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霸春秋第247章宜其室家,齐霸春秋第247章宜其室家_历史军事_95996868九五至尊vi
95996868九五至尊vi > 齐霸春秋 > 第247章宜其室家

第247章宜其室家

冬天天时短,回程的路上天已经黑了,有执灯烛的从人行走在道路两旁,迎亲的车队组成了一条火龙,从鲁宫宫门出发,离开曲阜城,来到小白下榻的别馆里。
  
  当王姬的车马来到别馆之前,小白早已在门前等候,当新妇到来,小白先对新妇施礼,请她跟随自己进门。在堂前再度施礼,请她随自己进屋,于是新妇便从西阶进入,随她而来自媵人们便开始在室内准备筵席。
  
  灯火辉映之下,小白这才打量自己这位新妇,天子的王姬,也算是公主了。她长得有些瘦削单薄,脸也因紧张而绷的紧紧的,显得有些僵硬,小白猜测她现在正紧咬着银牙,低着小脑袋不知在想些什么。
  
  王姬其实也在偷瞧小白,只是她怕被小白发现,看一眼便赶紧低下头去,待感受到小白注视过来的目光,她更紧张的像块木头。她今年刚到二八之龄,即使以这个时代男女都比较早熟的标准,还是显得太年轻了些。不过比之随她嫁来的媵女来说她还算大的,那里面豆蔻之龄的也有几个,王姬成婚也算正常年龄了。
  
  室外的庭院中点燃火燎,由管仲等人负责招待宾客,小白早就备下了酒肉,让跟随小白前来迎亲的那些士卒们都痛痛快快的饮酒吃肉,为他们的主君庆贺。室内的西南角,媵女们准备下了筵席,请小白和王姬入席。
  
  即便是新婚,男女一样不同席,在原先伺候小白的侍女,御女的侍俸下,王姬用流水冲洗了手。而媵女们也凑过来,为小白进行洗手,这便是让双方的女侍互相为对方服务,也有代表夫妇从此合为一家之意。
  
  小白与王姬都忙了一天,即使又累又饿,也不好意思在彼此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放肆,只能强忍着按礼仪流程进行。赞者为小白送上鼎食,奉上肝和肺,这个要先祭祀才能吃。肉酱与鱼,腊兔腊鸡,盛放黍粟的饭敦,都按照顺序和方位摆好,酒尊上的盖子也被揭开,清酒被用来祭祀饮用和漱口。
  
  小白率先施礼,请新妇入席,待两人坐下之后,先举肺祭祀,再以酒佐食;再以肝祭祀,以酒佐食。在赞的引领下祭祀完成,夫妻便敬赞者,干杯后施礼,再饮卺酒。夫妇饮完一杯后,赞者进行洗爵,再饮卺酒,按者三,不用饭佐酒。侍卺酒行完之后,赞告退,夫妇共同行礼,小白将其送出室外,就寝前的仪式便结束了。
  
  在赞者退去之后,盛放食物的几豆与鼎都要撤出室内,媵女仞就在设筵席的地方为新婚夫妇铺床,供他们晚上就寝。新妇在女御的服侍下换下礼服,送上佩巾,小白在媵女服侍下换衣服,然后洗漱一下。
  
  新婚夫妇居住于室内地板上的西南角,夫人的床铺在内,丈夫的在外,枕头在南方,脚朝北。而媵女们则居于室服侍,随时听侯室内两人的召唤,此时她们也可以休息一下,吃小白与王姬吃剩的剩饭,这便是媵女们与夫人的地位差距了。
  
  在媵女御女们都离开室内之后,新婚夫妇的两个人便可以独处一室了,小白走上前来,在灯火下看着自己的夫人。都说灯下观美人,可见烛光是对颜值有加成作用的,即便如此,小白也为王姬的颜值打个八十分的高分,这还是要扣掉灯火的加成,减掉五分之后的结果。
  
  看着眼前的少女仿若怀揣小兔,惊慌不定的样子,小白心中一笑,很明白她在心中为何而紧张。小白用手轻轻握住她的手臂,嘴上轻柔发声,仿佛生怕惊扰唐突了美人,口中说道:“别怕,从今日起你便是我小白的夫人了,我还不知你叫什么名字呢!可以告诉我吗?”
  
  王姬的名字小白自然是知道的,在两人问名之礼时便要告知名姓和生辰,如此方能送入祖庙之中占卜这桩婚事的吉凶,所以小白当然从中知道了自己这个未婚妻,现在的齐侯夫人的名字。
  
  但在今日小白看到王姬既胆怯又紧张的样子,不愿让夫妇两个的新婚之夜变得不完美,怜香惜玉的小白便想办法让王姬放松下来。因此小白在这里没话找话,问起王姬芳名。
  
  “望舒,母后为我起名为望舒。”
  
  王姬轻轻抬头,含羞带怯的看了小白一眼,口中轻轻答道。小白从王姬眼中看到烛光闪耀,仿佛看到了星星一样,真是明白了目若朗星的意思。
  
  小白的手顺着王姬的手臂缓缓下滑,滑过丝织衣袖,将王姬那纠结在一起的小手抓了起来,惊得王姬啊的一声,手上用力回缩。但小白旱有准备,岂能如她之愿,紧紧握住了王姬纤纤玉手,小白口中安抚道:
  
  “别怕,望舒。姬望舒,你的名字真好听,你长得也真美,就像月中的美人,这个名字和你真配呀!”
  
  王姬听到小白的夸赞,不由害羞的脸上发红,感受到王姬渐渐放松下来,小白手上轻轻松开王姬的纤手,却又得寸进尺,开始解王姬头上的缨带。
  
  小白就如一个调戏少女的纨绔,他的手轻轻滑过王姬柔嫩的脸蛋,王姬应该是刚刚用线绞过脸上的汗毛,也就是开脸了,这与盘起头发一样,都是妇人的标志。王姬本是一个纯情少女,但被小白这么用手轻薄,不由俏脸含春,眉目含情,眼神迷离望向小白,仿佛被小白夺了心志。
  
  不过少女的矜持令她很快清醒,又羞又怒的想要摆脱男人的控制,去被小白凑上前来,在她耳边轻柔说道:
  
  “望舒,你我二人在今日已经成婚,结成夫妇,永结同好,今晚便是你我新婚之夜啊!”
  
  结婚,王姬小脑袋微微偏转,目光不敢直视小白,她突然想起了母亲和女师那些有关夫妇新婚之夜的教导,一时间热血上涌,脑中几乎一片空白,就那么傻傻跟随小白去了床铺上。
  
  夜凉如水,室内温暖如春;灯火燃尽,天上夜月方明。此时此景无人欣赏,小白正在与一位月中神女共赴胜境,就在今夜新婚,与王姬成就夫妇人伦之道。