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霸春秋第五十章 小白论战,齐霸春秋第50章 小白论战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齐霸春秋 > 第五十章 小白论战

  直至傍晚,战场上的喧嚣才停了下来。小白便以胜利者的身份进入了鲁军的大营。
  鲁国人因为逃跑还留下的帐篷和粮食,成为齐国人的战利品。在把俘获的鲁军押入大营,严密看管起来之后,全军开始准备晚餐。
  虽然在小白看来此次会战的战争惨烈度并不高,但鲁军的死伤还是很惨重的。在战场上死亡的和后来重伤难治死去的约有千人,其中身披甲胃的就有三百人。此外,虽然齐军并未主动去抓,但还有三千多人被俘虏。
  齐军的损失可就少得多了,全军的损失不足两百人,其中大半还是无披甲的徒附。亳无疑问,这是齐国历史上一场罕有的大胜。
  相当初,戎人入侵齐国,小白的父亲僖公白当时的中原最强国,郑国求助。
  郑庄公派太子忽率领郑宋鲁卫的联军一起夹击戎人,所获的有甲首级也只有三百个。所以,能在一次战斗中获得三百个带甲首级,绝对称得上大胜了。
  此刻,在原先的鲁国军营之中,小白正在主持着一场酬功之会。在坐的众人无不喝得兴高彩烈,等待小白给他们确定功劳。
  当众人坐定,年轻的公子吕雍就率先上前,向小白报告:
  “君上,我去追击鲁君,没想到鲁公跑得太快,我没能追上。只是俘虏了鲁国两位大夫秦子和梁子,还获得了鲁公的旌旗!”
  在坐的众人都齐声喝彩,为吕雍的表现叫好!公子雍虽然年轻,但已是公族中难得的人才了。小白见状,也很是高兴,忙问道:
  “那两位大夫呢?有没有安顿好?”
  公子雍回答道:
  “我把他们送回我们的营帐了,让人看管着,酒肉都不缺,只是不知两位大夫能不能吃得下。”
  小白听了,不由大笑,众人也都大笑不止。
  过了片刻,小白站立起来,举起一杯酒,向着鲍叔牙的方向敬酒,并说道:
  “鲍叔牙,国懿仲,高傒,你们三人战前训导士卒,使我军能明金鼓,听号令,阵型严整,训练有素。非此不足以破鲁军也。这第一功,应当属于你们。
  今日高傒虽在临淄守城,不能亲来参加,你二人可为代表,先饮这一杯!”
  鲍叔牙,国懿仲一听小白之言,立刻起身,举杯回敬。施礼谢过小白,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这第二功,”小白环视左右,看向隰朋和雍廪。说道:
  “隰朋为使,不辱使命。雍廪示勇,壮我军威。
  你二人都大涨我军士气,使我军心安定,士气高昂,理当饮第二杯!”
  隰朋和雍廪也不谦让,赴身谢过之后,饮下这杯酒。
  公子雍在旁可急坏了,他暗暗后悔没把秦子和梁子给拉过来。若是有这两个大夫在,功劳还能被别人领了去?
  因此,他听到首功,次功都不属于他时,急得他抓耳挠腮,生恐连第三功都捞不着。
  小白又倒上第三杯酒,举起酒杯,说道:
  “这第三杯酒……”他看向公子雍,到公子雍可怜巴巴的眼神正看向他,看到他那急魄的模样,小白故意说得慢了些,
  “这第三杯酒,该敬谁呢?”
  公子雍再也忍不住啦,大喊到:“我!我!我缴获了鲁君大旗,还俘虏了秦子,梁子两位大夫,难道不算不上第三功吗?”
  小白故意严肃说道,“若无鲍叔牙等人训练士卒,在战场上击败鲁军,你单乘上前出击,徒逞匹夫之勇,不被人俘虏就不错了,还敢追鲁君?
  现在只不过在战场上击溃了鲁军,让你捡了个便宜,你就不知天高地厚啦?”
  小白是想借此教育一下他,因为小白知道公子雍在后来的长勺之战战死了。搞不好就是因为这一战打得太顺利,让他狂妄了,害得自己顸命沙场。
  但这话小白说不出口,难道说我知道你下场战斗会死?也只有这么教育一下他。
  但公子雍显然听不进去。他一脸不服气,显然对小白的说法很不赞同,但又不敢反驳,小脸铁青,一脸丧气。
  鲍叔牙见状,主动缓和气氛,说道:
  “公子雍虽然年少,但在战场上表现的很勇猛,又俘虏了秦、梁二位鲁国大夫。君上您不能光看到他的缺陷,也得表扬他的勇武呀!”
  小白看情况也差不多了,怕说多了公子雍心中会起逆反心理,会有反作用。便顺水推舟,也敬了公子雍一杯。公子雍这才高兴起来。
  当众人坐定,酒宴正酣,在酒席上大呼小叫,互相吹捧。只有公子雍问道:
  “君上,今天在战场上您为什么三次不让我们出击?要我说,我们就该早点进攻,也省得挨了那么久的太阳晒!”
  小白笑着回答道:
  “若是齐军也主动出击,能够像今天这样顺利,一个回合就打败鲁军?”
  众人皆曰不能。鲍叔牙问其故。
  小白笑道:
  “夫战,勇气也。鲁军虽远道而来,但因鲁公在军中,所以士气高昂,军心稳定。
  此时,我们如果主动出击,遇上士气高昂的鲁军,虽然能获胜,但负出的损失也会很大。
  而士气可鼓不可泄。一鼓作气,再二衰,三而竭。鲁国人三次进攻,三次失利,自身的士气和力气也都耗没了。而此时我军体力没有消耗,士气正高,彼竭我盈,故而大败鲁军。”
  众人齐声称赞小白会用兵,小白也忍不住炫耀一二,说道:
  “今日鲁军溃败如此之速,若非此地平坦开阔,鲁军又旗帜歪斜,车辙凌乱,我几乎以为鲁军有埋伏了!”
  “哈哈哈哈!”见识过今日鲁军溃败的情况,众人忍不住大笑起来。
  所以小白叹息到:
  “鲁国并不是个弱国,他的兵车和甲士并不比齐国少多少。但鲁君因怒而兴师,亲自率军进攻我们,鲁国的士兵远离乡土,又怎么肯替他卖命呢?
  我们齐军是守卫家乡,抗拒侵略,是正义的军队,所以能得到齐国国人的拥护。他们一听说要来打鲁军就高兴地好比去打猎,怎么不会打胜仗呢?
  因此,作战不仅仅发生在战场上,国家人心的所向才更加重要。士卒们勇不勇武不重要,愿不愿意打仗更重要。
  今天,如果没有士卒们愿意主动的英勇奋战,即便有太公的谋略,桀纣的严刑酷法,又有什么作用呢?
  我们现在在军帐中饮美酒,吃粱肉,哪里比得上在士卒中间喝浊酒,吃马肉呢?
  这就是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啊,我要出去和士卒们一起欢庆胜利了,众位大夫以为何?”
  众人都说:
  “同去,同去!”
  于是小白等人出了营帐,从一个火堆走向另一个火堆,从一伙士卒中走向另一伙。
  痛饮陶碗中的浊酒,大嚼半熟的大块马肉。观看士卒们聚集起来比试角抵,和士卒们一起玩六博之戏。
  精力在酒肉呼喊中消耗,把白天战场上的杀戮都忘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新的人生。
  第二天一早,小白担忧天气炎热,腐烂的尸体会引发疫病。先让人去把死去的齐军放入粗略的棺木中,准备运回临淄安葬。
  又将死去的鲁军按等级放好,地位高的给付棺材,里面撒上蜃灰,地位低的一把火烧个干净,化为飞灰。
  直到三曰之后,小白确认军中没发生瘟疫,这才命令拨营,全军返回临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