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霸春秋第三十九章 整军演武,齐霸春秋第39章 整军演武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齐霸春秋 > 第三十九章 整军演武

  公子纠并没有选择直接进攻临淄,而是选择了退走。这让刚刚继位,还没能聚拢人心的小白和鲍叔牙等人长舒了口气。
  既然公子纠暂时退避,就会让齐国的士大夫们以为公子纠的实力不够,不足以前来争夺君位,而不会冒着巨大风险去支持他。这也意味着小白有了时间整顿内政。
  但第二天,前往打探的人回来报告说公子纠的军队就在临淄以西三十里扎下营了,看来竟然打算不再走了!
  这就让小白感到很不爽了。小白心中暗想:
  如果这次你干脆地退走,回鲁国后不再回来,我还能饶你一命。
  你退后三十里算什么事?不是明摆着告诉人争夺王位之事没完吗?这不是逼我去追杀你吗?
  好!既然你还要跟我争夺君王之位,我也只好奉陪到底了。
  王位只有一个,踏上这条路的人,哪怕是兄弟,也要杀个不死不休。
  其实,春秋时代的王子争位是件很普遍的事。
  我们后世之人所津津乐道的嫡庶之争啊,九龙夺嫡啊。
  虽然看上去很激烈,但由于国家和军队基本由当时的朝庭所掌控。王子们所能掌控住的实力往往很有限。
  这也就意味着皇位之争被限制在了朝堂之上,是上层之间的事。底下的百姓生产生活都受不到影响。
  但在春秋战国,王子们都是有封邑的,支持他们的大臣也是有封邑的。为争夺君位而把国家分成两半开战的情况屡现于史书。
  最乱的大概就数齐桓公五个儿子的争位了。五个儿子先后为君。随着内战内乱不止,齐国君主的地位下降,齐国的霸权地位也一落千丈。
  这时期的战争烈度并不高,与秦兼并六国时没法比。但极度落后的生产力水平和极其稀少的人力,使得战争的破坏性并不逊色。
  本该用于生产上的劳动力被大量用于战争时,势必会影响到国家的农业生产,粮食减产又会造成大量人口逃亡,大量人口流失又影响到工商业,工商不兴则国家的财政就会崩溃。
  于是战争结束后,回乡的士卒们就会面临嗷嗷待哺的亲人,大夫们会面临被打成废土的封邑,君主之争的胜利者则接手了一个烂摊子。
  正因如此,深知战争破坏力的小白才不希望这场王位争夺战沿续下去。但他又迫切需要在新的君位上树立权威,所以必须击败公子纠,为自己的形象增光添彩。
  小白把鲍叔牙和高傒叫到王宫里来谋划,商量如何对待公子纠退而不走之事。
  小白把身边的仆役宫女打发的远远的。然后才对两人说:
  “自我登位以来,日夜不能寐,所忧者,公子纠与鲁也。
  公子纠使管仲行小人之行,欲害我命。虽然行刺失败,但并不清楚在临淄城中有没有别人也要行刺我。
  鲁公派大军至齐,护送公子纠争夺君位。虽然他的图谋没能成功,可公子纠还是屯兵于城外,试图进犯。
  让都让我感到担忧。”
  鲍叔牙回答道:
  “君上,我以为齐国所有的隐患就在公子纠身上。
  只要公子纠一死,国都内愿意为他效力的人就没人可以效忠了。
  鲁国人也就失去了干涉我国内政的理由。
  所以,公子纠是这场战争的关键。”
  高傒则从军事上来说:
  “君上,临淄城中有公室的士卒不下万人。各个大夫手下也有族亲和私属。
  士与国人每年都进行军事训练。只要我们征召起来,马上就是一支大军。”
  在春秋之时并没有常备军,或者说常备军很少。由于此时普遍施行国野分治,国人野人之间阶级明显。
  国都里住的是西周分封时,跟随着诸侯就国的贵族和士兵。他们和主动投靠的当地贵族相融合,被称为国人。
  而被征服的土著部族只能居于外,被称为野人。
  征服者们为了镇压叛乱势力,维持自身的武力优势,就不允许野人参军。
  国人们他们此时就和西方同期的公民差不多,有一定政治权利,但也要缴纳军赋和服兵役。
  而野人则可视为自由民,只能干种地、工匠、商贾之类的工作,不允许参军打仗,几乎没有向上层爬的机会。
  至于奴隶,那来源可就比较杂了,不过基本上是战俘和戎狄蛮夷。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士”就算是这时国家的常备军了。但士也承担着低级官吏的职能,他们也是有俸禄拿的。他们并不需要务农,而是练习武艺和驾驶战车等,靠庶农们种田供养。
  在战场上有作为驾驶战车的甲士。也有穷的士没有战车可乘,但基本上有甲胄,可以作为战车周围的步兵参战。
  而国人们也就是庶民了。他们的地位要高于野人,但也要缴纳军赋,每年参加军事训练。
  此时的军训往往被整合在田猎之中,春夏秋三季还要务农,规模不大,冬天就成为演武习兵的好时节。此时,国君会组织起军事演习,每隔三年还要进行校阅。
  据说,在理想的情况下,国人成年就要前往王宫国都戍守一年,学习武事。之后还要在边境戍边一年,被称为戍卒。
  当然这只是个理想状况,也许在西周初立,小国寡民还能适应。但
  随着时代发展,庶民们每年都要定期轮流服役。每逢战事,都要被征召,或作甲士,或为徒附,他们也是公室军队的主要来源。
  至于野人,也就和民夫差不多,论地位,还要差些。
  此时的齐国光临淄一地大概就可以动员兵车三百乘,士卒万人。对比公子纠手下的兵车百乘,士卒三千来要强得多。
  所以小白就决定明日从临淄征召士兵,主动出击,进攻公子纠和鲁军。
  此时的军队编组以战车为单位,一般由四匹马拉一车,车上甲士三人,分为车左、车右、和御手。
  车后一般还跟着七名甲士,这些人算是较穷的士人,地位要比国人稍高,管仲可能就当过这种士。
  除此之外,还有国人中的徒附,也就是无甲步兵。一般也有个二三十人,作为战车的护卫力量而存在。
  至于野人和随军奴隶们也就负责点后勤工作,还要防止他们反叛,逃亡。
  当军令发布,一支军队很快就召集起来了,近处的士兵们自带三天干粮赶来服军役。
  小白先让人杀猪宰羊,赐酒肉慰劳一下他们。一边整编戎武,准备进攻公子纠。
  三日后,小白命鲍叔牙和高傒统领大军出击。
  由于齐军刚受到酒肉款待,士气旺盛。而鲁军士卒劳苦,远离鲁国,护送公子纠的任务还失败了,所以士气不高。
  齐鲁两军稍一交锋,鲁军便溃败了。公子纠和召忽、管仲等人只好逃向鲁国。
  鲍叔牙和高傒率军稍作追赶,便撤军返回临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