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霸春秋第135章不耻相师,齐霸春秋第135章不耻相师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齐霸春秋 > 第135章不耻相师

第135章不耻相师

    盐价的波动传达到市场上还要一段时间,大部分人还对此没什么感觉,并不清楚小白已经通过上涨盐价从他们手中收到了税。事实上他们即使清楚,也不会为那一点点涨价去反抗,只会徒劳的抱怨两句。
  
      对小白而言,他心里也不想用这种方式搜刮财富,只能保证将收刮来的钱财用在正当的地方。只要这笔钱投入到齐国的生产领域,进入新开的作坊之中,而非被用于统治者的个人享乐,那民众的这点牺牲都是值得的。
  
      比如现在从盐税中收取的这些钱财,在投进了齐国冶铁作坊之后,就能提升齐国铁的产量。铁的产量大,生产出来的铁农具就能极大提升齐国农事上的生产效率,促进齐国粮食丰收,最终得利的还是民众。
  
      小白只是用盐税的方式从民众手里拿钱,又通过铁农具引起的粮食增产还回去了。在这之中,贵族作为生产者没吃亏,国人粮食增产没吃亏,小白更是赚了大便宜。
  
      只有原先依仗齐国的食盐生活的外国的平民吃亏了,他们的利益受到了损失,却无处得到弥补。只不过他们每个人损失的数量太少,几乎没什么感受,但当这些小利聚合起来,却让小白得到了一笔巨大的财富。
  
      在齐国的盐市逐步走上正轨之后,小白和管仲也亲自前往视察盐市的运作。负责主管此处盐市的官员是中大夫钟伯离,盐市的大小事物便是由他来主持。小白和管仲身份高贵,即使是来视察商情,也不能出现在交易的厅堂里,挤在一群商贾和质人中间。于是钟伯离便引小白上二楼,小白和管仲便站在二楼的内回廊上向下看商贾们交易的场景。
  
      大概春天就是盐大量消费的时候,现在的大厅中挤满了各国的商贾。他们有的在和质人交涉,有的跟同来的商人议论,还有的几人聚成一个圈在那指着书券说着什么。
  
      几处偏厢便是收钱的地方,看着各国的商贾把成筐的钱币搬进来,再换成一张书券去领食盐。想到一麻袋一麻袋的食盐全部变成金钱,小白不由感到心情大好。
  
      钟伯离在像小白介绍这处盐市大厅的运作方式,他指着下方说道:“在此处大厅之中商人若有不明白之处要询问,便可去案几处寻质人;若有意购买盐,便去两侧偏厢中交钱,取了书券便可向盐仓中取盐。每进行一次交易,质人便书写两份相同内容的书券,一份盖上印章交给商贾,另一份存档以备检验。”
  
      小白听了点点头,这还是小白亲自设计的流程呢,看来钟伯离执行的还不错,值得表扬。小白问道:“这几日交易的人多不多,买盐的数额有多大?有没有发生商贸纠纷?”毕竟这种交易所还是个新事务,小白有这种担忧也很正常。
  
      钟伯离答道:“这盐市交易才开始了几天,倒没有出差错。只是我齐国的新字商贾们不认识,引得他们很是不满,总担忧上当受骗。他们在收到书券之后还要让不同质人来读上几遍,作为验证,让我手下的质人们平添了不少事务。”
  
      商人们大都比较有钱,因此比普通国人更能学到知识,会书写计算的不在少数。但他们所学的东西在齐国这里行不通了,因为小白正在大力推广简字,要求文书一律用简字书写。旁边的管仲进言道“君上,来交易的商人来自各国,都不会齐之简书。而我们的质人原来也会篆书,是否将书契上的文字换成篆书,以减轻商贾的不便?”
  
      嗯,小白不由沉吟,文字不通这倒是个问题,不过给商人的书券不但是购物小票,还有税务印章和齐国关市通行证的作用。现在齐国正在大力推广简字,如果让质人和负责边关巡查的官吏还用篆书,这不是相当于后世里让外国的海关人员用中文办公吗?因此小白很干脆的拒绝了:
  
      “不行!齐国推行简字没有例外的地方!用简字书写书契虽然令这些商贾一时不习惯,但接那时间长了也就学会了。我们可以在厅里专门设一块简字篆书对照表,再派专人负责讲解,让他们主动去学习。
  
      齐国要想当霸主决不能只靠兵戈来武力征服或是用外交和政治拉笼,还要从文化、思想、法律制度乃至饮食和衣着上引领时尚。要让世人相信我齐国的一切都是最好的,我们首先就一定要树立起文化自信来,让外国商人们学习齐国简字也是一种方法。”
  
      小白显然有更多的想法,要在齐国推动改革,势必会与那些保守势力起冲突,而要想让改革进行下去,就一定要得到国人们的支持。要想让国人支持,除了用实际利益来打动他们之外,还可以从精神上带给他们满足。简单来说就是鼓吹齐国优越论,使国人们在面对他国人时会有种优越感。
  
      而这种优越感除了让国人去参观邻国的悲惨生活,(用出国远征的方式),从各国前来齐国的人口中获取消息也是个方法(用外国人增强可信度)。而这时代流动性最广的人便是这些商贾了,试想,若是齐国人见到那些外国商人来齐之后都用齐国的文字,学齐国人的生活方式,不断的称赞齐国的政治文化,还有比这更能激发齐国人的爱国热情的吗?
  
      钟伯离也说道:“商贾们虽然也在抱怨,但他们也很能适应。拿到书契之后他们也都认真找不同质人确认,就那么几个字也很快便以识了。而且这些商人们不耻相师,只要有一个人学会了之后,其他人很快便会去向他学习。
  
      现在这些商人之中已经有人能用简字书写史籀篇了,用齐数字来计算也没问题。因为齐国文字数字十分简单易学,还且用起来也方便,所以商贾们学会后都乐意使用。
  
      他们还将齐国的文字称之为“齐简字”或“简字”,将数字称之为“草码”或“草数”。他们学习起来可比泮宫中那群学子勤快多了,商人们为了求利可从来不怕吃苦。”
  
      小白笑着对管仲道:
  
      “看吧,人在事关自身的切身利益时,所爆发的学习能力是十分惊人的,尤其是这些心思灵活的商贾们。他们出身下层,有个向上爬的机会便要紧紧抓住,有值得学习的地方便不耻相问。
  
      反而是学宫中那群天生贵胄,自以为天生高贵,自视甚高。他们不用什么学识便可接任父辈之职务,从来没有半点危机感,也就没有好好学习的动力,所以现在官学败坏,培养不出人才来了。
  
      连地位卑贱的商贾都不耻相师,抓住一切机会增长学识,而学宫中的纨绔子弟他们坐拥齐国最好的教育资源,却诗书礼乐无一精通。齐国的学宫就像是在温室里养的花,不经风吹雨打,一遇日晒霜冻就焉掉了。这么培养人才不行啊,礼乐教育培养出一群废物出来,简直成了群蠹虫!”
  
      小白从商人的爱学习的表现中又想起了齐国的那群纨绔子弟来。他们除了拥有祖辈留下来的那点功绩和血统值得夸耀,还有什么比这些商人强的地方?难怪世卿制度终将被淘汰,看看他们未来的这些对手吧!出底层的这些人可没贵族那么好的条件,所以狼性十足,敢拼敢闯。
  
      这就像养在家里的狗再怎么肥壮,也不能去野外和狼相厮杀,一旦双方搏命,狗就只能落个被饿狼吞噬干净的下场。齐国的大贵族如果再不去主动放下架子,迎接未来的挑战,只怕还会落个历史上的那种悲惨下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齐霸春秋》,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