疲惫。
  
      他看着青年,一笑,“你是为师唯一的弟子,即使祭坛损毁,为师也不会允许你死在为师面前。”
  
      “孩子,你已经承受的够多,无需再承受了。”
  
      老者缓缓站起身,枯竭的气息忽然再次充满身躯,一层层的爆发出来,强大的气息震动四周的魔影,竟然一瞬间将无数的魔影给退却。
  
      青年弟子怔怔的看着老者,心中有无数复杂的情绪。
  
      他曾经因为师父偏心于小师弟,而心怀怨恨,更是在一次错误的选择中铸下错根,叛出门派。
  
      又在一次致命危机中,被师父拯救,他才幡然醒悟,但是为时已迟,门派已经彻底灭亡了。
  
      遭遇了不可想象的敌人,或者说整个世界都遭遇了恐怖的敌人,所有的门派毁灭,整个世界陷入黑暗。
  
      他在最后关头回到了门派中,出手救下了师父,也将最后的希望祭坛也带了出来。
  
      但是如今终究还是走到了最后一步,祭坛已经无法继续保护他们。
  
      这些究竟是什么东西啊!
  
      心里的情绪已经近乎绝望,但也有一种明悟,对生死的觉悟,他已经不再恐惧生死,或者说已经麻木。
  
      看着师父站起身,缓步走出祭坛范围,青年起身跟着一同迈出了祭坛中。
  
      “唉,痴儿,何必如此。”老者擦觉到之时,已经迟了,他脸上有着怜惜的情绪,他知道这个弟子一生实在太苦。
  
      现在又在最后关头面临了这样的绝望世界。
  
      这是个什么世道,到底是个什么世道!
  
      他突然怒吼一声,背后数柄长剑齐齐从背后飞出,将四周的魔影一瞬间割裂,无数的魔影直接崩溃。
  
      “今天,老夫要杀个痛快!”
  
      无数道剑光在四周出现,凝聚出一个剑阵,将所有的魔影都包裹其中,而后剑阵一震,直接将无数的魔影给震碎。
  
      老者在此时一手拉过正在拼命的青年,一手抓过祭坛,而后将他们远远的抛了出去。
  
      “源儿,只要你活着,为师就没有遗憾,带着世界的希望活下去吧。”
  
      他嘴角带起一丝微笑,身上的气息已经再次枯竭,身躯皲裂,一道道的裂缝代表其即将崩溃,四周的魔影再次出现围攻上来。
  
      “师父!”
  
      他听到了一声凄厉的嘶吼。
  
      “你们,这群该死的怪物!不!”
  
      金源眼睁睁的看着师父陷入了无数的魔影中,他心头似乎有某种情绪炸裂开来。
  
      “老天,如果你真的有眼,我愿意付出一切换取力量,拯救师父。”
  
      青年心头甚至出现了以往鄙视不屑的祈求。
  
      他听到了一声淡淡的,仿佛从极远处传来的声音。
  
      “放开心神,本尊满足你的要求,作为代价,你的肉身本尊使用一段时间。”
  
      还未等青年反映过来,一道浩瀚的力量源源不断的灌注了身躯中,青年从未感受到这么强大的力量,仿佛整个天地在这样的力量面前都算不上什么,轻易一动就会彻底崩溃。
  
      力量终于停止灌输,他似乎听到了那道淡淡的声音说了一句。
  
      “太弱了。”
  
      他无法反映过来,对方究竟在说什么。
  
      只是体会着这股力量,同时体会着肉身脱离自己操控的感觉,他急忙发出大喊。
  
      “救我师父,只要你救了我师父,我的灵魂真灵也可以给你。”
  
      占据了金源的身躯,王升抬起头,他看着前方已经被无数的魔影给密密麻麻包裹起来的老者。
  
      脸色平淡,“安心。”
  
      他轻轻抬起手指,朝着前方轻轻一点,顿时那无数的魔影直接粉碎成渣消失不见,仿佛从未出现过。
  
      露出了已经千疮百孔的老者。
  
      “师父,师父!”
  
      青年以旁观视角看着这一切,终于放下心来,也觉得心中的情绪终于炸开来,无比的复杂。
  
      老者茫然的睁开眼,似乎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现在应该被无数的魔影给撕碎,但是只看到自己的徒弟以一种漠然的表情看着自己。
  
      老者忽然心中一个激灵,戒备且难掩愤怒的看着王升,“你是谁!”
  
      他竟然刹那之间意识到了真相。
  
      而且压抑着愤怒,冷静的与王升对话,“阁下既然救了老夫,便足以表明阁下的立场不会是彻底与我师徒二人为敌,如果阁下需要以这种方法对话,还请附身老夫身上,我这弟子修为浅薄,只怕不能满足阁下的要求。”
  
      王升淡淡的看了眼这个境界不到道尊,实力的已经近乎发挥出道尊实力的主宰,微微摇头。
  
      “王某对你没什么兴趣,你这个弟子的肉身,王某需要借用一段时间,之后会归还,至于你,若是不想死,就离开这里吧。”
  
      “还有,这东西作为救了你们的报酬,王某拿走了。”
  
      王升扬了扬手中的祭坛碎片,迈步离开这个充满魔影的虚空。
  
      老者脸色阴沉,但是却十分冷静,知道王升的实力不是他可以对抗的。
  
      “敢问阁下姓名,我要如何去接引弟子。”
  
      王升的身影已经消失,声音传来,仿佛天道之音,源源不绝。
  
      “吾名起源!”
  
      “起源!”
  
      老者带着惊骇看着四周,在王升道出名姓之后,四周的魔影赫然齐齐粉碎,仿佛被这道蕴含着无尽奥秘的名字给震碎。
  
      无法承受这个名字的神秘。
  
      都来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